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灣看天下】認知作戰下的羔羊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06/02
【台灣看天下】認知作戰下的羔羊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有人說,厲害了老韓,居然把10萬大軍拉上凱道,「韓天宗教台」說,是30萬大軍,因為老韓根本不厲害,喊口號免收費,真正厲害的是能夠推波助瀾,把大軍騙到凱道的「韓天宗教台」和「狗叫集團報」,只要「紅色同路媒體」持續造神,扭曲台灣人認知,有一天台灣被老共「一國兩制」,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美中冷戰之下,一場代理人戰爭,正在台灣上演,紅色中國的反撲,也更加露骨激烈,看看藍色立委以及紅色同路媒體的造勢現場表現,就可以一目瞭然了,這些政客以以及冒雨挺韓的人,其實是認知作戰下的羔羊。

立委林德福質詢財政部,一心要為華為護航,痛罵美國為難中國,還指責財政部,為甚麼要抱美國大腿,不賣華為手機,還有比這個更荒唐的事;苗栗縣議員鄭遽然質詢時,針對南莊國中接受老共捐款時說;「不要在乎統戰,給錢就是爹娘,給錢就是老大」,很多縣民當場氣絕,我看到視頻網路留言;網民一片罵聲,一面倒,要把藍色中國立委下架,這是很少見的景象,連很會瞎掰的五毛黨,或者紅色同路媒體,也不敢出面反駁,可見該立委表現真的太爛了,許多網友發言說;這款立委,怎麼被選出來的,很多網民分析事情,還比立委更具水平,更明白事理,台灣如果真的如此團結,真的會有救。

可惜,事實並非如此,類似這種荒腔走板,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立委,還有很多認知錯亂,敵我不分的舊黨國高官,在國會殿堂裡面還很多,而且還繼續夙位素餐,繼續連任給你看,這就是普遍民主的悲哀,平常不關心政治的阿貓阿狗,不出來投票還好,一出來投票,根本就是出來搗亂,這些魔鬼代理人,也是一票一票,被人民選出來的,但是,在台灣最關鍵時刻,擔任紅色代理人,卻變成人民公敵,如今,台灣客觀環境如此危急,投錯票如同吃毒藥,也讓一干無辜者全部陪葬,你看要命不要命,怪不得很多理性選民一再感嘆;叛國立委處處橫行,台灣充滿亡國氛圍。

長期研究民主國家投票行為的布倫南就說;「民主國家其實可以改變這種普遍民主,走向菁英民主」。

布倫南在「投票倫理學」一書中分析;民主國家的投票行為,第一種是為了私利投票,例如;接受賄選,還人情債,或為了圖謀大發財等等,第二種是為了歸屬感投票「同溫層或是朋友圈子」,第三種是為了政治理念投票,第四種為了國家社會發展,第二種最傻,而第三種最狂熱,也最危險,因為這些人很容易被偏見綑綁,陷入只相信自己的特定資訊,甚至排斥不同的政治訊息,社會學稱為內團體排斥外團體,那些把政治當作粉絲團運作的民粹政客,最喜歡這種典型的投票行為,如今台灣的韓粉,就是這種民粹狂熱分子。

前幾天,紅色同路媒體,刻意訪問兩位韓粉,一位是小攤販,他說;我挺韓到底,就是為了過好生活,意思是別人當選,他就沒飯吃了,多麼愚笨,另一位說;我要捍衛中華民國台灣,但是,我們所看到的事實,老韓當選後,急奔香港中聯辦,接受一國兩制,他的中華民國忠誠度,實在值得懷疑,如何為國家粉身碎骨?他說,「中共對他放心」,語帶曖昧,相較郭董的「兩個中國論」,郭董的表演,顯然比老韓更真誠,老韓是否可以保住中華民國國號,實在令人懷疑,可惜,政治狂熱者只看口號,不論人品,通常拒絕其他反對言論,也不在乎這樣的人想攀高位,到底才能和政見在哪裡?一個得隴望蜀,野心勃勃的政客,既然管不好高雄市政建設,還能管理國家嗎?第四種是智慧型選民,理解政治和國際觀,但是,這種選民往往屬於小眾,無法力挽台灣將到的狂瀾。

基於普遍民主的現實狀況,布倫南建議;應該給第四種人更多一張票,而不是實施「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在實施之前,可以利用政府的「公民意識考試」,作為判斷標準,如此實施,或許可以讓政治菁英來扭轉社會畸形發展,以免於整體國家往下沉淪。

沒有政治安全 經濟建設發大財皆虛幻

1947年,中華民國實施憲政後,台灣開始實施普遍參政權選舉,那個時代,小學程度已經算不錯,文盲比識字多,婦女的識字程度更糟糕,加上228和白恐事件的打擊,人民害怕談政治,當時流行一句話;「國民黨提名,穩當選」,每到選舉,家家戶戶都會收到菸酒類等等家用品,紅包小錢走路工,更是難免,台灣的普遍參政,就是這樣陰陰暗暗走過來的,說來,實在不光彩,「凍蒜」喊了70年後,賄選還是無法斷絕,原因很簡單,一堆無知的哈比人,對政治不關心,卻還喜歡投票的人,佔了大多數,所以,被網民批判很爛的立委,民代,還有黑道政客,照樣可以當選,所以當我們批判很爛的政客之前,其實先要批判很爛的選民才對,因為很爛的政客,也是被人民選出來的。

胡適說;「重點不是民主,而是獨立思考,沒有獨立思考,給你選票,你仍然是奴隸」,這句話說得很對,台灣要提升自己,必須在教育上提升政治水平,而不是搞黨國教育那一套,一個沒有政治安全的國家,所有經濟建設,發大財都是虛幻的。

現在,很多人羨慕北歐國家幸福,快樂,平等,聯合國調查宜居國家,北歐四國名列前茅,政府貪腐案件最低,行政效率最高,原因很簡單,良好的政治環境而已,公民素質可以提升。

北歐國家也是普遍參政,但是,從小的養成教育就注重政治,剛好和台灣校園禁止政治相反,以瑞典來說,瑞典從小學就必須理解國內政黨運作,那一個政黨是偏左,那一個偏右,哪一個中間,那一個極右,並且知道這些政黨的主張,每當選舉,中學生雖然沒有投票權,但是,每一個政黨會安排時間,到學校談論主張,瑞典不選人,只選黨,沒有金錢門檻,你想參政,就是加入你認可的政黨,也不需要花錢造勢,全部是公費支出,投票前一個月,政府會安排政黨小屋在很多地方,讓民眾去了解,所有政黨的宣傳照片,依照規定平等放置,不是台灣這款選舉,花錢搞造勢,搞很大照片破壞市容,所有政黨都會安排時間上電視談政見,或安排報紙辯論,發表看法,政黨不需花錢登廣告,人民會透過這些管道,檢視政黨的政見,政黨選上後,依照票數分配參政候選人,有點類似不分區,政黨如果不依照政黨的黨綱執政,或者說一套做一套,很快會失去選票,北歐國家很少政黨獨大,長期下來聯合政府變成常態。

去年地方選舉,「紅色同路媒體」利用資訊戰改變認知,一夕間否定在這塊土地上爭取民主自由犧牲的民進黨,成功取得勝利,很多台灣哈比人還渾然不覺,台灣危機日漸迫近。

2020年爭奪總統大位,「紅色同路媒體」勢必更加賣力演出,台灣之所以成為認知作戰的沃土,一來是土地上國族認同錯亂,二來是中國對台灣進行「窮台政策」,已經部份成功,人民討厭燜經濟,看來,這場選舉對台灣真是凶險無比。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