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葉毓蘭應該多讀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12/09
【專欄】葉毓蘭應該多讀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連續發生兩起,退將被紅色收買或滲透的案件,引發台灣社會國安焦慮。於是,媒體焦點把批判重點放在吳斯懷身上,卻也讓人忘了還有一位替暴力港警撐腰的葉毓蘭,這位女士最近心血來潮,針對藍營立委衝撞外交部事件,抨擊受到攻擊的女警,衣著標示不明,下場是現場畫面會說話,葉老師立即被打臉,因為她所力挺的港警,全身包裹,更難識別。政客惡質心機,在鏡頭前暴露無遺。

前幾天,葉老師把政府處理二二八事件受難者補償痛罵一頓,而且說「政府補償白色恐怖時代的共諜,根本荒唐」,他所舉的證據就是,中國北京西山的「無名英雄紀念碑」,上面列名的有一千人,和台灣白色恐怖時代被捕或死亡的人姓名重疊,所以這些是共諜,台灣政府不應該補償。看完這則消息,我只能感嘆,很多政客想要攀名,以為自己敢說話,還自比大砲,但是不讀書卻是致命傷。

台灣社會閱讀習慣很差,導致書局關門的兩大因素,其一當然是網購時代來臨,其二,就是台灣人普遍不讀書,上焉者不讀書,中焉者認為讀書無用,庶民更不讀書,所以,就變成無知和理盲。這種人是詩人愛默生所討厭的第一種人,有信仰,卻無知和理盲,這種人很容易成為某某人的粉絲或衝動的憤青。但是,愛默生也討厭第二種人,這種人博學多才,卻沒有信仰,愛默生說,這種人是犬儒。綜觀台灣社會,就是憤青粉絲和犬儒充斥的社會,可見有信仰又能多讀書,確實很難。

袁世凱下台後自認被不讀書所害,看看他的書架,只有「資治通鑑」還算是一本書,西洋的書籍沒半本,就知道此人下場了。而毛澤東自認愛讀書,但是西安事變後,國共聯合抗日期間,老毛曾經邀請民主黨派到延安參訪,傅斯年看到毛澤東書架上都是雜書和章回小說,傅斯年就知道,此人不學無術、壞點子很多,來日肯定會禍國殃民,果然被他料中。

其實,葉毓蘭所提起的話題是舊聞,過去我的專欄「張亞中為誰平反」一文中,就已經批判張亞中老而不讀書,卻想「酸宗痛」,下場就是失敗收場。葉毓蘭口中所謂告訴他的專家,恐怕就是張亞中。

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所紀念者當然是共產黨員,總共1,100人,裡面有846人和台灣白恐時代受難者同名同姓,想必是同一人;但是多數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這些台灣人被中共紀念,不只是因為他加入共產黨,而且他也是台灣共產黨成員,它具有兩張黨證,中共卻故意掩蓋,選擇其中一種紀念,把他們打成中國人,目的當然就是統戰。

黃埔軍校有很多共產黨員

1921年,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成立,1923年,孫文接受蘇聯共產黨的援助,宣布「聯俄容共」,從此共產黨加入國民黨,例如周恩來,毛澤東,林彪。當時孫文跟這些共產黨員約法三章,檯面上要聽國民黨領導,檯面下就睜一眼閉一眼,所以當時的黃埔軍校,很多共產黨員白天是國民黨,晚上聚會就變成共產黨,一人扮演兩種腳色。但是,被搞到精神混亂的是蔣介石,老蔣說「這樣子搞不行」,1927年老蔣在上海發動412行動,決定清黨了,中共黨員當然雞飛狗跳。

歷史證明,老蔣清黨,卻沒有清乾淨,留下後患,否則也不會跑路台灣了。

1928年,台灣共產黨在上海成立,起初是接受日共指導,因為台灣仍在日本殖民治下。當時,已經具有中國共產黨身分的人,例如謝雪紅、蔡孝乾、林木順……等等,這些人又多了一張黨證。大會中,有人提議「在國民黨清黨之際,應該把兩個共產黨合併,一起遷到台灣躲避風頭。」可惜提案沒有通過。台共成立的宗旨是「台灣民族,台灣革命,台灣獨立」,謝雪紅還以台共黨中央的名義,寫信給中共黨中央說「台共黨員早已是中共黨員,今後希望中共協助台共,在台灣發展組織。」這張信件證明了台共其實是雙重身分。228事件爆發,簡單說,就是台共居中操作的台灣獨立革命運動,以至於後來清鄉行動,國府搜捕落網者,受難者雖然有中共身分,其實也是台共。(詳見盧修一所寫,日據時代的台灣共產黨)

毛澤東支持台灣獨立

1928年,台共成立時標明「台灣民族,台灣革命,台灣獨立」,為什麼中共不反對,因為中共本來就支持台灣獨立。1936年,毛澤東和美國記者史諾會談時紀錄如下:毛澤東說「中國當前最大任務就是收回失土,一但滿州收回,這裡所說滿州不包括朝鮮,朝鮮若要獨立建國,我們會大力支持,台灣也同樣。」這一席話證明,中共和台共雙方都認同台灣獨立。

台共成立後,謝雪紅等人就潛入台灣和日共攜手,開始搞地下發展組織。1931年,日本殖民政府不再寬容共產黨,開始進行大搜捕,謝雪紅、林克煌等人落網,蔡孝乾逃到中國瑞金,加入毛澤東的長征。根據日本警方紀錄,「大搜捕後,數百名共產黨黨員落網,從1932年到1945年,共黨活動銷聲匿跡。」有一部分人則潛入地下避風頭。1945年日本戰敗後,這些在牢裡的台共黨員被釋放。隔兩年,228革命事件爆發,謝雪紅失敗後逃到中國,才知道毛澤東食言而肥,不支持台獨了。1957年,謝雪紅在反右鬥爭中被批鬥,1970年死於北京。

毛澤東從支持台獨,轉向要求「台灣成為中國一部份」,心路歷程是1943年11月的「開羅會議」,蔣介石在會議中向邱羅兩人索要台灣回歸,雖然只見於公報,「媒體報導」而已,卻無簽字為證,如今國共兩黨都依此,咬定台灣屬於中國,純屬國際大笑話。

回顧這段歷史,就知道,共諜有兩種,斯斯也有兩種,還有一種共諜,帶著兩種黨證,葉毓蘭少讀書,所以又鬧了大笑話。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