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不入流的「烽火外交」論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1/15
不入流的「烽火外交」論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候選人將國家「去國家化」的主張

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是要對全國國民有正當的訴求以獲得之支持,但候選人的不當言論誤國誤民,惡意導向「去國家化」的喪權辱國行為,作為一個公民是國家的主人,基於「主權在民」的原則,不能眼巴巴的看這樣惡意的「愚民」暴行。在維護國家主權與人民自己的權益上,不能不加以駁斥。

近來提到外交,竟然有所謂「烽火外交」,這就是上面所說的愚民政策的暴劣行為。

國家與外交

首先我要提醒國人什麼是「國家」,什麼是「外交」。如眾所知,國家的要素有四項:一是永久居民,二是有明確的領域(領土),三是政府,四是主權。

但依照1933年的國際公約Convention on Rights and Duties of States(陳隆志編的『當代國際法文獻選集』譯作「美洲國家關於國家權利與義務公約」),對於上舉第四項主權要素卻做「與其他國家締結關係的能力」(capacity to enter into relations with other states)。也就是說國家的主權要素,是從外交上有能力與其他國家建立關係才顯現出來的。

1971年種下的國災

但遺憾的是台灣在中國國民黨蔣介石統治下,堅持「漢賊不兩立」,因此引起1971年聯合國大會的決議,驅逐蔣介石政權。該決議文的一段,說:

      to expel forthwith the representatives of Chiang Kai-shek from the place which they unlawfully occupy at the United Nations and in all the organizations related to it.(第2758號決議文。)

以上譯文,即:

       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他們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自此以後蔣介石政權不再代表中國,以後的政府也是。

外來政權性格

在聯合國表決之前,對於國家地位問題如何處理,蔣介石並沒有徵詢台灣「永久居民」(a permment populations)的意見,將國家問題當作他們「國共一家」事務,祇為滿足他個人虛驕的英雄主義,成就他個人「漢賊不兩立」的「壯烈」虛相,致使他的政權代表在聯合國被逐出。如上所說的,自此以後不再是中國的代表,但仍舊依靠其獨裁專制與鎮壓的統制,自詡為中國正統政權,在台灣窩下來。

但其政治體制的本質,仍延續「戰後殖民地佔領體制」,這一點始終沒有改變,故仍拒絕還政予民。

另一方面,由蔣介石帶來的因果關係,使日後台灣不論是在國際上或國內,混淆了「中華民國」是存、是亡的認知。(國格問題。)

朝代政權的「偏安」性格

蔣王朝失去中國的正統政權身分,在台灣建立「偏安」政權,一如過去的王朝之王室。所謂「偏安」是已失去對中國全國的統制能力而安處台灣,仍以「統一」為藉口,壓迫台灣人民。

嗣後的蔣經國政權再不能以「反共抗俄」為藉口,改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但從來沒有能說清楚如何能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是典型的以「口號治國」。

李登輝使國家性格蛻變

蔣經國死後,李登輝以副總統繼任總統,但在1996年以公民選舉而取得身為總統的正當性,使中華民國具有僭主的國家性格蛻變,但中國國民黨政權仍掌控在「高級的外省人」手裡,仍脫不掉殖民地統治的外殼,尤其在意識上更是如此。

李登輝之後陳水扁繼續推動民主化與國家正常化,但內、外的阻力更甚。雖然台灣緩慢的民主化,但有台灣人政權的正當性來支撐這個國家。仍在中華民國名號殘存下維持二十多個國家的正式外交,勉強作為一個國家(用中華民國的名號)在混日子。

「不被承認國家」的悲哀

雖然國際上大多不承認這個國家;但在「本土化」與「民主化」之支撐下,雖然國際上以「不被承認國家」(unrecognized state)受到欺壓,但有時也有若干尊重。(參考廣瀨陽子博士的專著『未承認國家と霸權なき世界』,作者是研究政策與媒體的專家。)

換一句話說,以台灣人的存在,讓中華民國多少獲得存在的空間。最顯然的例子就是因有台灣人而美國雖然與中華民國斷交,仍用「台灣關係法」來保護這個島國。

名實不相符的危機

台灣人支撐的政權因扣上中華民國名號,勢必威脅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正統性」,因此,北京政權更有理由以「分裂國家」必須「統一」為藉口,成為其必須消滅的對象。

因此中共政權不斷以中國之「正統」壓迫世界各國,不得承認中華民國,甚至阻擋參加民間組織。外交上喪失國家承認,最嚴重的是影響經濟發展,甚至參加國際衛生組織也受阻擋,影響國民切身的健康。數十年來台灣在國際上應得的保障也都一一被犧牲,這是全國人民都切身體驗到的,不遑一一列舉。

馬的「去國家化」

外交如此困境,不幸的是馬英九在2008年五月就任總統之日,立即赴外交部宣示「外交休兵」。很顯然的,馬英九是將在風雨飄搖中的中華民國澈底的「去國家化」。他的作法,先是一方面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實際上在執政的八年之間「一中各表」是對台灣國內的敷衍,實際上是「同表一中」、「一個中國原則」。此即北京政權發出共鳴而所說的「二○○八年以來,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兩岸關係實現了和平發展」的論述。(見陳隆志在「維持獨立於中國之外的現狀」之引文,刊載2015年9月28日的『自由時報』。)

但馬的「九二共識」造作,欺瞞大眾,直到2015年「馬習會」,馬的「一個中國原則」附會習近平時,才徹底彰顯出來。也就是說在「一個中國原則」下,放棄外交(即馬所說的「外交休兵」),放棄國家應有的主權(即放棄上引國際公約所說的「與其他國家締結關係的能力」),成為共產中國的一部份,這就是馬、朱與中國國民黨所要的「統一」,再不是「反共」、「解救中國大陸同胞」那一套。這是目前中國國民黨掌權世代的投降主義,在這樣赤裸裸的現況下,還有台灣人要投懷送抱這樣的政權?

「烽火外交」的武斷式論述方法

話說回來,自蔣介石在外交上種下的禍根以來,以後的總統李登輝、陳水扁、甚至蔣經國為維持邦交國都很辛苦;外交與國防事務是總統重要的職責。

但此次大選,有外交職責的現任總統馬英九與總統候選人的朱立倫為選舉而攻擊蔡英文的外交主張是「烽火外交」。奇怪的是蔡英文主張的「維持現狀」,這個用詞中國國民黨視為專利加以抨擊,而又不能提出具體政策。因此,先「假設」蔡的外交是如陳水扁時代的拓展外交,又將陳的外交定位作「烽火外交」,為蔡所承襲。故從這樣的自我假設,引伸到蔡當選,走向「烽火外交」,再進一步引起戰爭。在外交上也會全面斷交。在方法上這種武斷(dogma)方式,竟出自當過教授的朱立倫之手。

然而,這樣的「恐嚇牌」是中國國民黨舉黨一致的選戰戰略,國民黨的高層不只朱立倫、馬英九,包括吳敦義、王金平、吳伯雄等人都配合演出,真不愧為一齣醜劇。

陳水扁時代的遭遇

再說陳水扁時代拓展外交是他的總統職責,怎麼變成他的罪狀?當時的台灣很不幸,也遇到美國總統布希的外交與軍事政策的錯誤。

布希和他的官僚希望透過中國的影響力促成與北韓的「六國會議」,當時我便認為這是華盛頓的妄想,中國反而打「北韓牌」來牽制美國。

另外,原來受美國扶持起來的伊拉克政權,美國恐其坐大,捏造許多理由攻打伊拉克。也為此壓迫台灣不能拓展外交,醜化陳水扁為「麻煩製造者」。台灣國內不能舉國一致來維護國家尊嚴,親中派更為了討好中國共產黨,不餘遺力的打擊陳水扁以及民進黨,迄至今日。

再說在那個時代,美國甚至援助北京,在外交上有一句話「北京到台北最短的距離是經過華盛頓」,就是說北京透過美國壓迫台灣。在外交上如此,在科技、經濟、軍事上都扶持中國共產黨政權坐大,誤認中國富裕會走向民主主義。這是自白宮以下整個官僚系統以及智庫的有意無意的錯誤。這個情形,日本的名記者日高義樹氏在很多年前就指出;但引起台灣及各國的震撼,是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專書在去年(2015年)出版之後的事情。(漢文譯本作『2049百年馬拉松』。)但為時已晚,台灣受到不可挽回的傷害。至今中國國民黨更利用陳水扁的拓展外交,引伸到目前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身上,再強扣上「烽火外交」的帽子,不僅對國人恐嚇,也是為了對北京交代。馬、朱更為「馬習會」後,在定調「一中原則」下台灣作為中國的「特區」;其賣台孔急。但「馬習會」是國共兩黨之間的關係,並不能引伸作台、中關係而予以承認,這是各界不能忽略的問題。

必須是「全方位外交」

外交應是「全方位的外交」,不是「烽火外交」。外交也是戰場,除了拓展正式邦交之外,經濟、文化、環保、人道救援等等,包括非政府組織(NGO)也都應該動員起來,沒有一個國家不是如此作為。祇有中國的附庸政黨的中國國民黨能發明所謂「烽火外交」,是極其幼稚的行為。但這樣的幼稚卻用來向全國人民洗腦,還有什麼政治倫理?這種政客和政黨誤國誤民,應藉此次大選的機會,以全民之力將這批「政治垃圾」清除乾淨,以免禍遺子孫!最後國人必須奮鬥爭取的是台灣的國格和人民的尊嚴與榮譽。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