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和平‧中立‧新台灣講堂】典型永久中立國 瑞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6/18
【和平‧中立‧新台灣講堂】典型永久中立國 瑞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壹、背景

小國是國際社會的弱勢成員,在因應國際社會的挑戰,常缺乏足夠的能力,尤其是面對周圍的強權,隨時都有可能遭受壓迫或欺凌。為求國際社會的生存與發展,小國確實有需要從地緣政治和經濟出發,採取對其較為有利的外交戰略。

北歐諸國中,瑞典屬於中小型國家,其中立戰略的選擇,被全國人民普遍認為是國家最佳與最安全的政策,迄今兩個世紀樹立的中立,實為世界上維持和平最久的國家,瑞典人對和平的堅持,確實對世人是一個榜樣。

瑞典採取中立,首先是出自地緣戰略考量,它的東面除芬蘭外,就是俄羅斯強鄰,西北邊則與弱國挪威相鄰,而其東南與西南由丹麥海峽將其與歐洲大陸分隔開來,這種有利的地緣位置,直至1834年中東危機造成英國和俄國軍事衝突一觸即發,國王卡爾十四世·約翰 (Karl XIV Johan) 基於戰爭和結盟,都會陷入昂貴的代價和無所獲益,乃開啟瑞典中立的傳統基礎,執行上則以武裝作後盾,以嚇阻它國對其領土可能的攻擊,瑞典的武裝中立尤其著重建立強大的空軍和海防部隊,而且擁有不少自行設計與製造的軍事裝備。

貳、作法

瑞典選擇中立戰略,兩次世界大戰時遭遇考驗。一次大戰的爆發,英國和俄國計劃通過瑞典打通俄國與西方列強的聯繫,瑞典高度緊張,而且德國多次引誘瑞典對抗俄國,然而各黨派一致聲明支持政府嚴守中立,避免被捲入戰火,與交戰雙方則繼續維持貿易關係,不過瑞典仍難免相應地對交戰國作出些許的讓步,譬如在德國壓力下,將松德海峽 (丹麥的西蘭島與瑞典之間海峽) 用水雷封閉,阻擋協約國的船運,甚至它也蒙受些微屈辱,以保證獲取物資的供應。

待二次大戰爆發,瑞典的中立戰略是避開各方戰火。當蘇芬爆發戰爭,雖然國內要求援助芬蘭的呼聲強烈,內閣仍主張任何與納粹德國對抗的行動,適足以捲入戰爭漩渦,而僅為芬蘭提供若干物質援助,同時拒絕英國要求假道瑞典向芬蘭派遣軍隊,也宣告瑞典的領土不得建立外國基地。其次,納粹德國展開對丹麥和挪威的軍事行動,瑞典在束手無策下,基於納粹德國要求「只有傾向於德國的中立,才是保證不被侵犯的唯一道路」,不得不做了些妥協,不削減對德國的鐵礦石出口,並接受裝載休假士兵和軍需補給的納粹德國列車,穿越自己的領土來往於挪威,等到納粹德國入侵蘇聯舉步維艱時,瑞典的屈辱得以結束,它便主動通知納粹德國中斷外交關係。回顧近五年的二次大戰,瑞典被納粹德國包圍,其獨立和中立主張遭受威脅,但是它保持低調並作出若干讓步,從而躲過戰火與避開被佔領,所以瑞典的工業基礎沒有受到損傷,有助於戰後國家經濟的發展。

二次大戰以來,瑞典採取軍事不結盟的中立戰略避免納入冷戰時期美蘇超強的對峙,此一外交路線的決定,是基於1948年捷克共產黨被蘇聯扶上執政,加上史達林邀請芬蘭談判簽訂友好互助協定,當時瑞典為了國家主權的獨立,由埃蘭德 (Tage Erlander) 首相和恩登 (Bo Östen Undén) 外長推動政治中立主張,既不加入北約也不參加華約軍事組織。1956年恩登外長更為此提出「和平時期軍事不結盟,以利戰爭爆發維持中立」的論述。

參、不結盟下的積極外交作為

瑞典為了執行這個軍事不結盟的中立戰略,外交政策展開相關作為來支持,這就是外交積極主義,它提倡國際社會的道德價值,尤其是1968年社會民主勞動黨決策者開始堅持有權利批評反民主、人權和國際法的行為,以刺激世界對國際法和道德的敏感性,具體的表現,像支持1968年捷克的獨立傾向,批評蘇聯軍事干預,支持越南人民為獨立戰鬥,抗議美國對越南作戰,還有支持第三世界用較瑞典政黨更為引人注目的方式爭取權力等。

其次,瑞典和平時期軍事不結盟,亦高舉和平主義旗幟,譬如提出裁軍倡議,從事解決國際爭端,尤其是它邀請阿拉法特到斯德哥爾摩,和一群來自美國的猶太人出席瑞典政府策劃的巴以衝突調停,還有向聯合國提供維和任務所需的人力和物資,每年從國民收入總額 (GNP) 提取1% 援助發展中國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不少瑞典的國際知名人士,為促進國際和平奔走,像聯合國第二任秘書長哈瑪紹 (Dag Hammarskjöld)、經濟學家繆爾達 (Gunnar Myrdal) 夫婦等。

待1990年冷戰結束後,瑞典基於蘇聯解體美蘇陣營對峙終止,外交上便推出所謂「1992年公式」,即將中立戰略解釋成「不參加軍事同盟,以利周邊地區發生戰爭時,所持的中立能夠不被捲入戰爭」,這個新的中立論述由內閣提到國會,獲得投票通過,因此周邊地區之外發生戰爭,像波士尼亞爆發戰爭等,便可以參與北約主導的維和行動。其次,基於經濟動機,瑞典以全民公決参加了歐洲聯盟,但僅願意作為歐盟政治同盟的一部分,對於歐盟共同安全暨防衛政策,則參與其維和、人道救援和急難救助等任務,這如同瑞典參與北約主導的維和行動,是為全球建立和平或創造和平。

總之,中立對於瑞典是目標價值 (a goal value),為了避免被戰爭捲入,不參與軍事同盟以免戰時遭受戰火波及,同時在安全環境的變動下,瑞典政府領導人會對中立提出新的解釋,這種對和平有如烏托邦式的作法,其實是ㄧ種國際政治的現實主義。再者,由於瑞典不受強權的制約,在國際上更能以積極的外交活動從事消除戰爭行為,形塑國家良好的和平形象,增進國際社會對其中立的信用,一旦遇到周圍地區戰爭爆發,憑借其所累積的中立國信任,更有機會不會成為國際戰場。瑞典選擇中立戰略達成和平與國家主權獨立的作為,確實值得台灣借鏡與参考。

                              (本文錄自前副總統呂秀蓮主編和平中立  知多少》)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