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菲律賓狂人震盪」下台灣的軍事重要性大跳升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10/17
「菲律賓狂人震盪」下台灣的軍事重要性大跳升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台灣不能不面對未來有可能的第一島鏈的可能軍事演變,這個半月彎防線,從冷戰時代到今天,都是防止共產主義擴張的一線天險,不論是中共或俄共都被關在這條防線的西界,動都動不了。可是最近菲律賓的局勢大變,中共與俄共有可能在菲律賓找到破口,不但讓美國無法立足在這個重要的歷史性基地,還有可能反而成了對付美國的中共俄共基地。如果發生這樣的豬羊變色,台灣的安全危矣。台灣應該在這種情況下考慮,開放港口提供美國駐軍,特別是航空母艦戰鬥群的停泊。重新佈防,如果在中俄陰謀下,美國軍隊被迫退出菲律賓諸島防衛,台灣應該主動提供軍事基地補足第一島鏈的戰區空白。

到今年三月為止,狀況是如常的,美國與菲律賓在兩國年度戰略對話後發佈的聯合聲明顯示,美軍在菲律賓未來會有五座軍事基地,分別為靠近南海爭議島礁的包蒂斯卡空軍基地、馬尼拉南部的巴塞空軍基地、馬尼拉北部的麥格塞塞堡、棉蘭老島的倫比亞空軍基地和宿務的埃布恩空軍基地。該項協議是根據2014年美菲兩國簽署的「加強國防合作協議」敲定。

該協議允許華盛頓在其前殖民地以輪流的方式修建軍事設施,駐防軍艦、飛機和部隊,執行人道主義援助和海上安全行動,作為美國亞洲再平衡努力的一部分,該協議將使美軍強化在該地區的存在,並加強與菲律賓的聯盟。雖然,在這個過程,馬尼拉的學運有很多示威,要求美軍離開,可是這些行動不重要,大多數是被政客利用來向美國要更多利益的所謂抗議,可是這些行動,很快的與政治結合,新總統的選舉來了。

今年六月後狀況變了,菲律賓新總統杜特蒂宣誓就職,他表示「菲律賓在外交上將不再依賴美國,並將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七十一歲的杜特蒂一反往例,就職典禮未邀外賓,未辦大型集會,並且只准國營媒體採訪。外交方面,杜特蒂自稱是「菲律賓第一個左派總統」,並宣稱「將不再依賴長期盟友美國」。菲律賓前總統艾奎諾與美國共同在南海巡邏,讓菲中南海島嶼主權爭執升高。但杜特蒂表明「不會與美國艦隊一起巡邏南海,若為黃岩島開戰是自尋死路」。

當時,中共的外交官公開表示「樂見菲律賓對中態度轉變」,並主動表示「北京當局擬於未來六個月內,邀請杜特蒂訪中」。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庫克說:「菲律賓若不再在南海支持美國,將對美國造成困擾。在南海及亞洲地區,中國喜歡將美國比作暗中顛覆政權的外人,公開反駁中方這種看法的亞洲國家愈少,美國就愈孤立。」看來中共老早就在這名狂人身上下功夫了。街頭上的標語很明白的說,美軍現在就滾 US ARMY OUT NOW,口味之重前所未有。很明顯有中共介入的味道。情況不單純。   

高票當選的狂人杜特蒂自上臺後對美國口出惡言、頻頻對歐巴馬總統表達不滿。他曾用「婊子養的」和「該下地獄」來辱罵歐巴馬,更要求美國駐菲南軍隊撤出,他已下令審查2014年菲律賓與美國簽署的《加強防務合作協議》,不排除要求美軍全部撤出菲律賓的可能性。最近的美菲兩國年度聯合軍演被他說成是他六年任期內最後一次聯合軍演。他表示要從中俄兩國購買武器,要從各方面拉近與中俄兩國的關係。這個狂人誓言要在其任期內最終「與美國決裂,而去拉近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這種態度更表明了他與中共俄共之間的合作其實已進行多時,而且他對美國的惡形惡狀都是在中共與俄共的指導下表述。這些算計都是進行已久的陰謀大集合,絕非一時興起的胡言亂語。

他的言論大大地影響了美國與菲律賓這個東亞最重要軍事聯盟的關係,並且使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美國聯合東南亞國家制止中國在南中國海擴張的戰略受到影響。這些事件隨著這名狂人要國是訪問中國,而更升温,一般相信,他是到北京去領賞金的,而且很可能進一步出賣盟友在這個區域的利益的,包括台灣與日本,他原本是答應先去日本,再訪中,現在次序改變,顯然是有大陰謀要先到北京去領旨。日本必要時應可以拒絕這個心懷不軌的狂人入境。

現今的局面是,美國不能不遏制中國的進一步海權擴張,因此美國必須聯絡日本、韓國、台灣、越南、菲律賓等國,對中國進行戰略制衡。其中擁有眾多美軍軍事基地的菲律賓成為美國實施亞洲再平衡戰略的最重要盟友,如果沒有菲律賓的協助,那麼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就會大打折扣。

這樣的大局變動前所未有,台灣不能沒有新的戰略考慮,菲律賓有可能成為台灣的敵對國家,一但中共與俄共的勢力入駐,台灣將形成新的作戰當面,也就是兩面受敵,如果東海局勢也告急,那就是三面受敵。不能將這次的「菲律賓狂人震盪」,看成是美國人與日本人的問題,也不能在一旁觀望,以目前的局勢判斷,這些看來與台灣無直接衝突的事件,其實最可能是以台灣為目標的陰謀。美國一定已啟動新的替代方案,預防菲律賓「紅軍化」,到時台灣成為美國新的亞洲戰情中心,應是最可能的備案。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