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列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 蔡培慧:專注持續農村的工作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11/16
列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 蔡培慧:專注持續農村的工作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被民進黨列為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的前農陣秘書長蔡培慧今(16)天在臉書表示,她表示,為避免影響農陣主體性,自即日起請辭農陣秘書長,同時告別教職。未來的工作並不容易,但將堅持初衷,站在農民立場,提醒自己必須專注、持續地行進,也期待各界給予建議和監督。

蔡培慧說,很久沒有回想,這是一段多長的日子了。她和許多台灣年輕人一樣,離開了自小生長的農村,到城市裡求學、工作,與不少夥伴並肩走過難忘的戰役,奔波於台灣各大小鄉鎮之間,也幸運在世新大學有一份足以安身立命、求索知識的教職。但有些畫面,始終是她心中無法放下的懸念。

一路走來,她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台灣城市與鄉村之間文化、生活與生計的差異,還能如何改變、怎樣介入?

有些畫面緩緩清楚浮現。年輕時,她一直想返鄉工作,「想找到自己與鄉村的平衡,卻發現這困難度超乎我所想像。」她也曾擔任原住民立委的國會助理,試圖貼近基層、深入議題,卻發現自己與農鄉的距離,總是隔著一重跨越不過的山。

不過就在九二一大地震那一夜,地動山搖,強烈地撞擊著她的內心。身為南投山村子弟,她第一個最直接的念頭,竟是:幸好阿公阿嬤已經在天上了,不必親眼看見家園傾圮崩裂。急急趕回災後的故鄉,卻看到從小長大的三合院,土牆部份被震倒一地,隔幾日國軍派來救災的怪手迅速清運完畢,童年與阿公阿嬤在此生活、歡笑的記憶,彷彿也硬生生被撕裂,隨車遠離。那一瞬間的不安與恐懼,至今仍是她心中永遠的痛楚。

她說,在悲傷與混亂的情緒之中,人仍必須持續工作。猶記震災初期,各界迅速伸出援手,他們在埔里宏仁國中設立原住民族服務中心,並於年底完成組合屋的興建,協助在埔里工作的原住民族有安置之所。相關工作告一段落之後,她即全心投入九二一基金會,協助弱勢家庭重建、地方產業復振及離地不離村的遷村重建工作。八、九年之間,周折於人與事糾結、地方與中央矛盾、執行與法規的落差,面對諸多難題,面對位置迥異的各方行動者,她學著找到問題核心,關關溝通、協調與突破,形成解決問題之道。

2008年,當重建工作告一段落,她專心書寫博士論文之際,接到吳音寧的來信,希望大家針對農村再生條例草案提出意見。基於對農村長期的關注與過去的工作經驗,很快地提出個人淺見,評估農村再生條例草案的盲點、疑慮與危機,協助立委提出修正版本,書寫《在自己的土地上流離失所》一文,並火速與關注農業、農地與農村的伙伴們召開記者會,進行地方說明與組織串連。

她說,自此而後,與來自八方的夥伴由陌生、聯繫、參與到集結,形成組織「台灣農村陣線」。在長期的訪調與地方互動中,深切得知土地徵收之殘暴對人民歸屬、生計根基造成的殘忍傷害;因此決心共同協助農民守護家園,並長期協助小農友善生產,致力建立城鄉共好的連結;除此之外,也與渴望從農進鄉的青年同行,相互扶持、彼此協助,用盡力氣靠農民農村農業的平衡與理想更近一些。

蔡培慧說,回顧過去七年在農陣的工作,她也深知農民與政府之間存在巨大斷裂,殘存著威權餘影的政府,往往深陷盲目的線性發展思維,將鄉村遺落在他方,面對多如牛毛的農業問題,僅企圖稼接農業自由貿易體制,反而忽略農民組織、產銷議題,導致農地荒蕪、農村沒落、農民無依。作為一個行動者,必須穿梭於多線架構之中:包括基層發聲、社會分析、組織連結、立法遊說。在起伏洶湧的政治大浪間,與夥伴一同臨機應變、行動實踐,對她而言是最珍貴的一段學習時光。

蔡說,在過去面對政治參與的邀約,她往往微言婉拒,並且專注於學術工作與農陣組織。然而,在一次年節返鄉的經驗後,她改變了想法。

「作農耶,人看無啦」、「相意愛無效啦,父母不放心啦。」菜培慧說,當親友轉述兒時玩伴婚姻不順遂、因為「農民」身分而不被信任的經驗時,她彷彿又看見遠方三合院土牆,在震災中碎裂一地、隨著卡車被載離老家的情景。過去十數年來在各地所見的情景,一一浮現在腦海:想著農會時張時弛的動態,想著二三十年來斷層化的農業投入,想著產銷結構在果菜市場行口商販背後的結構運作,想著政府預算以負面補貼限制農耕;想著環境科學、農機科技如何協助農民的技術轉移,想著在大埔事件佔領內政部之際,主張「把國家還給人民」的視角。

她終於確定自己的核心選擇:想突破當前的結構枷鎖,為農民農村農業農地腳踏實地認真做事。為了完成這個夢想,她願意用盡一切方式,無論是組織、街頭或學院,或走入國會。

對她來說,各種實踐方式對於社會的貢獻,都該被等量齊觀,只要能為「農」做一件事,她願意嘗試各種施力位置,只為親手重砌被毀壞的土牆,復振在地經濟,讓參與農村工作的兄弟姊妹、朋友伙伴都能抬頭挺胸、互惠共好。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