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全民一起來「戒石化之毒」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2/20
全民一起來「戒石化之毒」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我們容許產業排放什麼污染?

學童是否該遷校,不僅涉及「避災」與否的應變,事實上,也關乎這個社會容許什麼產業、排放什麼污染在我們的社區與學區中。然而,在爭議未平的此時,同類型的工廠帶給高雄的學童什麼樣的處境,卻極少人知悉。

1957年4月台塑公司便以每個月120噸的規模在高雄開工生產PVC,1971年7月,台灣氯乙烯廠在林園設廠,這些廠房生產VCM及PVC的時間比六輕長久多了。若以1972年台塑仁武廠PVC產能已高達2,400噸/月來看(註1),保守估計,高雄縣仁武鄉的空氣中可以測到VCM的歷史至少有44年。

而在這些VCM與PVC大廠附近,共有竹後國小、仁武國小、八卦國小(仁武)以及汕尾國小、中芸國小(林園)等五間國小,大約有2590個學童在此就學。而學校與工廠間的距離,有些200公尺不到,最遠的也只有350公尺左右,就像跑操場一樣,跑不滿一圈就到了。

究竟這些工廠附近的空氣中有沒有VCM呢?我們找出高雄市環保局「仁大工業區及林園工業區監測與採樣計畫」,2013年6月仁大測站設在楠陽國小的OP-FTIR(開徑式傅立葉轉換紅外光光譜分析法)監測結果,VCM確實存在,最大濃度曾高達619ppb,遠大於周界標準200ppb。而同樣的監測計畫中,林園測站設在中芸國小的測值更高,2013年8月、9月分別測到VCM最大濃度高達1770ppb、1756ppb。

一級致癌物vcm恐引發肝癌

測到VCM,有那麼嚴重嗎?從化學品危害分類及毒性來看,VCM是易燃氣體第 1 級(與2014年高雄氣爆的致災氣體丙烯一樣),VCM還具有慢毒性或長期毒性,會引起一種人體罕見的肝癌--肝臟血管肉瘤,也與腦、肺、血液和淋巴系統的癌症有關連,屬於第1級的致癌物(比丙烯毒多了)。

詹長權教授指出(註2),由於生命早期的VCM 暴露會影響成年後之罹癌風險,美國國家環境毒物中心將嬰幼兒及國小學童歸類為對 VCM 暴露之「高敏感族群」。學童呼吸的空氣中究竟有沒有VCM,實在不可輕忽。

那麼,高雄的空氣監測出有VCM污染後,有誰正視呢?鄰近這些VCM與PVC工廠的學校學童體內的TdGA是否過高、健康是否已經受到影響呢?我們在政府的網站資料找不到答案,而這些年來,似乎也沒見到高雄的民意代表們為此發聲。

事實上,早在2013年1月2日地球公民基金會就曾舉辦「保護學童健康,讓大高雄四萬五千名學童免於毒空氣威脅」記者會,揭露高雄市四萬多個學童每天在工業區周界不到3公里的高健康風險環境下就學,指出高雄仁武、大社及林園空氣中有多種致癌物質,包括VCM!

根據環保署委託工研院做的一項調查(註3)顯示,以台塑林園廠來說,工廠主要的原料有氯乙烯、1,3-二丁烯、苯乙烯、甲基丙烯酸甲酯、丙烯酸乙酯、二乙烯基苯、丙烯酸丁酯,主要產品則有甲基丙烯酸甲酯-丁二烯-苯乙烯樹酯(MBS)、聚醯胺樹酯(PA)及聚氯乙烯(PVC)。

這份工研院的調查報告也指出,歷年來曾以 OP-FTIR分別於工業區北邊、中間、南邊量測,結果顯示林園工業區附近區域大氣中至少存在氯乙烯、甲醇、環己烷等17個污染物種,其中屬於有害空氣污染物(HAPs)的一共有 11 種,包括丁二烯、醋酸乙烯酯、氯乙烯、甲醇、氯仿、氯乙烷、環氧乙烷、丙烯腈、1,2-二氯乙烷、苯乙烯、四氯化碳。


圖/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有害空氣污染物規範不足

但國內空污費在揮發性有機物的收費卻是採全廠排放量總量收費,只有以下13 種要另外收有害揮發性有機物個別物種的空污防制費:甲苯、二甲苯(以上每公斤加收5 元)、苯、乙苯、苯乙烯、二氯甲烷、1,1-二氯乙烷、1,2 二氯乙烷、三氯甲烷(氯仿)、1,1,1-三氯乙烷、四氯化碳、三氯乙烯、四氯乙烯(以上每公斤加收30 元)。也就是說,前述林園工業區附近大氣中的許多污染物僅以一般的揮發性有機物計費。更令人擔心的是,長期以來,國內對於有害空氣污染物的定義未明,相關的排放規範更是鬆散、不足。

我們要問,如果政府容許產業在高雄生產VCM、PVC,難道不該讓在地居民及社會擁有容易取得的完整空氣監測記錄嗎? 不該讓在地居民及社會了解一旦工廠附近測到VCM,環保單位有什麼因應措施嗎?許厝分校遷校爭議讓VCM爆紅,但除了VCM,我們是否認真關注過這些早就被許多國家認定的有害的空氣污染物了呢?

以台塑林園廠及台灣氯乙烯廠所在地林園工業區來說,與鄰近的林園市區、中芸里社區、汕尾里社區都只有 1 公里,而台塑仁武廠下風處的仁武區,更是高雄市近年來人口增加最快的區域之一,世居於此或移居來這裡的居民,都充分了解這個環境、充分理解他們及他們的家人可能承擔的健康風險了嗎?

2016年10月12日陳曼麗立委召開氯乙烯工廠作業勞工及空污危害記者會時,筆者到場呼籲:政府應主動向國人公佈高雄VCM、PVC廠歷年的排放管道檢測數據,及周界空氣監測記錄;盡速加徵VCM等有害VOCs物種的空汙費、重新檢討偏低的空污費率;並為鄰近的高風險學校學童做流行病學調查研究。

我們同意,要讓VCM、PVC廠附近的學童徹底減少健康傷害,應如詹長權教授所言(同註2),大幅減少VCM、PVC廠的污染排放量,但如果減污後的風險仍不能降到足以保護人民健康,只能「要求VCM/PVC廠關廠或遷廠」。

誠然,一如林生祥在《圍庄》專輯唱的:

「石化業做怪,我庄最傷當
來戒塑膠毒 外人應聲自然旺」——〈戒塑膠毒〉鍾永豐詞

但願承受石化業苦楚最深最久的民眾一起來戒塑膠毒,但願台灣寶島在「雲雨都收驚之後」(註4),也能覺醒並動身,戒石化之毒。

  

註1:根據台塑公司網站的台塑集團大事記,1957年台塑在高雄以電石法開工生產PVC,毎個月產能為120噸,此後產能不斷擴張,1972年台塑仁武廠PVC產能已高達2,400噸/月,1977年塑膠部淘汰電石法生產VCM製程,為頗具規模的VCM石化廠。
註2:詹長權文,〈搶救許厝分校被氯乙烯毒害的學童〉,《風傳媒》於2016年08月23日刊登。
註3:資料來源:環保署環保專案成果,工研院-重大污染源空氣污染物排放管制查核暨光學量測技術調查專案計畫,2014年。
註4:引自林生祥《圍庄》專輯〈動身〉,鍾永豐詞。

 


本文由王敏玲(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執筆,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使用,謹此致謝。原文出處

關於地球公民基金會
 2007年成立,以調查研究、記錄、揭露,提出解決方案,推動國土計畫、守護山林海岸;推動礦業改革、保護農業生產環境;推動產業與能源轉型,這些守護環境的巨大工程,需要更多人支持。捐款請按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