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灣應勇敢放手DRAM產業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10/16
台灣應勇敢放手DRAM產業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被稱為DRAM教父的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被中國清華紫光集團挖走, 在台灣引起相當的關注。很多人都很擔心會影響台灣半導體的產業。

DRAM的產業對台灣有多重要,也許可以從數字看出來。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請見參考二),裡面有許多的統計數字,也許可以參考。

1990 年代~2010 年台灣投入了DRAM產業超過 500 億美元(約 1.6 兆新台幣)。可能是台灣這一段期間投資最大的新產業。根據美國Gartner的統計,2001~2010 年十年之間,全世界DRAM 市場獲利共有 80 億美元。

這個數字有多大?只要稍微比較一下就知道,台積電去年度賺了119.5億美元,比全世界的DRAM廠商十年賺的還多!

所以DRAM並不是很賺錢的行業!在那十年間,大約有十家業者裏面,只有兩家韓國的公司賺錢,其他的公司,不管是美國,日本,德國或台灣,全部都虧本。

就以最賺錢的韓國三星來說,也不算是非常賺錢。根據Gartner 的報告,三星在那十年中賺了170億美元,也就是說,平均每年賺17億。我看到日本大摩(Morgan Stanley) 報告說,三星在2001~2010 年十年之間投入了約550億美元的新設備。就是不算2000年以前的投入,以275億美元來算為這一段的”平均”投入,每年的回收也只有約6%。也不是特別好。

DRAM因為產品的特殊性,產品的周期特別短,只有二至三年。譬如1GB的DRAM 的市場只有二至三年,二至三年以後就變成了2GB的市場,沒有賣出去的1GB 的價值可能會只剩不到原來10% 的價格。所以如果市面上供須失調的話,廠商無論如何虧本也要把剩貨殺價賣出,就是虧本也要賣。不然拖到下一年,產品更沒價值。所以DRAM價格的變化非常厲害,高低價在幾個月內就會差幾倍,這是別的產業沒有的。表面上看起來有時候利潤好像不錯,但是每一次殺下來都常常是葬骨無存。因為別的公司會生產多少並不是操之在我,怎麼估都不會準。

這種情形在2008~2009 年的金融海嘯時最為明顯。那一次,因為經濟不好,需求減少,變成供應過多,各公司競相削價,DRAM的市面價格在不到六個月內跌了超過80%,各公司都受影響。德國的Qimonda應聲而倒,宣布破產。

但是這種價格的大變動並不是只有經濟不好時才發生。例如2011年經濟比較好時也發生。也是因為供需失調,DRAM的市價在兩個月內掉了50%,當時的日本唯一的DRAM公司Elpida就應聲而倒,宣布破產。台灣力晶與茂德也是虧損重整。

不過這種價格的大變動的現象並不是最近才有,在上世紀未時就已發生過,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因為產品的變化很快,供需失調幾乎無法避免。而當價格大降時,就是技術最前進的公司也要虧本。實在不要一個很好做的產業。

從二十世紀未開始,美日的許多做DRAM的大公司都紛紛的退出這個產業,包括美國的IBM和TI都關掉DRAM部門,只剩美光。日本的NEC, Fujitsu, Toshiba, Hitachi 及松下,也都把他們的DRAM部門關掉,最後合組了一家新公司Elpida。韓國也從三家併為兩家。當時的日本雖然在銷售量上己被韓國趕過,但是大家仍公認在技術上是最領先的,各公司還是把他們的DRAM部門關掉。

當美日做DRAM的大公司都紛紛的退出這個產業,台灣的公司為什麼認為他們有機會打贏呢?

但是韓國本來也是落後日本,也不是把日本打下,取代了日本嗎?

最近讀到日本Yugonami 教授對於韓國如何在DRAM的市場後來居上的分析(請見參考三),我想對於台灣從事DRAM產業的人,應該有參考價值。

日韓兩國的DRAM產業在相當程度上都是受到政府的鼓勵和贊助而成立。日本剛開始時甚至關閉日本市場,不讓外國人在日本賣DRAM。到了1980年代1990年代早期,日本已是世界最大的生產國,技術也最先近。

日本的產品也最可靠。他們的DRAM可以使用至少十年以上,韓國的產品,因為可靠度並沒有那麼好(只能保持約五年),所以只能賣給PC那種低價位的產品。像大型的電腦等比較重視品質的高價位的市場,都是用日本的天下。

但是1990年代的市場,卻起了鉅大的變化,PC和Laptop 取代了大型的電腦,變成DRAM 最大的使用者,韓國公司的DRAM 也開始用低價格(品質也比較低),取代了日本,變成了最大的供應商。日本人因為他們「龜毛」的特質, 製造的(犬其是測試的)過程一直是比較複雜,成本一直比較高,拉不下來。(我猜想這應是Elpida和台灣的公司策略連盟的主要原因。日本有技術,台灣製造力很強。希望合作能把成本拉下)。日本在量方面,就拼輸了韓國。不過他們也一直保有高價位高品質的市場。據我所知,一直到最近,比較注重品質的蘋果的iPad,iPhone 都還是用日本的DRAM。

不過經過了九十年代市場的大翻轉,美日做DRAM的公司發現PC及Laptop 所須的市場和以前以大型電腦為主,需求相當隱定的市場是非常的不一樣。市場的需求非常的不穩定。就像前面所提的,只要市場稍不平衡,市價就可下調30 甚至 50%,弄得每一家都虧本。所以在二十世紀未到本世初,美日各大廠紛紛關閉他們的DRAM 部門。不管是日本或美國,都只剩下一家。而日本最後合併成的Elpida也在2012被美國的美光合併。 這些公司的關廠或出問題並不是因為技術不如人或是工資過高,最重要的原因都是認為市場不好做 。我要特別指出,不管是Elpida 或是美光,都不是只做DRAM,他們也都還做技術程度比較困難,利潤高很多的Flash Memory(NAND)。

如果美日各大廠紛紛關閉他們的DRAM 部門,台灣的公司不是更有機會嗎?

坦白講,我實在看不懂台灣的這些公司(和政府)是在想什麼,美日的公司在2000左右紛紛的跳出這個產業,就是因為很難做。 台灣的公司難道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做了嗎?一定要跳入大家公認很不好做,而紛紛離開的產業嗎?未免太不合理了吧!

有人説,台灣廠製程技術始終落後三星等 DRAM 領導廠商一個世代,成本也因此居高不下,所以才無法競爭。但是我要提醒那些人,Elpida 在2012 年破產時,他們的製程技術還是世界一流的,他們是全世界第一家用20 nm做DRAM的,比韓國及美國都前進。但是當產品價格下跌50%時,所有的公司都要虧本。所以Elpida破產。韓國的Hynix 也在2012年發生週轉不靈,把自己放到市場賤賣,結果被 SK Telecom 以低價買入入主。最大的DRAM公司韓國的三星也是虧本,只是三星別的部門還是賺錢,所以他們躲在後面,沒受影響。前面也提過,德國唯一的廠商Qimonda也在2009就破產了。

這些都是因為產品價格不能穩定的情形並一直都沒有消失。在市場經濟下,產品的價格是由市場決定的,和成本無關。技術當然會影響成本,但是市價很低的時候,就只是變成虧多或虧少的問題,技術的影響是很有限的。

所以DRAM這個產業並沒有太多值得留戀的。從過去的歷史來看,我不認為台灣的公司在這個領域裡會有多大的機會。如果能打贏的話,頂多也只能是慘勝。

對我來説,台灣應勇敢放手DRAM產業!兩兆雙星只是台灣產業的惡夢,本來就不可能。過去1.6兆的投資當然是很多錢。但是想要王子復仇是不切實際的。那些原來做DRAM的公司不管是重整或轉業做別的,都不應想再回來DRAM這個產業!那只會輸得更多。

至於高啟全被中國清華紫光集團挖走,那又怎麼樣?只要看看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我也不認為會影響美光和華亞科的合作。

延伸閲讀

1. 中國買不成美光先來台挖人 南亞科證實高啟全請辭
2. 主流型 DRAM 中國有錢也不一定玩得起來
3. Yunogami, T. (June 2005). International Technological Competitiveness of the Japanes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Doshisha University, Institute for Technology, Enterprise and Competitiveness.
4. Matthew A. Lo. (June 2012). A Strategic and Financial Analysis of the DRAM Industry, MIT MS Thesis.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