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捍衛自由台灣的「遊戲已結束」是錯誤解讀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02/24
【專欄】捍衛自由台灣的「遊戲已結束」是錯誤解讀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捍衛自由台灣是價值之爭,是民主與極權之爭,只有勝利,否則就是人類的浩劫。但是,澳洲學者休·懷特(Hugh White)及布蘭登·泰勒(Brendan Tyler)以台灣距離美國和澳洲太遠了,距離中國太近了,美國防衛台灣不容易,是不知道能不能勝利的戰爭,所以膽怯了,說出台海戰爭的「遊戲已結束」,真是太讓人遺憾。

澳洲學者近日對台海問題因應措施展開辯論,針對澳洲應否與美國聯手防衛台灣,表達了正反兩面的看法。

反對幫美國防衛台灣的學者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只考慮台灣的相對地理位置距離美國和澳洲太遠,中國軍事力的強大又非伊拉克可比,美國在伊拉克的戰爭都打得那麼辛苦,因而失去捍衛民主的普世價值勇氣,不認為台海有事,美國會出兵台灣幫忙防衛,澳洲理當依據澳洲和美國同盟的關係出兵助美國。

這場辯論會,支持澳洲協防台灣的迪布(Paul Dibb)認為,澳洲若拒絕美國協防台灣,會被美國視為背棄同盟的承諾。而為民主的台灣出兵,也符合澳洲的利益。

曾任澳洲國防部負責國防戰略情報事務副部長的迪布指出:「如果中國對協防台灣的美軍展開攻擊,而澳洲卻拒絕被捲入,那麼『澳州–紐西蘭–美國』(ANZUS)同盟關係的存在將面臨風險」。

迪布的發言確實比懦弱的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強多了。不過,迪布的說法,雖然有提及為「民主」而出兵,但主要的考慮還是站在澳洲和美國、紐西蘭的同盟關係。所以,還不錯的迪布,只說對了一半,他應該更強調「為了民主的普世價值,捨我其誰」的一馬當先。就算澳洲沒有和美國、紐西蘭有戰略同盟關係,民主的台灣有來自極權國家的侵略,也該主動敦促其同盟國協防台灣。

迪布在觀念上要修正被動為主動外,其他在看待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和戰略角度上確實一針見血,沒有問題。他說:「時間並不站在北京一邊,但因北京對台灣比美國有地理優勢,而澳洲看待台灣比美國看待台灣又更邊緣化,所以因地理位置,『澳洲傾向低估美國對台灣防衛的重視』」。他認為,其實美國不去對抗越來越具侵略性的中國已成過去,美國是重視台灣的地理戰略位置和民主價值。

但澳洲另外兩名戰略學者,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懦弱到忘記二次世界大戰是因恐懼德國,採取綏靖苟安的後果,所引發世界性的災難教訓。這兩位學者只有自保而無理想性的言論,相對於迪布對局勢更深遠透徹的了解,相差太懸殊。

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表示,面對中國的戰爭,這是一場「澳洲為了不會贏的戰爭去支持盟友沒有道理」。因為有伊拉克的前車之鑑,面對更強大的中國,這意味著「誰會贏得戰爭的重大賭注」。

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不只是忘記應該為公平正義和民主自決價值,勇敢面對霸權主義者的道德勇氣。否則,退縮的結果,只會換得更悲慘的世界從你的頭上輾過。

美國重視台灣戰略位置

可喜可賀的是,美國沒有忘記二次世界大戰本日本帝國南進掠奪亞洲戰略地位和物資的教訓,知道失去台灣,不只意味失去台灣的戰略位置,將來迫於無奈的日本、韓國,因失去台灣的屏障,被中國扼阻在太平洋西岸,台灣海峽北端,侷促一隅而不得不投共的悲劇性。

這也意味著,菲律賓和南洋諸國面對台灣屬於中國的後果,安全更險峻,也可能次第淪為中國的附庸。所以,現在美國若不為台灣的安全出手,以後的代價是非常之大,其嚴重性不是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所認為:「中國佔據台灣,並不會對美國與中國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平衡產生任何影響」。

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害怕美國為台灣安全而和中國發生的軍事衝突,因為衝突可能涉及「美國城市」的毀滅性核武攻防,以此作為不該支持美國為協防台灣而和中國開戰的理由。並且粉飾太平,看不到危險性,故意忽視失去台灣的戰略後果。

這實在是很愚蠢的思路。因為台灣問題美國若出面和中國對抗,假設會發生核武攻防,所以美國和其盟國就要退讓,那麼,下一步中國若要南海、要日本、韓國而和美國的利益衝突,美國的城市就不會發生核武攻擊嗎?屆時,是不是美國也要退讓,以免發生核武衝突呢?再下一步,共產國家要改變民主資本主義社會而和澳洲、美國、歐洲等民主國家利益衝突,就不會有美國的城市受到核武威脅了嗎?那麼,乾脆把自由世界獻給共產世界,以求不要發生核武對抗,那就天下無事了嗎?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也太讓人失望了吧。

休·懷特及布蘭登·泰勒的「中國佔據台灣,並不會對美國與中國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平衡產生任何影響」。這樣的論調,怎麼看都有中國歷史上南北朝偏安的影子,太沒有常識。好在澳洲還有迪布的遠見,真是慶幸。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