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沉默與背叛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04/27
【專欄】沉默與背叛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巨大的沉默,等待到巨大的背叛。

中華民國尚未投降,但是,「韓天宗教台」在節目中已經大喇喇,把中國地圖和台灣全部漆成紅色,標示台灣是「紅色中國」一部分,這雖然是中國慣用,典型的「精神勝利法」,但是去年選戰,天地突然翻轉,在「藍盛綠衰」的今天,居然沒有藍營政客出面,捍衛中華民國這個國家,也看不到憤怒群眾包圍電視台,舉國一片沉默,「韓天宗教台」行徑是對國家公然的背叛,卻只剩下台派「民報」還在狗吠火車,更看不到NCC的裁罰。

如果說:藍營這一片沉默,是代表默認,那麼沉默就是魔鬼最好的代言,使紅色中國邪惡,更加猖狂,這倒使我想起日本老牌作家遠藤周作。

遠藤周作是日本戰後第三代作家,他是基督徒,也是日本作家中少見,可以掌握人性和信仰議題的作家,1966年遠藤在出版《深河》一書後,再度寫下《沉默》,書名雖然叫做「沉默」,其實內容寫的卻是「背叛」。

根據遠藤周作受訪時所說:「有一天,我參觀長崎博物館,被一件『聖母瑪利亞』的畫像吸引,這張畫上面,有被很多人的腳印踐踏的痕跡,俗稱『踏畫』,這張畫隱藏了一個日本排斥基督教的歷史悲劇」,遠藤周作就從這張畫中,得到創作靈感,寫下了「沉默」。2016年好萊塢大導演斯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找了演員連恩尼遜,把故事搬上大銀幕,《沉默》這部片子中,很多場景來自台灣,也使台灣在國際間增加不少知名度。

故事開始要從1637年的「天草之亂」說起。

「天草之亂」發生在天草和島原,兩萬多名自稱基督徒的農民,因為生活困頓、惡吏壓迫,群起向幕府抗爭,高喊基督口號,幕府派出12萬軍隊鎮壓,並且把基督教打入邪教,開始排除、抓捕、屠殺基督徒,這也是幕府進入鎖國開始,全面禁止西方傳教士入境。

這個時候,有一位葡萄牙傳教士羅得里格,被羅馬教廷召見,賦予一項任務,必須到日本走訪,探聽傳教士費雷拉(Cristóvão Ferreira)的下落,因為有東方傳來消息說,這位對主最忠貞的費雷拉,已經背叛天主教,但是這消息實在令人無法相信。

羅德里格奉命出發了,他來到澳門,找到一位吉次郎的日本人擔任嚮導,經過艱苦的航行,果然吉次郎把他帶到長崎海邊上岸,而且受到當地善良農民保護,可惜吉次郎為了賞金,背叛了羅德里格,致使保護他的農民受到水刑處罰,在長崎築後守命令下,所有同情基督教農民,必須向地上的聖母像,基督像踐踏吐痰,羅德里格看到這一幕幕酷刑,在眼前出現,心裡想著:「上帝啊,你為何對於酷刑保持沉默」,這個念頭不停在腦袋盤旋,最後那位羅馬教廷要追尋的費雷拉傳教士出現了,他穿著光彩的神道教衣服,剪掉頭髮,已經改名澤野宗庵,並且娶妻生子、放棄信仰、背叛教會,費雷拉說:「經過五個小時倒吊,放血苦刑,我就屈服了,畢竟我是血肉軀體」,羅德里格一聽,終於崩潰,他把腳緩緩的抬起,對著地上的聖母肖像踏去。

面對苦難,上帝的沉默是考驗,但是人們選擇沉默,卻是對惡行的默認和屈服,在幕府鎮壓信仰的時代,現在位於長崎外海的生月島,島上居民卻用很奇特的方式,保持了對基督的信仰,他們雖然弱小,卻不背叛。

這個島上有一個教會,禮拜天做禮拜時,周圍放置以及懸掛佛陀或普薩形象,並且點上白色蠟燭,島民祈禱時,會圍著圓圈行走,唱誦奇怪的語調,稱為「奧拉頌」,可惜沒有人知道這種禱告詞的意義,來到此地拜訪的文化學者,把這些唱頌用錄音錄了下來,然後到歐洲各地走訪比對,終於在一個中歐的鄉下,找到一樣的「奧拉頌」,這間天主教會的神父說,這是17世紀的禱告詞,目前已經失傳,原來生月島就是隱藏的基督島,在高壓下,島民用奇特的方式,維持了基督信仰300年,他們選擇不背叛。

紅色喧嘩的時代,台灣沒有抵抗和怨言,巨大的沉默,換來更大的背叛,但是混濁的時代,也有一股清流出現,我在網路上看到被稱為「館長」的健身房老闆,用堅定的語氣、孤身一人,力戰一堆無恥藍色紅色政客,以及向老共稱臣投降的媒體人,或許館長書讀的並不多,說話語氣有點租鄙,但是出身軍人的「館長」,保衛台灣立場沒有動搖,他說:「要把台灣變成中國一省,要先踏上我的屍體再說」,壯哉斯言,果然是台灣真男兒。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