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面對少子化國安危機 托盟籲總統參選人射出托育三支箭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10/22
面對少子化國安危機 托盟籲總統參選人射出托育三支箭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終於到位的2016台灣總統候選人,托育政策未來藍圖為何?

台北市長柯文哲傳出明年將跟進台中市的腳步,加碼托育補助,0-2歲嬰幼兒托育負擔將達到每人每月只要8500元的平價水準。我們對此敬表支持,但更要強烈呼籲各黨總統候選人——這不該只是富裕城市專屬的家庭福利。

2016年,總統應以中央政府的高度,在全國各縣市創造相同的友善公共托育體系,破除幼兒托育費用超高、信任度超低的魔咒,在經濟條件上讓青年家庭養得起第二胎,一直鬼打牆的少子女化問題才能有解!

我們主張,中央及地方政府應通力合作,完成三大托育改革:

一、    支持各縣市0-2歲托育補助加碼政策。現行嬰幼兒托育政策中,唯此做法有創造普及、平價、優質托育服務之潛力,明年總統大選各黨候選人亦應跟進。

二、    配合托育補助加碼,應全面建立第二層保母遴選制度。保母不該合法登記就了事,政府應另行遴選可信賴的托育人才,確保托育品質,建立家長對制度的信心。

三、    企業附設托育,是完善托育服務系統的最後一塊拼圖。中央應破除僵化的設施設備法規,為台灣的中小企業環境,量身打造具可行性的中小企業附設公共保母。

改革一、加碼托育補助,堅守合理定價

加碼補助創造0-2歲平價公共托育,首先起於胡志強時期台中市社會局,後獲台中市長林佳龍、台中市社會局長呂建德支持延伸。大台中地區的嬰幼兒托育,由於加碼補助,形成供不應求的熱潮,也使台中保母的總薪資報酬提高,成功創造收入合理、穩定的就業管道。

台北市長柯文哲學習台中市做法,值得肯定。此政策也能彌補「公共托嬰中心」名額嚴重不足的困境,有效擴大政策涵蓋率、提升受益民眾人數,是目前0-2歲最有效的托育公共化政策方法。

我們呼籲,明年欲入主中央政府的各黨總統候選人,應將0-2歲托育補助加碼政策列為全國施政項目,讓各縣市家庭都能享受台中市、台北市水準的托育福利服務,消弭城鄉差距。

但我們也提醒總統候選人,加碼補助的前提,是各縣市主管機關應負起責任,切實遴選、訂定收費基準,管理接受加碼補助的保母。

舉例,台中市東區每月托育費最高基準13000元(補助後只要付7000元),台北市北投區每月托育費最高基準17000元(補助後只要付11000元,若再計算台北市自行發放的兒童津貼,則家長只要承擔8500元)。但其他縣市政府若行政怠惰,沒有依實際行情、家長薪資、物價指數來計算收費基準,就會引發「補多少、漲多少」的嚴重弊端,浪費大量預算卻流於肉包子打狗。

因此,我們主張第一項改革:支持台北、台中的托育補助加碼,形成托育政策「雙引擎」,帶動明年的中央政府及全國各縣市一併跟進。從此讓全台灣的嬰幼兒托育,都能達成每月實質負擔7000-8500的平價水準,讓青年父母養得起第二個小孩!

改革二、保母遴選新制,提振家長信心

三不五時的托育意外傷害事件,刺激家長的恐懼感,破壞民眾對嬰幼兒托育服務的信心。我們認為,關鍵原因是,保母雖然有「居家式托育登記制」的法令管轄,但登記制上路一年,已發現兩大執行難題:

(一)    保母進場資格是「有職訓、無遴選」,只要上完一定時數基本課程,就可以登記從事保母工作。現行證照考試,也考不出從業人員的人格及行為特質(例如照顧是否草率、易疏忽),保母的人格、行為特質,卻是攸關嬰幼兒安全的要素。粗心大意的,例如工作時逕行洗碗╱睡覺╱聊天的保母,最容易造成無可挽回的過失。對此,低門檻的登記制,可謂毫無把關作用。

(二)    現行保母登記制管理功能有限,家長信任不易建立。對於未有重大疏失,但反覆超收幼兒的保母,或多次遭家長投訴的保母,現行保母登記制依法雖可要求「限期改善」,不改善再罰鍰,但是這一次改善、下一次再犯;下一次避了風頭,下下次還是可以再犯,以致家長送托時分不清「合法登記保母」過往記錄到底為何,登記制的可信任度,自然大打折扣。

政府補助的托育服務,「平價」很重要,「優質」卻也不能打折。因此我們主張第二項改革:配合托育補助加碼,中央及地方政府應通力合作,在居家保母登記制之上,全面建立第二層保母遴選制度。

登記制,代表「低門檻」的從業資格。第二層遴選制度,則用於建立「中門檻」的保母人才庫,主動為家長負起篩選之責——包括篩選保母的托育履歷、家長評價、違規紀錄,幫托育家庭把關,讓家長安心送托,不必在登記制裡「踩地雷」。

改革三、破除僵化法規,推行公共保母

新北市長朱立倫日前參加人力銀行附設托嬰中心的開幕記者會,呼籲上市櫃企業附設托育,為撫育台灣的下一代共同努力。對此,我們也敬表支持。

然而,性別工作平等法第23條規定,雇用員工兩百五十人以上的單位應提供托兒設施,且勞動部應予以補助。但推動多年,這一類企業附設托育的成效始終有限。畢竟台灣職場以中小企業為主,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工商及服務業普查,台灣企業單位數總共118萬4811家,但雇用兩百人以上的企業只有3084家。換言之,全台灣99.74%的企業,都在性別工作平等法23條的管轄範圍之外,依法沒有附設托育服務的必要!

但我們要責怪企業嗎?分析中央政府的托嬰中心法規可發現,托嬰機構設置標準的人力配比、面積、設施設備,基本上是以一間中心收托約20名嬰兒為原則來規劃的。要求台灣中小企業附設收托20名嬰兒的托嬰中心,完全是不切實際的期待。

托嬰中心硬體建置成本可能就超過兩百萬元,就算勞動部有開辦費補助,中小企業老闆仍沒興趣——若不可能收滿20個寶寶,那為什麼要為了喝牛奶而養一頭乳牛?此外,托嬰中心就算只有兩位保母、帶幾名小寶寶,仍依規定要另聘一位「行政主管」,這也不符日常運作的需要。

僵化的托嬰中心法規,阻礙了企業附設托育的風氣,也不利我國建構友善的育兒職場環境。

台北市政府實驗中的「社區公共保母」,在大型托嬰機構、小型居家托育之間尋求平衡,一個據點只照顧10名以下幼兒,正好有推廣為企業附設托育的潛力。但是,「社區公共保母」同樣受限於中央政府法規,其實有成本過高、缺乏彈性、不易推廣的困境。

因此我們主張第三項改革:破除僵化的法規,針對台灣的中小企業環境,量身訂做具可行性的公共保母法規。政府應在「居家式」和「機構式」之間,打通第三條路,推動收托10人以下的社區公共保母,並持續複製至全國各縣市,讓中小型組織也可以附設服務!

國家要推動公共托育體系,但企業創造的友善環境,以及「同村協力」支持育兒的職場風氣,也是同等重要的配套措施。政府不應故步自封、無所作為。

新政府須下定決心,射出台灣的「托育三支箭」

台灣的少子女化,需要中央與地方、政府與企業,全面加入合作的行列,支持青年家庭,方能挽救超低生育率回到合理水準。

日本首相安倍日前才公開宣示「新三支箭」政綱,矢志要將日本的生育率從現在的1.4提升到1.8,以維繫人口與經濟。台灣呢?國際上「低生育率」的定義是1.5以下(女性一輩子平均只生1.5個幼兒),以此標準,台灣的生育率根本早在1998年就破底了,馬英九總統上一任期也老早喊過「少子女化是國安危機」了。

若少子女化是「狼來了」的警告之聲,台灣人根本聽「狼來了」聽了十七年!

如今,我們需要政治人物拿出魄力,射出屬於台灣的「托育三支箭」:

(一)加碼托育補助,堅守合理定價

(二)保母遴選新制,提振家長信心

(三)破除僵化法規,推廣公共保母

未來的新政府不該只是再空談「台灣為什麼少子化」,或由各級行政機關自行推動零碎、欠缺整合的政策,擴大資源分配不均。2016新政府即將誕生,是時候拿出面對國安危機的魄力,全力協助青年家庭兼顧工作、育兒,務實回應台灣民眾的需要!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2015/10/2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