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蘭因絮果與中華民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10/19
蘭因絮果與中華民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中國清宮古裝大戲《如懿傳》引起一陣潮流,終於播出最後一集落幕了。結局就是繼皇后對乾隆帝徹底心死,看透一切,連臨終前也堅決提分手。如懿一句「蘭因絮果」、「斷髮為祭」,在網路上一時膾炙人口。趁著劇迷這份惋惜的心情尚未散去,以及蔡總統定調用「中華民國臺灣」所進行的國慶演說言猶在耳,我想藉著社會當前的情緒氛圍闡述一下,中國電視劇《如懿傳》帶給「臺灣-中國」關係的啟發。

國共戰爭之後,國民黨的一方退敗臺灣。戰敗方通常有兩個選擇,第一是被併吞,第二是交出對方想要的東西。

臺灣方面自從國民黨政府遷台以來,反對併吞一直是邏輯上的必然,因為就連「反攻大陸」也必須在這個基礎上出發。晚近才只有極少數例如「愛國同心會」,支持中國併吞臺灣,以完成「中國統一大業」為心念。除此之外,反併吞有著高度的社會共識。

另一方面,臺灣主流社會至今不願正面處理國共戰爭戰敗後的結果,以為退守海峽東隅不算是戰敗,而不肯交出對方想要的東西。對方想要的東西之一,就是獨佔中國主權,以及 China 國號排他性的使用權。也就是說,China 國號無論頭尾加上什麼形容詞或修飾語,都無條件等於 PRC。因此 ROC 無條件等於 PRC。這種指鹿為馬又邏輯不通的貨色,即對方所謂「一個中國」的主張。

在這個脈絡下,臺灣當局卻把對中國主權的主張鎖定在憲法裡面,例如《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明確寫出「中華民國大陸地區」的字樣,重申自己擁有中國主權,且至今仍繼續使用 China 的國號,並用這個國號對外建立邦交國關係。這些舉動在在顯示出臺灣當局不認為自己是國共戰爭的戰敗者,故不讓對方獨佔中國主權,並自有另一套論述中國主權的版本,想要打造「兩個中國」分庭抗禮的局面。

然而「兩個中國」只是臺灣主流社會逃避問題的便宜之計,國際上普遍只同意「一個中國」,臺灣人有認真想要上國際去爭「兩個中國」嗎?目前客觀看起來都沒有,那麼問題終究最有可能需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解決。所謂「一個中國」框架的解決方式約有三種:一、同意被對方併吞,但目前臺灣人不同意。二、反攻大陸統一中國,想想很爽但做不到,兒女都去當兵了還不夠打仗。三、臺灣當局及其憲法不再主張擁有中國主權,並放棄 China 國號,這應是我方最可實際達成的方案。

臺灣人民需要逐漸培養「正視國共戰敗」的意識,交出中國主權和國號,拿出勇氣完成這段早該過去的歷史。就像繼皇后在《如懿傳》堅決「休夫」時對乾隆帝所說的那般,如今我們臺灣人也要斷髮為祭,「給去了的國共戰爭和中華民國」,「蘭因絮果,花開花落自有時」。中國也最好能夠像乾隆帝對待繼皇后那樣,把臺灣的圖像、記載,從中國的地圖和史書裡全部抹去。蘭因絮果,描述的是一段緣分開始時彷彿蘭花美好,可是被彼此拖磨殆盡之後如柳絮般抽散而去,是任誰也捉不住的那種悵然與不得不然,但也終於坦然、泰然。

所以我們應當願打服輸,把 China 之名切下來讓它回歸中國,讓對方「世上只有一個中國」的主張求仁得仁,這樣才能看清自己的名字原來叫作「Formosa:臺灣」,而不是「中 (華民)國臺灣」。把 China 還給人家,我們口口聲聲反中國併吞才顯得自由自在,而有立場了。 

鬼島明珠—婦女沙龍 Taiwan National Women's Salon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