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台語教育 ê 感想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4/05/30

醫學教育ê目的是beh培養醫學人才,包含醫、護、藥、、等逐樣人才,來做基礎醫學研究kap臨床醫療事工,thang解決咱人身苦病痛kap生死ê問題。照按呢講,醫學教育m̄-nā 是科學教育,mā需要人文、社會、甚至哲學、宗教等等內容。不過,台灣醫學教育往過一直攏『重科技、輕人文;重生物、輕社會』(陳永興2002),莫怪有時hō͘人漏氣講kan-na(僅只)會當培養『醫事工人』爾爾。80年代台灣社會開始民主化了後,學校教育mā加減民主化、自由化kap多元化,m̄-kú 哪像猶未真正人性化。本土語言教育議題是1個真好ê參考。

世界各地ê語言teh 流失、死亡 ê速度真hō͘人驚惶。這馬世界有beh 倚六千種ê語言,到21世紀尾90% ê語言會死亡、滅種(Krauss 1992)。台灣本土語言流失ê情形也相當嚴重。台灣原本有 20幾種無仝ê語言,但是有一半已經死去lah (李壬癸 1997)。根據鄭良偉教授 ê觀察,台灣人母語斷種 ê症頭,會當對下面三方面看出來:母語使用ê範圍(人口,場所)愈來愈少,使用母語ê能力減退(鄭良偉 1990)。調查台灣本土語言使用ê學者指出 Hō-ló 話、客話攏有衰微ê現象(Young 1988),原住民 ê語言thang 講已經行向滅種 ê路(黃宣範 1995)。

醫學台語教育

往過台灣醫學院ê語言教育,內容雖罔 m̄是真豐沛,m̄-kú 華文、英文、拉丁文、德文、日文、、攏有,孤台灣社會上需要ê本土語文 (原住民、客家kap Hō-ló) 無!袂輸台灣人攏無這款需要、á是台灣人無⬀在 leh。這款情形全世界大概乾焦台灣才有!

台語是75%台灣人ê母語。台灣醫學院台語教育tiang 時開始,眼時前無確定ê資料。M̄-kú高雄醫學院tī杜聰明院長時代就已經有 (賴其萬 2004)。凡勢 tī日本統治時代就有 lah。台灣ê外來殖民政權,其實tī荷蘭時期 (1624-1661) 官方教育系統就有teh 使用台灣原住民語言 (如新港語) 做教學語言,後來甚至koh發展出新港文書。好佳哉,最近10年來台灣ê醫學校已經陸續有真濟間開始做本土語教育,加減服務患者。

是啥代定著 ài做醫學本土語 ê教育?有 4 個理由支持:1)醫學、2)人文kap 人權、3)台灣人主體性、4)世界資產

1)醫學 ê 理由

醫療事工對講話開始、mā tī講話中結束。從業人員必須聽 bat患者所講ê問題,來決定診斷;並且 koh ài用患者聽有 ê話解釋病情、治療方法 (包含麻醉、手術) kap 需要注意事項。特別是tī精神科,診斷乾焦會當靠交談決定,如果話語袂通,醫療事工無才調做好勢。醫療事工包含科學、人權kap 文化甚至社會公義 (justice) 等無仝層次ê意義。對無仝語族 ê人來講,人權kap 文化意義ê見解當然 mā無仝。會曉用患者 ê話看診是對患者上懸 ê尊重。若講著公義,少數kap弱勢族群koh-khah 有資格 thang 要求![Will Kymlicka。2001]

台灣醫學教育往過對這方面攏無夠重視。最近醫學倫理雖罔已經成做顯學,m̄-kú 哪像mā 乾焦是教室內底教授 kap 學生中間ê代誌爾爾,臨床上kap患者本身語言權有治代ê文化kap 倫理體系價值哪像 mā猶無受著夠額ê尊重。台灣人久長hō͘ 外來者統治,自尊心kap 自信心猶未建立;一批koh一批統治者ê『國語』mā不時 teh 轉換,不知不覺中認定統治者 ê語言才是正確、尊貴,m̄敢表示家己『國語』能力無夠額;面對受高等教育ê醫學專業人員,koh-khah m̄敢像爭取政治權按呢去爭取母語語言權,甚至根本m̄知語言權mā是基本人權!

美國kap 歐洲醫界最近提出醫療專業憲章(The Charter on Medical Professionalism),認定 3 項基本要求必須做有夠額才算是醫療專業:(1)患者幸福至上(the primacy of patient welfare)、(2)患者自主權(patient autonomy)、(3)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目的是beh 達著醫療照顧有合人性ê要求(Maintain the humane aspects of medical care)。自主權是患者家己才有資格決定,當然會選擇用家己上熟似ê語言文化價值系統做根據。

有人會講咱thang 請親友等第三者來翻譯,m̄-kú 一方面遮 ê翻譯者對醫學專業普通攏無夠內行,翻譯內容無可能會精密;另一方面有寡病情牽涉著個人私密或權益,可能有漏洩隱私甚至利益衝突ê困擾,m̄是理想方式;koh再講醫療事工本底就有袂少無確定性,若koh考慮著醫病之間醫學知識ê差距、患者面臨病痛 kap 生死 ê 緊張時刻,以及醫病之間醫學理念 ê 差異(西醫、中醫、民俗療法)等等因素,koh-khah 突顯出語言溝通功能ê重要性。

台語ê語言文化有真濟 kap 華語無仝 ê特色。比如講,台語患者若講“有khah 差”是表示病情已經有改善,m̄是變 khah 差!華語講「嘔心、嘔吐」,英語是nausea/vomiting,若是台語,chhùi-chhìn (嘴凊)、péng-pak (反腹)、khang-áu (空嘔) kap 吐,分4 ê 階段,足清楚 koh 精密。筆者 bat有一位真傑出ê學生--美國在台協會高雄分處處長金大友(1996-99),伊ê台語會曉聽、講、讀、寫;有一擺我問伊chhùi-chhìn 英語 beh 按怎講。伊想足久,路尾有點仔無奈,講「I feel green。」英語無這款詞 thang 用!koh有,àng-hīⁿ (甕耳),就是感冒ê時耳孔塞塞ê感覺,這馬 ê少年家攏講做「耳鳴」,àng-hīⁿ 攏袂曉講。耳鳴是tinnitus,àng-hīⁿ是 aural fullness。我ê同事鄭醫師 bat 拄過一個患者,「蜂窩組織炎」,連續食藥仔個外月,攏好袂離;慣勢講母語ê鄭醫師kā講「你這是phang-siū-eng,若無做正經食藥仔,性命會烏有去 neh!」患者聽著phang-siū-eng 這ê語音,雖罔 m̄知漢⫿寫做「蜂岫癰」,卻隨講「夭壽 ô͘!蜂岫癰,醫生哪無kā我講?這會死人 neh!」台灣人知影「phang-siū-eng」,m̄-bat「蜂窩組織炎」,俗語講「蜂岫癰、百百空,緊緊就無人」,意思是這款症頭真歹 khang,凡勢會死人。疾病kap 語言文化本來就互相有相當ê關係。這款案例,若是患者斡頭去告醫生,敢會成立?

這馬ê台灣醫學生自細漢就慣勢用華語思考kap 交談,讀英文課本,用華語及英語tī病院報告病例;實際面對單語或者是華語無夠láu-tâu(熟練)ê患者時,往往是乾焦半臆半推測患者ê意思,這款連基本溝通to 有問題,哪有可能講甚物療品質?其他ê議題koh-khah 免講!

咱若做年老患者對護士照顧滿意度ê科學調查,結果可能足hō͘人傷心!因為護士是kap 患者上捷chih 接 (接觸)、關係上密切 ê醫療人員,卻也是上袂曉使用本土語言ê職業群!注射講「拍針」、注肉射講「拍雞肉」、酸素(さんそ,氧氣) 講「勇氣」、Hepatitic C 「死刑肝炎」、、、僥倖 ô͘!這款ê代誌怎樣會來發生?

馬偕病院主張『全人照顧』:就是『身心靈』全部得救。這中間,身苦病痛khah 好處理,心理問題就需要 khah 濟時間 kap 精神,若是 beh koh 照顧靈性,定著koh需要宗教ê力量。心理kap 靈性攏是相當抽象 ê層次,若無採用患者上熟似、上有把握、上有感情ê母語來執行,根本無可能!

2)人文 kap 人權

咱攏知,醫療工作人員必須對患者有夠額ê同理心 (empathy),這mā是極其精神層次ê人文關懷,乾焦 會當靠動作表情 (body language) kap 語言 (spoken language) 鬥搭 ê 配合才有可能。

柏拉圖kā醫師分做兩類:一種是替奴隸治病ê醫師 (本身通常 mā是奴隸),乾焦開藥方,無做啥物解釋;另外一種是替自由民看診ê醫師 (本身是自由民),m̄-nā開藥方,koh kap 患者交談,了解病情;開導、勸戒患者,用討論ê方式說服患者。目前溝通 ê社會 koh-khah 著靠語言ê幫贊。

語言權是基本人權,已經是國際社會ê共識lah。聯合國自 1948 年發表世界人權宣言了後,koh tī 1996 年公佈世界語言權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Linguistic Rights),攏是teh 強調語言人權 ê關念。

美國民權法案 (the Civil Right Acts) 甚至特別有規定「對英語無把握 ê人,需要醫療照顧ê時,有得著語言幫贊ê權利。」

3)台灣人 ê 文化主體性

台灣文化內容有南島語系文化、漢文化、日本文化、西國文化、百越文化,算是多元koh開放ê海洋性格,無應該受統治者束縛變做目前用完全漢字做主體ê中國性格!

台灣人ê文化主體性過去無機會建立,是台灣歷史ê悲慘事實。咱應該趁這個機會建立文化ê主體性,重頭koh建立文明、多元、開放、互相尊重ê台灣文化是咱這代台灣人ê歷史任務,咱無理由走閃。

4)世界資產 ê 保存

對 1948年到2008年,聯合國kap 世界各地NGOs 攏總發表超過 20 篇kap 語言人權有關係 ê宣言、公約、協定等公文書,特別是最近 10 年,世界語言權宣言、文化多樣性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Cultural Diversity 2010)、世界母語日(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1999)、世界語言年 (International Year of Languages 2008)等等 ê 宣告,攏是 teh 提醒咱語言資產 ê 寶貴 kap 保存、發展ê必要,台灣人無例外 mā 著 ài 拍拚負擔這款國際責任。

煞尾

按頂懸討論咱thang 知:醫學教育 m̄-nā需要有醫學台語教育,其他ê台灣本土語言 (客話kap 原住民話) mā 攏真有必要!

到2014年,台灣大部分醫學大學攏有開醫學本土語言ê 課程,中山醫學大學甚至是必修;咱應該來合辦「醫學本土語言教學研討會」,順續討論OSCE中Standard Patient 應該按怎標準化,大家做伙來顴謀、研究、激頭殼,看按怎會當做閣較好,服務患者。

參考資料
1)威爾.金里卡 (Will Kymlicka),鄧紅風(譯)。2001。《少數群體的權利》。台北左岸文化
2) ABIM Foundation; American Board of Internal Medicine; ACP-ASIM Foundation; 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American Society of Internal Medicine; European Federation of Internal Medicine. Medical professionalism in the new millennium: a physician charter. Ann Intern Med. 2002;136:243-246.
3)陳永興: 醫學大學教育的反省與改革---從通識教育談起.第三版, 2002/05/22, 高雄市:台灣新聞報,2002. 

註:
本文是根據作者發表tī第四屆台灣羅馬⫿國際學術研討會(2008。中山醫學大學) ê論文做修改。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