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台灣的夢一定會實現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8/13
【專欄】台灣的夢一定會實現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紀念8月11日這一天。

五點被貓叫起床,颱風過境,一夜風雨已經間歇。

趕搭第一班高鐵到台北,從車站步行到台大,先到李登輝先生追思處致意,然後搭車到地方法院開庭,這次再議的偵查庭「加註和解」,所以原告「中天電視」的律師也來了,通常,偵查庭很少有原告在場。

荒謬的言論自由法庭

檢察官詢問完畢,原告律師表示本案已經和另一位被告「三立電視主持人」和解,所以,也願意和《民報》洪先生和解,法官表示給原告五天時間談和解,我不置可否,庭訊終於結束。

這個官司起因2018年12月22日我在《民報》發表的〈無知是通往奴役的道路〉這篇文章,台灣解嚴之後,言論自由風氣大開,但是,紅色媒體夾著龐大金錢力量,可以用官司侵擾當事人,讓你疲於奔命,讓你投鼠忌器,不敢發言,這是自由社會,另一種用金錢對言論自由的箝制,在台灣想要做盡職「吹哨人」,提醒國人注意紅色滲透的厲害,我知道這個代價是必須付出的,想到8月10日在香港被逮捕的《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我的處境還算幸運,如果在中國或香港,無邊無際的國安惡法下,我可能被失蹤了,連官司也無須打,黎智英說:我不會逃跑,永遠和香港一起奮鬥,如此真男人,令人感佩。

下午參加永興醫師在台大校友會館的新書發表,可以沾永興醫師的光,一起發表我的新書《一個人的行腳》是我的榮幸。

如果說:永興醫生的命運波蘭壯闊如同大海,那麼,我只是一道彎曲小河,看似平安,其實危險,我的命運多次和死亡交錯而過,能夠活下來,確實要感謝上帝。

我和永興是同時代的人,永興喜歡文學,卻誤入醫學,我從小喜歡醫學,卻誤入文學。幾十年媒體工作,一半時間是社會工作,在雄中時代聽老師說:「醫學只能救治肉體,哲學可以救治心靈」,因此選擇最冷門的社會,理想主義的性格,從年輕到老沒有改變,總是看不慣世間一切,懷抱相同的台灣獨立夢想,卻被現實弄到遍體麟傷。永興比我堅強,不懼不悔,我則懦弱,遇到失敗後,就隱遁山林,所以,他的「七十自述」豐富磅礡,改變死氣沉沉的社會,敢作人之不敢為大事,為台灣公義注入活力,關心底層生活,我則在失敗之後,開始親近這塊土地,開展我的學習之旅。

我們的命運多次交會

但是,我和永興都屬於傻瓜型的人物,我們兩人的生命曾經交會過,那時候,他在精神醫院工作,我則替精神病人創辦第一個「康復之家」。後來,進入永興在高雄衛生局的團隊,但是,不久又離去,等我隱遁深山,永興正好創辦《民報》,於是,我們的命運線又因為《民報》而走到交會,這也算是上帝的精心安排。

算起來,永興是我生命中的貴人,因為對台灣夢想無法達成,嘆息卻又不願放棄。

永興說:台灣人的夢還未實現,在這條建國路上結伴而行的人,有的老了,有的死了,有的改變了,永興在新書會上表達悲觀,但是,我卻不認為如此,我們可以理解失去理想的民進黨,如何流於世俗化,但是,一路走來,還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並不曾因為走到半途,聽到不同的鼓聲,而被迷惑離散。

寫《湖濱散記》的亨利梭羅說:「當我們結伴同行的時候,有人腳步或許突然停了下來,甚至於遠離隊伍,不需要理會他,那些人因為聽到不同的鼓聲節奏被吸引,就讓他去吧」,詩人佛斯特說:「在森林中有很多交叉小路,我選擇人跡罕見那一條小路行去」。

實踐台灣新而獨立的國家,就是我們選擇的小路。一開始,或許寂寞,人跡罕至,但是這條小路終究會變成泱泱大路。

李登輝花了30年生命,實踐台灣主體化,讓台灣人認同感來到70%,但是,認同台灣人,不等於台灣國,台灣人的國家意志,成為台灣人建國的門檻,而突破這個門檻的要件就是勇敢,智慧,耐性,台灣人要克服中共恐嚇的戰爭壓力,要用智慧結合反共國家,要有耐性等待,卻不流於任命。

沒有台灣人,哪裡會有台灣國,這個夢一定會實現,或許是今年,或許是明年,辛苦的路已經走了一大半,國家獨立的山嶺就在眼前。


2020.8.11《我的人生交響曲-陳永興七十自述》、洪博學《一個人的行腳》新書發表會,左起:陳永興、敏洪奎、洪博學、李筱峰。圖/林世昌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