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短歌行】南美洲 : 新冠大流行的新震央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6/21
【短歌行】南美洲 : 新冠大流行的新震央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Nature 期刊的一篇文章〈大流行的新中心〉(The pandemic’s new centre )根據哥倫比亞波哥大的盧克·泰勒(Luke Taylor)報告說,南美的冠狀病毒病例急劇增加,經濟不平等加劇了這種情況 。最近幾週,南美確診的新冠病例激增。由於每天感染病例超過了歐洲和美國,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該地區是流行的「新震央」。截至6月7日,拉丁美洲已有超過100萬例冠狀病毒病例,有60,000人死亡,其中包括中南美洲和墨西哥的國家。許多人都在為醫療體系欠佳和巨大的經濟不平等而苦苦掙扎。

儘管整個歐洲國家都在緩慢解除封鎖限制並重新開放邊界,但南美的冠狀病毒病例仍在激增,泛美衛生組織(PAHO)主任Carissa Etienne說流行病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認為,最壞的情況還沒有到來。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必須負責一切

如果南美是病毒關鍵戰場的新中心,那麼巴西就是其關鍵戰場。該國的零號病人是一名從義大利返回聖保羅的男子,於2月25 日檢測為陽性。到6月7日,巴西已佔該區域報告的1,119,575例新冠病例中的672,846例,佔該區域死亡人數的近74%。6月6日,巴西衛生部確認還有904 例與新冠的死亡相關。巴西政府停止發布其冠狀病毒病例和死亡總數,並且官方網站已刪除數據。此舉引發了對審查制度的指控。根據聖保羅大學的Paulo Lotufo所說,巴西確診病例數量第二高的國家(僅次於美國),只有一個原因,巴西總統波索納洛(Bolsonaro)必須負責一切,因為他說病毒只是「小流感」,他參加大規模的政治集會而受到批評,還在那裡與民眾握手並抱著嬰兒。

亞馬遜土著地區是災難中的災區

無視限制病毒傳播的社會疏遠措施, Bolsonaro 還激怒了科學界,建議使用未經證實的藥物治療,例如抗瘧藥氯喹。該病毒已在聖保羅等城市牢牢控制住,那裡的足球場已改建成急診醫院,以治療19名狂犬病患者。截至6月7日,該市已報告143,073例新冠病例和9145例死亡。新冠還襲擊了該國居住著土著社區,例如亞馬遜地區,那裡迅速挖出了萬人坑。這些地區往往難以獲得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而土著居民的貧困率更高,獲得清潔水的機會也更少。路透社報導,亞馬遜地區每10萬居民中有近19.4人死於冠狀病毒,而整個巴西的每10萬居民中有4.4人死於冠狀病毒。但是,大部分關注點都集中在大城市上,例如亞馬遜州的首府瑪瑙斯。嚴重缺乏測試可能意味著亞馬遜的暴發沒有被統計數據完全捕獲。許多中小城鎮「缺乏支持和重症監護」 。對於許多人來說,到一家擁有重症監護的好醫院的大城鎮要花2到3個小時。 

秘魯是世界上封鎖時間最長的國家,但73 %的人仍在銷售商品

根據華盛頓大學的估計,到8月4 日,巴西的非正規經濟Covid-19死亡人數將達到125,000人。普遍的共識是,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南美的最高感染率在智利,6月8日達到每百萬人7018例,緊隨其後的是秘魯,達到每百萬5960 人,約為巴西的兩倍,比歐洲任何地方都高。流行病學家說,秘魯尤其令人擔憂。其總統馬丁· 維茲卡拉(MartínVizcarra)於3月15日宣布了全國緊急狀態,要求嚴格的社會隔離,使其成為該地區最早這樣做的國家之一。這些措施免除了秘魯因缺乏回應而受到巴西的批評,但還不足以阻止感染蔓延。秘魯一直實行社會隔離規則,直到6月底,這是世界上最長的封鎖之一,但73 %的人仍在非正規經濟中工作、銷售商品。

貧困是南美大流行特別嚴重的問題

英國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的戴維· 海曼(David Heymann)說。南美是世界上最嚴重的社會不平等地區,只能讓最貧窮和最脆弱的人待在家裡以防止感染擴散。但由於許多國家的國庫受到石油收入下降的打擊,因此實施封鎖變得更加困難。在缺乏強有力的領導的情況下,民間社會在巴西,秘魯和其他地方承擔了一些空缺,醫療志願者測試了貧民窟中的病毒,人們捐贈了食物,但其援助規模無法解決問題。聖保羅大學的安娜·瑪麗亞·馬里克(Ana Maria Malik)說:「在貧民窟捐贈食物是一個補丁,但需要公共政策。」 貧困是泛美衛生組織確定的使整個南美大流行特別嚴重的問題之一。「 人們無法獲得適當的優質醫療,因為我們是一個資金不足,公共衛生體系薄弱的地區,危害遠遠超過了新冠。除了新冠,南美同時還要應對瘧疾,麻疹,登革熱和許多其他疾病。」

委內瑞拉的醫療狀況可能最糟

南美許多國家地區都缺乏足夠的資金的衛生系統,如秘魯,這對於它的3200萬居民不到1000重症監護病房床位。該地區普遍缺乏ICU病床和呼吸機。人權觀察稱,委內瑞拉的醫療狀況可能最糟,據報導,在2月27日至3月1日期間,委內瑞拉有64.2 %的醫務工作者間歇性地獲得清潔水。委內瑞拉有超過900萬人處於糧食不安全狀況。近年來,超過500 萬人逃離了該國的經濟崩潰。     

像秘魯一樣,哥倫比亞在公共衛生專家的建議下迅速採取了行動,但是在沒有財務安全網的情況下,將人們留在家裡面是一個挑戰。到6月8 日,哥倫比亞報告了39,236例病例,死亡1259例,儘管採取了長期而嚴格的封鎖措施,但兩者的趨勢仍在上升。很明顯地,政府必須加倍採取社會隔離措施,因為衛生系統已經無能為力。醫院和重症監護室只能幫助一小部分人,它們在治療該疾病方面不是很有效。這個問題必須通過隔離政策和大量的衛生教育措施來解決。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