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紅色人民幣與綠色美元的競賽與抉擇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5/14
紅色人民幣與綠色美元的競賽與抉擇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中國人民幣的試圖升級為國際級貨幣是一種冒險的任務。
因為中國始終不願放棄以操縱匯率來維持其出口競爭力,而其金融市場的長期封閉,也被視為防守國家經濟,使免於遭受外國勢力影響的最後一道防線在此根深蒂固的金融閉關自守的觀念下,人民幣的國際化阻礙重重,更遑論躍升為國際通貨之地位。

 

這些年來,在中國國境之外,毛澤東已經不流行了,其被人們所追憶的比較像是一位暴君,而不像是革命英雄。但是在紙鈔票上印有其肖像的貨幣,卻在海外大有進展。在香港現金提款機發出的”紅色鈔票”;即眾所周知稱為元或人民幣,在蒙古百分之六十流通的現金即為中國人民幣。這個通貨,才剛從2009年開始真正國際化,比起一年前排名第十三,目前估計為世界最常使用的第七名貨幣,尤其當中國,世界最大的貿易國,在未來數年也將變成最大經濟體,許多中國人預期其貨幣可以配合其經濟地位,已準備好去挑戰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由美元所享受的主導地位,但他們可能將會大失所望。

直到20年以前,中國元曾是如此本土化,以致於外國人在中國都必須使用一種叫做外匯憑證的單據,而目前人民幣的推展,每星期都在創新記錄,這個月,長期停頓的一個計畫,要把香港及上海的股票交易所連結,並容許股市交易可以用人民幣清算的協議已經得到准許。新加坡、倫敦、法蘭克福也在競爭要想成為元的交易中心,中國中央銀行已經和超過20個國家簽訂了換匯交易協定。而以之計價的”飲茶點心”債券在海外的發行量(主要在香港),則正在大幅成長。

中國對外貿易的大約18%現在是以元清算,而這個比率在某些香港貨幣當局的預期在明年將高達30%,有些中央銀行已經把其國家的外匯準備的一小部分以元持有,經濟學家甚至談論到一個正在興起的”人民幣區塊”,包含中國、香港、台灣及東南亞國協的十個會員國,人民幣的全球化看似無可回頭且勢不可擋了。

但是,有一位寫作有關全球貨幣體系”美元陷阱”的新書的經濟學者及作者:Eswar Prasad卻並不如此認為,他指出一種貨幣的國際化具有三種基本要素。首先,必須被廣泛使用於貿易及金融交易的交割上,人民幣在這方面是有大幅進展的,但是第二方面卻幾乎尚未開始,即中國資本帳戶(其國際收支帳戶中的紀錄資金流動交易帳戶)的自由化,以致於人民幣可以被與其他貨幣按照市場匯率自由兌換,如果欠缺此種可兌換性;與較具深度的本國金融市場,及自由浮動的匯率,人民幣將不能達到第三個關鍵因素以便成為一種全球化的準備貨幣,正如同美元、歐元、日圓、英鎊或瑞士法郎一樣,目前,人民幣的匯率仍被嚴格管制,這是造成其貿易夥伴的憤怒的,因為他們認為人民幣是被人為壓抑得太低價了。

Prasad先生提出:事實上在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心目中,認為人民幣的可能取得全方位的準備貨幣的地位,至多只是”好壞參半”的一件事,但為了某些原因,具有影響力的中國的關說者卻一直推動這個理念。一個簡單的動機是為了威信,正如其北京人民大學學者:戴東生,在其新著作中一章,”貨幣的威力及具有權力的貨幣”中所言:”強大權力應同時擁有強大貨幣,而一個健全的貨幣可協助建立威力”。 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向中國顯示了一個事實:現今金融體系的脆弱性及中國的金融對美國暴露的程度,由於在中國的將近四千億價值的外匯存底中近三分之二是以美金持有,中國經濟學家認為,隨著時間經過,美國將透過通貨膨脹來降低其債務負擔,藉以削弱美元的幣值,並因此損害中國的財富。

更有甚之,透過其在美國政府公債的大量投資,中國其實是在融資給美國,使之在軍事上可持續領先。當改革者認為貨幣自由化,形同在1990年代後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 WTO) 的動作一般:這是外在壓力可以因此強迫有力的本國遊說者去要求改革的一種方法,他們希望貨幣自由化可以改善中國金融體系,其所缺乏的不僅是深度,也欠缺可敬佩的規範者,特別是,改革者希望可藉此去強迫銀行們去競逐儲蓄資金,因為目前的體制乃以壓低存款利率,犧牲了弱小儲蓄者而有利於大型國有的企業借款家,並已經擴大了財產之泡沫化的危機。

有些經濟學家也察覺到,撤除資本管制的一種短期誘因,他們相信人民幣將近十年來的穩定升值,加上中國比美國的較高通貨膨脹,使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是已經高估了,他們因此認為放寬資金管制將促進中國資金的外流,這在任何情況下會去找尋外國天堂。而人民幣也將可因此貶值,而提振其經濟,正當中國創下自2012年來的最低每季的成長率之時刻。

害怕自由化

但這些主張也說明了對中國共場黨極權計畫者而言,資本帳戶自由化的觀念正是多麼高風險及令其心懷恐懼,其經濟學家根本對基本問題無法達到共識:到底人民幣是否匯率仍然太低,這代表資金自由化將帶來大量資金內流,或是其匯率已經太高:以致於若匯率不再受控制將會有大量資金從中國外流?所以若資本管制被撤除,中國將面對多少的不確定性?並且不管其短期的匯率調整軌跡,中國經濟學家相信長期趨勢是人民幣會繼續升值,若喪失對其升值的管制能力,將會犧牲掉曾經是其一種重要的政策的工具。

另一個謹慎的原因是其他國家的態度:針對一種曾被其政府支撐的貨幣的興起,其在自己本國是不可信任的,而在近鄰國家也逐漸具有惡名的貨幣。一位前任日本國防部長Yuriko Koike在"貨幣之威力"一書中的一章也憂心指出,中國可能如何濫用其金融力量,他的憂慮也是一般世界人民所持有的,例如在緬甸,華威的電話及金寶摩托車雖然時髦一時,但人們仍然抱怨中國的擴張興起,為了這個理由,在眾多原因之外,這些鄰國所渴望持有的鈔票,仍是印有美國班傑明富蘭克林總統肖像的(美元),而非中國的人民幣。
取材自經濟學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