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雅痞日記】回到初心看柯P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4/05
【雅痞日記】回到初心看柯P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最近連續幾天談到柯文哲,一方面是跟著新聞議題走(柯出訪南向國家),另一方面我是有一些感慨,而這些感慨又和台派綠營相關;在台派綠營已經完全執政的今天,找個空檔停下腳步,省視自我──這應該就是「回到初心」的意思,很政治但也很哲學。

柯P引領改變風潮 促使泛藍陣營大退潮

「回到初心」,也就是回到生命的原點,去探視自我。台派綠營破天荒完全執政了,大多數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位子與資源的重新分配──或是根本未重新分配,而由老藍男繼續把持──但我們很少看到有人稍微停下腳步,對柯文哲揮揮手,說一聲:謝謝柯p,感謝你在二O一四年掀起改變風潮,帶動台派綠營的生命力,促使泛藍陣營大退潮,讓二O一六幾乎是手到擒來,毫無懸念。

然而柯文哲在治理首都台北時,只要稍露政治破綻,不分青紅皂白搶先出來修理他的,一定是台派綠營的人。最近的「去蔣化」議題,有一位綠營最大派系、在選立委時猛要柯p陪他造勢的現任立委,竟開口要柯「多讀書」,再來談這些政治話題;甚至說:「如果柯p需要家教,他可以推薦老師給他」!這當然就是過河拆橋、吃他豆腐的心理。

二O一四年底,柯p外溢效應大展神威之後,我有出版一本書叫「驀然回首」,就是鑑於台派的健忘,因而出書留下若干記錄。書中有一篇回顧那一場九合一選舉,叫「容器做大的典範」,寫到在此之前十年之間,「每一場重大選舉的結果,綠營都要向支持者道歉說努力不夠…終於有一次可以綻放笑容了」,而這一句話,正是綠營內一位相當盡責的政治幕僚,用幾近哽咽的聲音,打電話告訴我的。

除此之外,我也記錄了另一則故事:柯p競選辦公室有重用一位金頭腦好手林錦昌(現在是蔡總統所任命,文化總會的秘書長),他的出身是阿扁總統時代親信;在首都市長開票完當晚,他幫柯擬好勝選演說稿,散場之後,邀請多位柯競選幕僚到綠色名店「阿才的店」慶功,在店內他指著牆上一九九四年阿扁勝選(台北市長),大家來此慶功的照片說:「為什麼請大家來這邊?因為一九九四(扁當選首都市長)那一夜,我們也在這慶功…」接著就不說下去了;但有熟悉此心路歷程的朋友,就把更深沉的背後意義告訴記者了:對他而言,其歷史意義是,二O年前大家開創了陳水扁,但後來的演變,卻讓太多人失望痛心──「但現在,希望還給台灣社會一個柯文哲(助柯勝選,給社會一個救贖、交代)!」我當時看完這篇報導,一時熱淚奪眶而出!

柯P「把容器做大」的理念 是「共生」非「對立」

在那一篇文章中,我也提到大家不用被柯p的狂人風格所掩蔽,而忽略了他的勤奮自持。像最近他因「去蔣化」話題,而提到「不能夠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這其實就是他在競選期間,所採取的「把容器做大」概念,並非我若干台派從事轉型正義工作的好朋友,所說的那種和大家相對立意念,反而是試圖在此過程中,去扮演好一個複雜城市大家長的角色。

這也就是他常說的,「我們有不同的過去,但要不要有相同的未來?」然而柯p其實也很清楚他做這些事的困難,因為他在競選期間就曾告訴我,謝長廷多次安慰他,叫他要有耐心,因為人的天性就是「對抗容易,合作難」,「共生」是一種更高層次的生活態度;或許醫生背景的他,才更有可能去做此實驗。

「台建工程隊」在柯p的轄區推「斬首行動」,坦白說,這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當地首長傷腦筋的事情,遑論在複雜的首都城市。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從一個「欣賞」的角度,來看他如何處理這種困難事務(尤其擁有權限的中央,並沒有明確表示將推「去蔣化」政策),而不宜在他旁邊比手劃腳,叫他回去多讀書,或可幫他請家教什麼的(柯媽聽到綠營林俊憲講出這種不友善的話時,內心應不會太舒服)。

從事轉型正義工作的朋友,或自稱「台灣建國工程隊」的勇士們,當然都是在二O一四年之後,反而感受更大空間可發揮理念的,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雖不必明言感謝,至少也不必把柯p打成和蔣介石同國的(這當然也不會有人相信)。柯p這一次出訪東南亞,將回國前夕,隨他出訪的媒體下了一個結論:「擄獲議員的心,柯p東南亞行藍綠都說讚」(藍營應曉薇,和綠營王威中都說市府的用心,有目共睹,不能違背良心說他不好)──想一想,完全執政後的台派綠營,你們有多久沒聽到這種窩心的讚美了?

就政治縱深而言,不會人云亦云說ROC是「Republic of Cheating」,而會説是「Rest of China」的柯p,這種避免鑽牛角尖的性格,才是目前為了資源分配而陷入僵局的綠營,最應該去學習的。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