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是吳音寧,還是台灣的政治怎麼了?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6/07
【專欄】是吳音寧,還是台灣的政治怎麼了?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說到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以下簡稱北農)總經理,大家大概只知道韓國瑜和吳音寧這兩位前任及現任總經理,或許各位非常好奇,過去默默無聞的北農總經理,這個職位怎麼突然紅了起來?又是怎麼一回事?

從北農股權結構來看,北農內部有三大勢力,分別為中央的農委會、地方的台北市政府以張榮味為首的雲林張派,其中以雲林張派的影響力最大,因為農委會與北市府的官股僅各佔22.76%,但雲林張派卻掌握了近三成的股份。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官股與雲林張派關係良好,一向由北市府推舉董事長,雲林張派推舉總經理,實權則落於總經理的位子上,在內部各方勢力相安無事的情況下,北農總經理也就很難成為焦點而一直默默無聞了。

然而,到了2016年民進黨上台執政後,便想要打破地方派系長期壟斷農會人脈及資源控制的局面,與全台農會有緊密關係的產銷平台-北農,於是成了首要戰場,尤其是握有北農兵符實權的總經理,更是重中之重。因此,時任北農總經理的韓國瑜,開始浮出新聞檯面而為人所知,是八面玲瓏的一方之霸,而繼任的吳音寧,行事性格作風剛好相反,其實不管其個人條件如何,先天上已註定成為各界砲火四射的角力焦點了。

目前北農董事長為北市副市長陳景峻,總經理為農委會推舉的吳音寧,在民進黨提名自家人選角逐台北市長的情形下,柯市府與民進黨的關係變得更加微妙,吳音寧受攻擊不但是藍營得分,柯文哲也可將過錯全推給吳音寧,以證明民進黨推舉人選不當,那他也可得分。正因為吳音寧是藍營與柯市府的共同得分點,難怪吳音寧最近真的很紅,紅到被形容為「政治提款機」,幾乎天天都充斥著她的新聞。

撇開政治力不談,吳音寧既然位居要位,受檢驗也是應該的,以下就讓我們好好檢視她上任以來的爭議事件。

連續休市三天風波肇因是誰?

台北果菜市場在今年2月24日至26日及3月5日至7日,曾有兩次連休3天的情形,依照慣例,果菜市場每週一公休,每年農曆的正月初九天公生也例休一天,每年的元宵過後的農曆正月十六、十七則例休二天。今年農曆正月十六、十七就是就是國曆的3月5日禮拜六、3月6日禮拜日,剛好又碰上隔天3月7日禮拜一公休日,所以形成了三連休,由於只是時間上的巧合,因此大家對此並無異議。

有爭議的是,今年的正月初九是2月24日禮拜六,2月26日是禮拜一公休日,而中間的2月25日是否連同休市一天?就此問題,當初吳音寧在去年7月6日台北市市場處召開的會議中,即認為,冬季蔬菜的生長,在氣溫好的時候是非常快的,於是提出反對連休3天的意見,但會議是17個產銷單位一起開會的,會議中其他單位強烈表達他們要休市3天的立場,因此會議最後作成2月25日休市一天的決定。是以,這次連休三天的決定,吳音寧何罪之有?

休市風波處理平順

休市意謂著交易日減少,蔬果產量必須累積至開市後方能進貨交易,進而產生休市後量增價跌的現象,但進貨量驟增,並不能完全歸咎於連休3天上,天氣回暖造成採收量增加,也是一大因素,不過無論哪種因素,吳音寧於去年7月6日早已提出警告及反對意見,休市後所造成的量高價跌,不但不是吳音寧的問題,反而可以看出她真知灼見的農業專業。

另一方面,有休市後的量多價跌,則亦必有休市前需求高而價高的現象(本次休市前2月23日交易均價每公斤高達28元),為什麼大家永遠只提「量高價跌」而不提「需求高而價高」的這一面向呢?況且,本次休市後的交易均價為每公斤21元,比起歷年春節過後的每公斤18元到20元的價位,已超越平均水準之上,都做到如此可圈可點了,如果還要批評吳音寧,這不是政治操作,什麼才是政治操作?

殘菜剩貨處理 敬天惜物變圖利?

承前所述,休市後的第一個交易日2月27日因為到貨量大增,導致尚有剩餘9公噸的蔬菜殘貨急需處理,按照過往慣例,賣不完且農民不願載回的「殘貨」,將以報廢當垃圾來處理。但吳音寧想起辛苦種植的農民,實在難以接受還可以食用的蔬菜,就這麼被毀棄,在百般考量下,史無前例地用總經理室的業務推廣費19,000元將蔬菜殘貨買下,並緊急聯絡台北的社福團體前來領取。截至目前為止,為避免浪費食物而將蔬菜殘貨分送予台北地區社福團體,立意誠屬良善,外界對此尚無太多意見。

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距離市場卸貨場地淨空時間僅剩兩個小時,面對著尚餘7公噸的蔬菜殘貨,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便送回她熟悉的彰化大庄老人公益食堂及水尾社區發展協會,由於是她溪州鄉長表哥所在地的社福團體,因而遭質疑是公器私用、自肥等。1萬多元的殘菜送社福團體,被國民黨籍市議員炒做得比百億元的獵雷艦詐貸案還熱烈,有沒有搞錯呀!

持平而論,一個人在緊急時刻總是會找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地方與最熟悉的方法來處理,曾為溪州鄉公所主任祕書的她,很自然地就會找上溪州的社福團體解決殘菜剩貨問題,此乃人之常情,與其說她有私心,不如說這是她熟悉而最能得心應手的緊急處理方式。未來她將建立制度以妥善解決類此的殘菜剩貨問題,然在面對沒有SOP可遵循的新議題時,她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解決了,讓貨不棄於地,有最好的利用,唯一受傷則是她自己被假新聞汙辱名譽,這種不計個人毀譽,只求讓愛心可以傳遞下去的吳音寧,為何我們不去疼惜,反倒一無是處批評起她了呢?怪怪,這個畸型的政治型態和霸凌的媒體。

年薪250萬高級實習生?

以上,我們可以看出吳音寧在農業專業上的能力與遠見,對農夫、弱勢團體的愛心,以及對辛苦收成之農產品的珍惜。過去,吳音寧曾蒐集二戰後50年農村農業農民史料,用兩年的時間寫出《江湖在哪裡?-台灣農業觀察》一書,專述台灣農業發展與困境,更回家買了二分田親力耕作,除了擔任溪州鄉主任祕書,作為實踐其農業專業及理念的方式外,並參與「中科二林園區」、「彰南工業區」等與農民權益有關的環保抗爭。

如果藍營議員還要說吳音寧對農業不專業、能力不足,是年薪250萬的高級實習生?其實她的實際月薪才14萬,業務推廣費的花費亦只有上一任韓國瑜近500萬的一半,她答詢願多學習的謙詞,就被扭曲為高薪實習生?或再貼上公器私用的自肥,表示這些人只會泛泛之言指摘丶戴帽子,還有,謊言比事實還要多,60瓶皇家禮炮在那裡?到底誰喝醉酒胡言亂語,還趾高氣昂?

吳音寧的「嫩」,在於她對政治手腕心機操作的「嫩」,我們寧可一個勤樸實作的總經理,不要油腔滑調手腕高明的政客,現在事實大部分已水落石出的澄清了,國民黨議員「車手」也該停止操作,否則真會觸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了。吳音寧,站出來,有理行遍天下,別人把妳客氣當福氣,謙虛當心虛,那妳就要「改頭換面」,以直對曲,以實對偽,不容有計劃性的假事件、假新聞再抹黑妳和北農的政治提款操作,當妳委屈不能求全,就堂堂正正站出來在陽光下面對吧!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