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環保團體:厄瓜多”賤賣國家主權”奉送中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7/30
環保團體:厄瓜多”賤賣國家主權”奉送中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紐約時報》7月22日報導指出,位於南美厄瓜多(Ecuador),安第斯山山麓延伸進入亞馬遜叢林的地方,將近1000名中國工程師和工人正在用混凝土澆鑄板模,建造一座水力發電大壩,以及一條25公里長的地下隧道。這項價值22億美元的計畫,將裝設8台來自中國的大型水力渦輪發電機,水壩產生的電力,足以照亮厄瓜多超過1/3地區。不過,環保團體《亞馬遜關注組織》(Amazon Watch),則提出批評指出,厄瓜多總統拉斐爾·科雷亞(Rafael Correa),將龐大國家資源,讓渡予中國國營背景企業,任其肆無忌憚開發,等於是讓國家主權免疫力,自動退隱的可悲行徑。

「亞馬遜關注組織」今年1月間,發表一篇名為「注目下,債台高築的厄瓜多,進一步提供石油償付中國」(Eye on Ecuador Racking Up the China Debt and Paying It Forward with Oil),內容指出,截至今年初,厄瓜多從中國獲得的貸款,達到250億美元,遠超過該國的國民生產毛額總值1/4以上。以2013年為例,北京提供該國政府外部總財源61%的借貸;另一方面,中國則購買了該國83%所生產的石油。

 

(圖片來源:環保組織Amazon Watch)

石油控制權落入北京手中

《紐約時報》中文網7月22日,一篇名為「中國輸出貸款和工程改變世界格局」的專文指出,隨著地位提升,中國正在迫使一些國家,遵照其金融遊戲規則行事。為了獲得貸款,很多發展中國家要承受高利率(7%-8%),並被迫讓渡國家自然資源的開採權。中國目前,已囊括厄瓜多近90%的石油出口,而且,該國大部分的石油收入,係用來償還向中國的借貸。

曾在科雷亞總統第一任期內擔任能源部長的阿爾韋托·阿科斯塔(Alberto Acosta)指出,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到處採購,把自己的財務資源,化為礦產資源和各種投資;中國人所帶來的不僅只有資金、技術、人力,還有高利息。

 厄瓜多每天產出的56萬桶石油,約25%是由中石油,和中國另一家國營企業中石化聯合開採。中國除了在該國石油出口佔據高額比率;對於中方自己開採出來的石油,中國公司,還進一步向厄瓜多政府,收取每桶25-50美元的不等費用。

美國能源部(United States Energy Department)公布的數據顯示,厄瓜多的財政收入,約40%來自石油。目前,這項政府收入,隨著近來國際原油價格滑落,一起出現大跌。在原油價格約50美元一桶的情況下,厄瓜多拿來償還向中國借貸的錢之後,已所剩無幾。

 

(曼塔港Manta,位於馬納比省郊外。厄瓜多希望,中國在附近建造一座大型煉油廠。圖片:翻攝自New York Times/ Ivan Kashinsky)

還不出錢變相割地賠款

何謂「主權免疫性消隱」( "sovereignty immunity waiver")?「亞馬遜關注組織」引述一些分析家的看法指出,這類詞語指出一項事實,即中國為了保證,欠債國穩定且持續還錢;所施展的附帶手段,即要求厄瓜多,以國家自然資源做作擔保。最近一項官方文件就指出,假如厄瓜多無力如期償還貸款,中石油公司,就可以將厄瓜多國家石油公司的資產納為己有。

2009年間,發生一件插曲,即借錢給厄瓜多的中國進出口銀行(China's Exim Bank),曾要求用厄瓜多中央銀行名義,做為借貸擔保,即是中國從事借貸行為,穩贏不輸(或欺人太甚,拿別人國家主權典當)的明白例證。

《紐約時報》也指出,如果厄瓜多或其它國家無法償還債務,將掉入中國設下的控制陷阱。中國銀行界一名匿名高層表示,現實上,中國當局希望延長貸款期限,而不是減免本金。那意味著,相關國家不得不將自己的自然資源,更多讓渡予中國。

另一方面,中國也有極大的影響力,可以確保借款者還錢。前述銀行高層就表示,作為大量商品的頭號製造商,中國完全可以放話,對於不償還貸款國家,切斷其供貨來源。

基於經濟發展持續不佳,厄瓜多今年年初,再度向中國要求75億美元貸款,以填補不斷增長的財政赤字,並且從中國大量購入商品。從今年年初,厄瓜多形勢進一步惡化;最近幾週以來,數千名抗議者湧進首府基多(Quito)和海港大城市瓜亞基爾(Santiago de Guayaquil)街頭,抗議政府治國無能。

(來自中國的水力發電廠建造工人,前往當地妓院消磨時光。圖片:翻攝自New York Times/ Ivan Kashinsky)

入侵亞馬遜雨林

「亞馬遜關注組織」指出,2007年厄瓜多總統總統科雷亞( Correa),曾提出一項革命性的《亞蘇尼倡議》計畫(Yasuní-ITT Initiative),即厄瓜多同意無限期地暫緩開發,亞蘇尼國家公園的油田開採,以換取該石油儲備價值1/2的國際資金援助,即36億美元;到了2012年,一些國際組織承諾出資2億美元,該基金也持續累積之中;然而到了2013年8月,即該倡議案提出的4年後,中石油(Petro China)與中國所屬的安地斯石油公司(Andes Petroleum),卻前往亞蘇尼國家公園,及位於亞馬遜油雨林的油田編號31地區,進行油田探測;這2個地區,是厄瓜多當地一些與世隔絕原住民的居所,且受到該國憲法第57條內容保障,換言之,開發這2個地區,將涉及「種族文化滅絕」(ethnocide)犯行。

另外,位於亞馬遜雨林中心地帶的油田編號79、83等2個地區,是薩帕拉族(the Sápara people)的生存領域,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定的家長父權制原住民族群的文化遺產,目前也因中國安地斯石油公司的開發計畫案,深受威脅。

 「亞馬遜關注組織」進一步指出,厄瓜多「土地捍衛者」面臨死亡,已經常態化,到了不能忽視地步;隱藏於中厄之間的密室關係,或許能道出其箇中玄機。一個顯例,發生於2014年12月間,當厄瓜多敘阿族領袖(Shuar leader),暨反米拉多銅金礦場(the Mirador copper and gold mine,由中國鐵道建造公司及中資銀行合作開發),這位環保運動人土坦德熱(Tendetza),打算前往秘魯首都利馬,參加聯合國的氣候高峰會之際,他卻意外於行前的第4天,遭到殺害。更早之前的2012年,當地的中國採礦公司,被指稱涉及燒燬坦德熱(Tendetza)的家屋、穀物;就在今年初,該礦場公司委任的律師,夥同60名蒙面客,洗劫了坦德熱居住的社區、教堂。近來,厄瓜多政府日愈變本加厲,在這個反採礦社區,又核准另一家中國電力西北工程公司,前來當地採礦。

 

(環保運動人土,厄瓜多敘阿族領袖坦德熱(Tendetza), 去年年底遭殺害。圖片來源:ejolt.org/Ni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