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祥禧專案」:扁珍對戰中國「紅色後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1/08
「祥禧專案」:扁珍對戰中國「紅色後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兩岸在外交戰場的應對,只有兩種選擇:要就「和解」,不然就「鋒火」。難有既不鋒火、又不和解的第三種選項。所謂外交休兵,淪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2015年伊始,台灣立刻有二件事情引起國際外交圈注意。第一件是台灣駐美代表處元旦在雙橡園舉行升旗典禮,台美斷交36年來首次舉辦,不過,中方旋即表示「堅決反對」此事,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並掀起台美互動波瀾。另件事是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入監6年40天後保外就醫,終於回家了,重拾局部自由,但未來仍命運未卜。

中國對台灣雙橡園升旗的反應與扁家的遭遇,這兩件事情表面看似不相關,卻不免令筆者連結想起2004年「祥禧專案」。對照十年餘來的變化,台海兩岸之間不變的是台灣維護國家主權自始面臨中國的嚴峻打壓!改變的是曾為維護台灣國家主權打過美好一戰的前總統陳水扁與第一夫人吳淑珍,人生浮沉令人不勝欷嘘。

什麼是「祥禧專案」?那是吳淑珍率台灣代表團前往希臘雅典參加第十二屆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專案代號。當時筆者是隨行採訪媒體記者之一。以下就是它的事件背景和經過,筆者還原當時扁珍努力維護國格情形:

超越巔峰、珍愛關懷之旅

時間回溯2004年陳水扁連任總統之後,北京當局加劇對台灣國際空間打壓與孤立。重大事例之一,包括阻撓吳淑珍出訪希臘參加第十二屆帕拉林匹克運動會。2004年9月12日上午10時55分,吳淑珍率台灣代表團搭乘專機出發進行「祥禧專案:超越巔峰、珍愛關懷之旅」,此行定位是「體育交流」,非「政治性出訪」。

那次出訪也是吳淑珍成為第一夫人後,第五度出訪。前四次分別是:2001年5月參與「泰安專案」陪同陳總統出訪邦交國;2001年11月「自由之光、人權之旅」,代表陳總統前往法國史特拉斯堡歐洲議會接受國際自由聯盟頒發自由獎;2002年擔綱「民主專案」造訪美國,進行「珍愛民主、親善之旅」,訪問紐約、華府及洛杉磯;2003年「珍藏台灣、文化睦誼之旅」,赴德國柏林出席由故宮博物院與德國聯邦藝術展覽館、普魯士文化資產基金會共同舉辦的「天子之寶: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收藏」相關活動,並順訪教廷。

第十二屆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俗稱殘障奧運會)2004年9月17日至9月28日舉行,一百四十五個國家約四千名選手競技共十九種運動項目。該屆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強調四個意義:「激勵」、「力量」、「追尋」、「讚揚」,希望世人都能見證並激勵殘障運動員追求生命價值的表現與無限潛能。本身具有中華台北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榮譽主席身分的吳淑珍,以「中華台北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代表團」團長身分率領台灣選手與會。

出發前台灣這方規劃吳淑珍在雅典活動行程:接見國際帕拉林匹克總會會長暨夫人;到選手村為台灣選手加油打氣;參觀文化設施及與台灣隨團媒體茶敘;前往選手村參加升旗典禮;以團長身份主持正式酒會,邀請各國貴賓參加;出席國際帕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典禮;觀看賽程;主持中華台北帕拉林匹克代表團慰勞晚宴。

對戰「紅色後代」

至於2004年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中國代表團則由鄧小平之子鄧樸方率領。鄧樸方當時也擔任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主席團主席及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理事長。被稱為「紅色後代」的鄧樸方在中國政經具有影響力。

吳淑珍出訪搭乘華航包機,該架華航客機,正好也是之前曾經搭載陳總統前往中美洲進行「共創雙贏.胸懷世界之旅」的同一架客機。吳淑珍抵達雅典國際機場之後,台灣駐希臘代表和雅典航空警察局長親自登機迎接。從機場到下榻旅館的途中,吳淑珍都有希臘當局特別派遣的安全人員隨行保護,並有四輛警車前導開道。在安全維護上,吳淑珍在希臘訪問的期間,表面上,看似只有幾名台灣外館找來的民間保全人員隨行護衛,但實際上,希臘政府啟動了事前早已精挑細選包括有女性隨扈成員在內的任務編組特勤小組執行保護。

吳淑珍剛入境抵達瑞典,攻防即至,立刻傳來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發言人威爾肯放話:「台灣代表團的團長已確定是台灣殘障體育運動總會會長陳李綢,而非吳淑珍。」台灣代表團為此對外發出緊急聲明:「第一,我方並沒有接受到任何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告知台灣代表團的團長要被更換;第二,威爾肯人在波昂,她並不瞭解台灣代表團正在與她的老闆,也就是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的執行長正在溝通協調此事。」

13日晚間台灣殘障體育運動總會會長陳李綢收到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信函指稱,據其政策,國家代表團的團長應由國家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會長或秘書長擔任,所以「認定台灣代表團的團長是陳李綢,非吳淑珍。」

台灣代表團接獲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所謂台灣代表團團長非吳淑珍的信函通知之後,立即提出抗議和交涉。行動步驟都依在台北的總統府遠距指示。對於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在給台灣代表團的信函指稱,「國家代表團團長一定要國家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的會長或秘書長」,台灣代表團經查,參與2004年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一百四十五個代表團,除了台灣之外,其他一百四十四個代表團中,紐西蘭和澳洲的團長就不是上述規定的會長或秘書長。證據很明顯,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的說詞並不成立。台灣代表團無法接受。

「我還是團長」

台灣代表團認為,「如果其他一百四十四個國家的情況都如同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所講的那樣辦理的話,那麼台灣代表團就沒有話講,但是只要在當中的國家裡面,有一、兩個國家的情況不是如此,那就是在歧視台灣,欺人太甚,更何況總統夫人吳淑珍從2001年開始,就是擔任台灣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的榮譽會長。」

被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認定是台灣代表團長的台灣殘障體育運動總會長陳李綢也親自說明,吳淑珍是中華台北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榮譽主席,她當初親自赴馬來西亞為吳淑珍申請NPC卡(團長卡)時,也當場向承辦人員表示吳淑珍是榮譽主席,對方欣然同意吳淑珍的申請。後來雅典奧運籌備會也發給吳淑珍NPC卡。

陳李綢說,「吳淑珍是我們的團長,絕對不是我。如果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要我去更改我的名字,我絕對不會接受。」2004年7月5日陳李綢到馬來西亞為吳淑珍申請時,即向審核的官員表達得非常清楚,說明吳淑珍是中華台北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榮譽主席,台灣方面都是非常誠實的與審核單位說明吳淑珍的身分,審核的人員也收件並帶回,並於8月中旬把吳淑珍的NBC卡發給台灣方面。完全是依程序向國際殘障會申請。

事前雖有報導預測吳淑珍無法進入選手村,但吳淑珍於14日上午仍以團長身分進入選手村,為台灣選手加油打氣,她進入時並獲現場單位給予免安檢禮遇。吳淑珍正式以台灣代表團長身分,配掛事前獲得大會核發的NPC卡進入選手村,台灣選手也在會見吳淑珍時齊聲高喊「團長好」。吳淑珍展示配掛在胸前的團長卡,並以清楚的聲音、堅定的語氣大聲說,「我還是團長」,也定會出席17日國際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典禮。

拒絕接受從NPC卡降至Gt卡

為了阻撓台灣第一夫人與會,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後來又編造新的理由,指稱吳淑珍的NPC卡必須「開卡」才算數,藉著「開卡」作為打壓經由正當程序取得的持有者。甚至後來還打算改發給吳淑珍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Gt卡」。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給貴賓的等級以NPC卡為最高等級;G卡是發給各國高級政府官員;其次為Gi卡;Gt卡是所有G卡等級中最低的一級,並非貴賓卡。雖然NPC卡與G卡都可不受任何限制前往任何場合,但「Gt卡只比H卡高一級」。由於國際帕拉林匹克運動會有馬術比賽,所以核發給馬主H卡。如果從NPC卡降至Gt卡是很荒唐的事。當然,台灣絕對不可能接受發給吳淑珍Gt卡。

不只吳淑珍遭到杯葛,當時隨行的有些團員,包括像是當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林光華、教育部次長范巽綠及凱達格蘭學校副校長游盈隆等人的貴賓卡(G卡)也是抵達雅典之後,開賽在即才拿到,差一點無法進場。

雖然中方被高度懷疑暗地裡不斷杯葛吳淑珍率團參加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但希臘民間完全不受政治干擾,甚至還公開對台灣及吳淑珍一行展現友善,包括承攬吳淑珍率團參加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住宿的希臘旅館,都是使用「台灣大使館」名稱來稱呼台灣派駐在希臘的外館,並據以作為文書標記及進行相關作業。

吳淑珍14日晚間在下榻的瑪略特飯店與希臘國會議員餐敘,受到熱烈歡迎。當晚與會的希臘國會議員涵蓋朝野政黨,包括裘卡寇普洛斯、席絲、馬可麗、帕芭柯絲塔、馬度瓦洛斯、瓦西里歐、卡利歐洛斯、康度拉。

吳淑珍15日前往聖多里尼島參訪,搭船觀賞愛琴海風光時,船家還特別在船桿升起中華民國國旗,表示對於台灣和台灣第一夫人的禮敬。希臘方面也派海岸巡防艇全程隨行護衛,形成愛琴海上難得一見的特殊景觀。

雖遭打壓,吳淑珍16日仍按照預定行程出席選手村的升旗典禮,台灣選手們高喊「團長好」、「台灣加油」,全體選手還高唱「愛拚才會贏」及「高山青」兩首歌。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選手村市長曼諾斯在講台上以「團長」公開稱呼吳淑珍,吳淑珍與所有選手見證中華台北奧會旗幟緩緩升上,選手們高唱國旗歌。

與台灣代表團同批安排在選手村一起進行升旗典禮的還包括薩爾瓦多、摩多瓦、沙烏地阿拉伯及烏克蘭的國家代表團。其中薩爾瓦多及烏克蘭的團長也同樣是殘障人士,他們很有風度的特別主動前往向吳淑珍致意。

吳淑珍16日在雅典接受美聯社專訪機會也宣示態度說,開幕式和參觀比賽,她都會參加,但是以她的體力,可能無法參加台灣選手的每一場比賽,所以會選擇台灣選手比較強的項目參加。吳淑珍說,她是以團長身分來雅典的,她坐了20年的輪椅,又是台灣的第一夫人,希望到希臘能提升大家對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重視。

她說,這次是率團到雅典參加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純粹從事「體育活動」,因此沒有計畫與希臘官員見面。

吳淑珍16日晚間在下榻的瑪略特飯店舉辦了一場酒會,她致詞時表示,「代表台灣人民及陳總統」,歡迎各國體育界貴賓有機會能到台灣訪問,親眼見證台灣對殘障朋友的重視,並希望有朝一日,國際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也能在台灣舉行。當晚到場的各國外賓踴躍,包括希臘國會議員及學界、商界領袖,日本、牙買加、秘魯、薩摩亞國家帕拉林匹克代表團總領隊,匈牙利、茅利塔尼亞與賽浦路斯國家帕拉林匹克委員會主席,新加坡、澳洲、芬蘭、斐濟、東加、突尼西亞等國代表。吳淑珍致詞時也特別向世人宣揚「美麗的台灣」!她告訴各國的貴賓:台灣是個美麗的國家,尊重人權,崇尚民主,愛好和平,歡迎世人造訪台灣,支持台灣。

雅典奧委會籌備會主席達絲凱萊琪17日在洲際飯店舉辦酒會,歡迎各國代表,台灣代表團團長吳淑珍到場受到歡迎。不過,率領中方代表團的鄧樸方未見人影。鄧樸方過去曾經先後獲得多項國際榮譽,包括:2003年獲得「聯合國人權獎」;2005年,獲得「國際殘疾人奧林匹克委員會勳章」;2007年,獲得「美國社會心理康復協會」授予「格拉爾尼克獎」。雖然眾多媒體想要在本屆國際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酒會場合一睹鄧樸方的身影,但全場沒有人看見他現身,外界解讀,他的缺席,很可能是要迴避與台灣第一夫人吳淑珍碰面。

2004年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重頭戲是開幕典禮,於17日晚間登場。台灣代表團按「中華台北」在希臘字母的排序,於全部一百四十五支參賽隊伍中,被安排為第一百三十四個繞場。行動不便的吳淑珍當時坐在貴賓席上,以台灣代表團團長身分與會。台灣代表團出場時,依照慣例則由總領隊張昭盛率隊,進行繞場。

獲得元首級最高規格禮遇與接待

吳淑珍在開幕典禮中坐在主席台右邊貴賓席的第一個位子,據悉這是大會特別為吳淑珍所做的禮遇。吳淑珍當天和其他國家的貴賓一樣著正式服裝參加盛會,其他隨員在吳淑珍後面,整個開幕典禮進行約兩個鐘頭。

在開幕典禮中,中方代表團按希臘字母排序第五十一個繞場。香港代表團是第一百四十三個繞場。主辦國希臘則依慣例,排在最後出場,第一百四十五個繞場。2004年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台灣代表隊表現不俗,19日傳出佳績,射擊選手林金妹榮獲女子十公尺空氣手槍以四百六十五點一分拿下銀牌,為台灣奪得第一面獎牌。花蓮阿美族原住民的她在接受頒獎時,還特別穿著阿美族的傳統服飾上台領獎,場面令人感動,選手和觀眾都給予熱烈掌聲。林金妹上台領獎時穿著的原住民服飾是妹妹親手縫製的,希望能夠為她帶來好運,而果然也帶來得牌的好運。吳淑珍說,林金妹能夠穿著原住民傳統服飾上台領獎,顯示她「不忘本」。

俗諺:「相罵無好言」,台灣代表團成員私下給中國取了個「代號」,稱其「黑暗勢力」。兩軍交戰,各為其主。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事件,表相上,吳淑珍擔當了民進黨政府期待她達到的效果;暗地裡,率領中方代表團與會的鄧樸方,雖未與吳淑珍在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碰面,但也隱身完成了北京交付的任務。

當年台灣第一夫人吳淑珍在希臘期間接觸的貴賓涵蓋伊朗、薩爾瓦多、沙烏地阿拉伯、摩多瓦、烏克蘭、日本、牙買加、秘魯、薩摩亞、匈牙利、茅利塔尼亞、賽浦路斯、新加坡、澳洲、芬蘭、斐濟、東加及突尼西亞等國,為台灣交到不少新朋友。從運動走向外交,吳淑針在行程中,也接受美聯社、法新社、自由比利時報、盧森堡言報、德國史波卡月刊及英國廣播公司等國際媒體專訪,幫助台灣在國際媒體發聲。那次出訪,吳淑珍也與裘卡寇普洛斯、席絲、馬可麗、馬度瓦洛斯、瓦西里歐、卡利歐洛斯及康度拉等希臘國會議員互動,增進雙方友誼。與台灣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希臘政府,給予台灣第一夫人吳淑珍高規格禮遇接待。台灣駐希臘代表處當時形容:「台灣第一夫人吳淑珍在希臘期間,所獲得的是元首級的最高規格禮遇與接待。」

「祥禧專案」距今已經事隔超過十年,或許許多民眾可能都已經忘記了吳淑珍在幕前與陳水扁在幕後奮力維護台灣國家主權的經過。也許有些人還記得,但印象也已經愈來愈模糊了。但不論如何,這十年多來,台灣民眾感受中國對台灣的不友好,負面感受是依然存在。回想當年黑暗勢力阻撓台灣第一夫人與會,暗地裡干擾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甚至後來還打算改發給吳淑珍雅典帕拉林匹克運動會Gt卡,Gt卡是只比參加馬術比賽的馬主所持H卡高一級的卡,如此意圖羞辱台灣至極,荒唐對待台灣的事情,實非一般人所想像。

近日,北京氣勢洶洶地對台灣駐美代表處華盛頓雙橡園元旦升旗表達不滿。這個動作顯然說明了這最近十年來,北京政府不會讓中華民國在國際上進行「一中各表」的兩岸政策,可說毫無改變。難怪外界形容,馬英九前腳在元旦祝詞中提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後腳就被中共潑了一盆冷水。所謂「一中各表」,最後仍落得只能是北京一家的「獨表」。「祥禧專案」事隔十年餘後的今天,兩岸關係真的已經大幅改善了嗎?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