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師大建議新政府:重大教育政策,一億預算編五百萬做評鑑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5/09
台師大建議新政府:重大教育政策,一億預算編五百萬做評鑑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新政府520即將上任,國立台師大今針對新政府教育政策提建言,主張「重大政策保留5%計畫經費,作為評鑑之用」,台師大教育學院院長許添明在簡報說明時表示,「對弱勢投資、對頂尖大學的投資,希望編列至少5%的績效評估經費」。

「企業每年有一個重要的方案,他們編列5-15%」,許添明說,而我們在這邊只要求,假設五年五百億,十年一千億的5%,或者是一億編五百萬來做為評鑑,相信會對我們目前的政策帶來很大的效益」。

而會中許添明也提及對初聘教師以教育部提出的「教師專業標準」來做評鑑,建立「分級敘薪」制。此外他也呼籲,「學校評鑑仍然有必要,可以知所不足」,很擔心因為民意的壓力,所以學校評鑑乾脆就取消。

不過,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對台師大建議評鑑教師並不認同,並舉公督盟評鑑對立委的評鑑為例提出質疑,並笑稱自己就是評鑑犧牲品,「劣質委員今天不該來這邊的」。。

陳學聖說,他在立院被公督盟評連八個會期評為「待觀察」,但教育團體認為他的問政是第一名,和評鑑的結果完全不同。他還爆料說,「現在都有外面的公司幫委員包提案的工作,同樣的提案,同一家公司出品,因為去要符合公督盟評鑑,結果提案只差二個字」。

而陳學聖一說完,台師大校長張國恩馬上緩頰說,評鑑有很多不同形式,有量化也有質化的,未來希望加強質化的評鑑,來當作自我激勵作法。

準總統蔡英文去年9月26日曾在臉書貼文表示,「教育改革議題必須從解決教育行政的根本問題著手,台灣的教育體系讓老師花太多時間,在煩瑣的表格與評量、評鑑上,卻忘了教學和師生互動,才是老師最重要的工作」。台師大教育策小組今天的政策建言也對評鑑提出主張。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今(9)日下午舉行「教育:美好世界的開端-臺師大對新政府教育政策建言」記者會,包括台師大校長張國恩、教育學院院長許添明,國民黨立委陳學聖、柯志恩等人出席

小組期許新政府在2020年達成下列指標:一、30%的學前教育機構通過專業認證評鑑,二、國中會考各科待加強比例降至20%,三、初聘教師依專業表現分級,並給予差異敘薪,四、重大政策保留5%計畫經費。

談到分級敘薪制,他也提到,用教育部今年2月公佈的「教師專業標準」為基礎,希望讓傑出的老師更願意奉獻,希望少數不適任老師在這樣協助的過程中,公平地獲得解聘,因此希望能分級。初聘教師在法令未修改前,也可以接受教師專業標準的評鑑。

許添明提到,上級來要資料,來做視導,讓老師無法專心教學,「是!的確這樣做會傷害學生的學習」,但他要強調,整併評鑑、行政減量有助益減少教師工作負擔,但只是治標,「我們是希望提高辦學品質」。

許添明說,他在這裏要呼籲,「學校評鑑仍然有必要」,我們很擔心因為民意的壓力,所以學校評鑑乾脆就取消,「學校評鑑仍有必要,學校可以知所不足,另尋改善,但最重要的是,我們有這些(評鑑)資料,可以跟利害關係人說明辦的學成果,來負起我們該負的責任」。

許添明說,歐盟一直在做就是強化學校教學的自主功能,「自評是隨時可以做的」,他比喻,一個人什麼時候看醫生,就是他生病的時候,「可我們都不希望等你病入膏肓才看醫生」,「不希望四年後才等你看醫生、做評鑑才知道我們自己不好」,只要有評鑑,可隨時知道學校自己的問題,才能隨時改善。

「這就是為什麼歐盟花那麼多力氣,要求所有人(學校)要加入,儘量來做自評,隨時可針對自己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讓利害關係人形成專業對話、學習社群」,他強調,透過自評才有進步,也希望發展「數位行政系統」,裏面應該要包括經常要用的評鑑資料,教育部倒資料到裏面,去找就有。

台師大教育學院院長許添明建議新政府,應針對重大教育政策編列5%的評鑑經費,他並舉5年500億的頂大計畫為例。此外他也憂心,新政府因民意壓力取消學校評鑑制度。(記者唐詩攝影)20160509

許添明接著提到「政策缺乏共識」的問題,「新政府沒有提這方案」,但這非常重要,教改不是只牽涉機構內改革,沒獲得社會認同,去實施是不會成功,教改牽涉整個社會的改造和觀念重建,每一個人參與教改才會成功,「新政府並沒提一些主張和建言」。

許添明說,民意如無法即時表達或參與,就可能引發街頭運動或抗議行動,「12年國教是這樣、課綱是這樣」,另外利益團體隨時去影響政策,協商跟妥協的結果,政策更難形成,所以我們主張「資料公開透明」,政府善用網路資訊科技,讓每一個人成為政府一部分,讓大眾有監督政府的力量,而不是少數人或團體有資料,並鼓勵跨界參與,提高政策制定品質。

許添明最後表示,我國不缺乏教改方案,「我們缺的是方案的規劃分析評估,檢討方案的效益」。

許添明表示,「我們推五年五百億,做十年一千億,好?還是不好?是根據誰的說法?我們其實可以有更客觀的評鑑方式」。他強調,目前缺乏學生學習資料來反饋政府的政策結果,「這就是為什麼,政策一定要有績效評估機制」。

他強調,對弱勢投資、對頂尖大學的投資,希望編列至少5%的績效評估經費,「企業每年有一個重要的方案,他們編列5-15%,而我們在這邊只要求,假設五年五百億,十年一千億的5%,或者是一億編五百萬來做為評鑑,相信會對我們目前的政策帶來很大的效益」。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