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香港的民國情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06/24
​【專欄】香港的民國情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為了「送中」條款,香港歷經兩次大規模公民運動,尤其是6月16日兩百萬人上街,創下世界紀錄,也引起世界注意。其中,街頭飄揚的青天白日旗更加耀眼,香港在1997年之前,一半的香港人家庭裡都藏有青天白日旗,因為在港英政府時代,殖民政府並不反對港人在「舊中國」雙十國慶日,張掛這面國旗,但是97之後,中共勢力全面入主香港,這面旗子就遭受封殺命運了,也只能在這種公民抗命運動中才會出現。

這面旗子總會勾起很多台港人士的記憶,很多1950年後,由於港英政府的人道立場,實施所謂「上壘條例」,可以安全抵達香港,順利逃離紅色中國的難民,都還記憶著,「每逢雙十,調景嶺國旗飄揚的景象」,調景嶺就是難民抵港的第一站,很多香港富豪也是從調景嶺出身,慢慢努力走到今天,這些老人都已經步入遲暮之年,可以肯定的是,老人會把這個故事傳給下一代。

搖國旗的年輕人,接受訪問時說,「我們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承認中華民國」,這句話聽在很多台灣人耳裡,可以說是百感交集,或許搖國旗的年輕人並不完全知道,真正的民國在百年滄桑中變化甚大,因為香港人的民國情懷,在歷史的洪流中,仍然停留在50年大逃難的時空。

就算是流亡到台灣的「舊中國」,經過80年代後,台灣社會力崛起,以及國際上承認「紅色中國」,逼得蔣家政權只能放棄威權統治,和台灣人民妥協,使台灣慢慢走向民主。今天,香港人勇敢上街,能否學習台灣人民,逼迫老共的極權統治在香港止步,最重要的觀察點就是「送中條款」,這條款是否真正被阻擋在香港之外,老共目前正是騎虎難下,在國際壓力下,如若任由香港公民運動持續下去,甚至傳染到廣東地區,中共政權的後果,將難於預料;反過來看,習近平現在對港人示弱,也會給其他地區,引發示範效應。

中共想在香港推動「送中條款」,真正要恫嚇的地方是台灣,因為港台兩地來往密切,或者說,在「送中條款」落實之前,香港仍保有司法權,至少還算是合乎法制規範,中國政權之外自由之地,台灣或外商,仍然可以香港做為為避難之地,不受中共管控,反過來,一但「送中條款」通過,不只是香港異議人士必須閉嘴,連台灣反共的聲音,也會受到打壓,甚至自我審查,自我設限。

1949年以後,香港一方面接納了中國難民,更眼看著「兩個中國」的興衰,一個「舊中國」來台後,蛻變成自由之國,但是,新中國卻變成奴役之國。1984年,在中英協議「一國兩制」下,原本希望香港的自由可以影響中國,現在看來卻是反效果,香港的自由正被紅色專制獨裁侵蝕,更不必說,在紅色中國崛起的今天,留在台灣的「舊中國」,是老共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只要「舊中國」國號一日不除,老共統治中國的合法性,就勢必遭受挑戰。

懷念民國:「逃難者」的憤恨和傷感

港人懷念民國,是來自一種「逃難者」的憤恨和傷感,今天,香港的老一輩抵港歷史,不管是最早期逃離太平天國戰火,或者是二戰期間,日軍侵港後的逃離潮,以至於中國鐵幕拉下的逃港潮,香港建城的百年歷史,幾乎和戰爭糾纏,無法分開。中國鐵幕關閉後,長達近50年時間,港九和新界就是一個共產黨和國民黨鬥爭之地,從媒體各擁其主,各吹各調,到兩黨在香港的特務戰爭,香港人是在這種壁壘分明的社會氛圍養成的。97之後,親右派的媒體,幾乎慢慢被消滅,比較中立客觀的香港立場媒體,也遭遇生存危機,但是,香港人有所不知的是,真正最好的民國,並非國民黨治理下的民國,而是北洋政府治理的民國,港台兩地教科書,幾乎都對北洋政府的民國,採取否定態度。

中國異議作家余杰在「1927民國之死」一書中說,中華民國最開放自由的時代是1912年到1927年,短短15年,才是民國最輝煌豐富的時代,這個大時代中,真正百花齊放,各種自由思想洋溢,而且人權平等思想在社會上普遍實施。

林懷青在「活在民國」一書中說,1920年,當時在教育部擔任公務員的魯迅,因為寫了一篇文章,聲援北京女師大,下場是無故被解職,魯迅很火大,就一狀告了當時的教育總長章士釧,最後官司居然勝訴,魯迅合法討回他的公務員職位,就是一個例子。1927年,蔣介石清除共產黨,國民黨一黨獨大當家後,這種「以下告上」的故事,根本就絕跡了。

民國最輝煌的年代——北洋政府

台灣的教科書喜歡把民國初年軍閥橫行寫的很不堪,事實上,民國早期,好軍閥還是很多,就以擔任過總理的段祺瑞來講,就是很少見的軍閥,段祺瑞人稱「六不總理」,一生吃素,所謂六不就是不嫖、不飲、不抽、不貪、不佔、不賭,老段是民國初年官場上的聖人,清廉勝過1927年後的國民黨威權時代任何官員。

國民黨無法和附屬組織共產黨分享天下,結局是一個活潑開放自由的民國走向封閉的一言堂,從1927年到1949年,蔣介石經過附屬組織的內部造反,和外部戰爭侵略之下,好好的民國被葬送了,還成就一個血腥殺人的「新中國」,死去的民國,到底又是誰的責任呢?

看著在香港公民抗命運動中,努力揮舞著青天白日旗的香港年輕人,不知道他想緬懷的到底是那一段民國的歲月?這個問題同時也可以追問,在韓粉造勢場上,揮舞青天白日旗的人,你們鍾愛的到底是那一個中華民國呢?北洋政府?南京政府?台灣威權政府?或者是後黨國時代的民國?只有從內心理解這一點,你們才可以遠離盲流,找到獨立的自己。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