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聲押黃景泰 司法干涉選戰惡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9/05
聲押黃景泰 司法干涉選戰惡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基隆地檢署昨天第四度搜索現任議長黃景泰服務處和租屋處,對他展開約談,迫使黃取消拜票行程。檢方也第四度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但黃的律師抗議未讓被告表達意見,基檢乃當庭撤回聲押,將再補程序,讓黃陳述意見。檢方指控黃涉收賄及行賄市議員,把基隆市議會當自家金庫,報假帳A公款,用來支付儲蓄險、購買菸酒與LV名牌包等,累計掏空公款一千多萬元,將再度對黃聲押。在選戰正酣之際,基檢如此大動作,根本是司法配合政治介入選舉的惡例。就算檢方的指控屬實,這些犯罪行為早就發生,為何當時不辦,選舉到了才辦,光憑這一點,即難杜外界悠悠之口。

黃景泰宣布參選基隆市長之後,顯然流年不利,多次遭檢調搜索約談。檢方先於六月中追查黃涉嫌為建商關說,在他的辦公室搜出500萬元,對他提出聲押,三進三出法院,最後被基隆地院裁定200萬元交保,黃元氣大傷。接著,檢方於八月廿日以追查「月眉路都市計畫道路改善拓寬工程」弊案為由,赴市議會等處發動第二次搜索,約談十八位市議員,黃景泰懷疑檢方動作也是衝著他而來,認為自己遲早會被起訴。八月底檢調再追市議會職員涉嫌以不實發票虛報帳目,第三度搜索市議會,約談總務組秘書等三人,並經法院裁定收押。

檢調大動作搜索約談,目標都鎖定黃景泰。換作別人可能早就宣布退選,以求明哲保身。但黃景泰愈挫愈勇,堅持參選到底,想藉此保全個人名譽。但黃景泰愈是打死不退,司法追殺力道愈強。我們認為,司法不應有選舉假期,但也不能被政治操控,淪為政黨幫兇。司法尤應一視同仁,不可以有差別待遇。但台灣司法經常兩套標準,既考量政治利害,又依照顏色辦案,公信力蕩然無存。台東縣長黃健庭六年前在立委任內涉嫌收受藥商回扣,遭檢方以貪污罪起訴並求刑十年,但台北地院至今仍在「準備程序」中。法院藉故推拖,已構成司法怠惰,否則為何不趁現在儘速將黃健庭定罪?這難道不是司法選舉假期作祟?能說背後沒有政治壓力?

九合一選舉今天是登記最後一天,國民黨在新竹縣、彰化縣、基隆市,都面臨分裂危機,選情紛紛告急,有中常委要求黨中央切割退黨參選者,黨內人士指出,對於違紀參選或退黨參選者,將先由地方黨部考紀會提出建議案,再由中央黨部核備,依照往例,不外開除黨籍或撤銷黨籍。基隆市、新竹縣、彰化縣三個縣市,基本盤藍大於綠,但新竹縣因為前後任縣長派系糾葛及政治恩怨、彰化縣因初選過程殺到見血見骨雙方反目,呈現分裂之局。國民黨稍有閃失,即可能造成骨牌效應,牽動2016選情。國民黨祭出黨紀挽救頹勢,雖也引發黃健庭被起訴、苗栗縣長提名人徐耀昌一審遭判刑,仍保有黨籍資格參選,明顯兩套標準的質疑;但畢竟是國民黨的家務事,愛怎麼玩隨它,國人無需置喙。但司法選擇性辦案,配合政治需求干預民主選舉,不容掉以輕心。

黃景泰再度被約談,為基隆市長選情投下變數。黃景泰已完成登記,即使投票日當天仍被收押,也不影響參選資格。蘇有仁在第十四屆鶯歌鎮長任內,因涉及貪汙弊案被羈押,他在看守所中力拚連任,由太太「代夫出征」,創下獄中當選紀錄。政壇人士認為,檢調四度追殺黃景泰,反而有利於黃塑造被打壓的悲情形象,激發泛藍支持者的同情,就算黃在選前被收押起訴,這些選票也不會轉投國民黨的空降部隊謝立功。國民黨中央處心積慮,要推出自己的人馬參選,不顧地方生態,司法又配合演出,非置其於既死地不可,結果恐將適得其反。以如此粗殘手段打壓異己,不如乾脆把他槍斃算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