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由國立大學校務基金監督談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9/12/19

國立大學校務基金監督問題,引發討論,包括一些教授學生主張恢復設立經費稽核委會會,並納入學生代表。國立大學校長組成的國立大學校院協會則表示反對,認為已聘請稽核人員,也有外部稽核人員。專業性強,較之師生組成的稽核委員會,毫不遜色。主張修法者認為專兼任稽核人員,隸屬校長底下,球員兼裁判等於沒有監督。

國立大學除了政府每年編列的公務預算,另有校務基金,來源多元,而且比較可以彈性運用。國立大學得天獨厚,不少因為各方捐款等,校務基金不貲。如何使用校務基金丶內外部稽核,與正式公務預算有別,的確需要思考。公務預算有一套系統,包括國立大學的政府部門,主計系統一條鞭,獨立作業,包括大學校長等機關首長,不可能為所欲為。校務基金也是公帑,各校會計部門應該責無旁貸,比照辦理。

學生代表應參與校務基金監督

秉持校園自治,大學校務會議,各種委員會,包括經費稽核委員會,公開透明丶參與,其實大學校長何樂不為。反而共同承擔責任,學生欲加入,一定比例,也理所當然。與私立大學比較,國立大學兩種經費來源:公務預算及校務基金,私立大學除了政府補助,沒有政府公務預算,校務基金更加必要透明公開。政府部門除了國立大學之外,其實不少機構有設置基金,尤其有收入的部門。作業基金每年編列,彈性許多,不似公務預算。行政法人丶政府設置財團法人亦是,但是對於作業基金均有嚴格規定。

台灣的大學教育普及,民間也廣設大學,但是國立丶私立學校學雜費差異不小,加上傳統的思維,國立大學成為學生優先入學考量。少子化,造成一些私立大學退場,政府預算有限,教育經費不足,鼓勵國立大學部分自足。公務預算與校務基金比例,逐漸調整。國立大學校長除了學術聲望,也要有管理專才(包括募款丶財務處理)。各學院院長丶系主任,亦然。目前各級主管均是選舉產生,三級制度,教師充分參與。

在政府任職期間,負責包括國立大學發展計劃的審查,對於當時廣設國立大學不以為然,可是人微言輕,無法獲得支持。推動國立大學公務預算逐年下降,㰻勵各校自立更生,充裕校務基金。可惜國立大學太多,效果不彰,近年國立大學合併,係正確措施,教育部應該扮演更積極角色。教育是百年大計,各級教育,均宜公私部門合作,不能只依賴政府。義務教育,政府責任重大,可是從幼兒教育到高中教育,反而部分私立學校成為家長學生首選。

教育本來提供社會流動的效果,台灣大學教育以往如此,近年則令人引以為憂。國立大學學生家庭背景愈與私立大學有別。儘管一些頂尖國立大學採取措施彌補,仍然存在此一趨勢。最近參加建中丶台大校友會活動,與會人員均有此感覺,國立大學校務基金監督之外,更宜思考一些嚴肅課題。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