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連家洗版中時副刊 作家批人間崩毀、文學淪鷹犬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9/07
連家洗版中時副刊 作家批人間崩毀、文學淪鷹犬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前副總統、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連戰赴中國參加閱兵,引發朝野各界一致砲轟,連戰3日晚間返國後不發一語,但隔天《中國時報》副刊大篇幅刊出連戰全家六口的文章,作家朱宥勳今(7)日嘲諷「這陣仗是農曆七月還沒過完的意思?」,痛批中時副刊遭連家洗版,暴露台灣的「文學」只是貴冑世家附庸風雅的玩物,供作驅使的鷹犬。

《中國時報》於9月4日,以四分之三版面刊出連戰夫婦一家6人的文章,包括連戰〈吟詩詠歌慶金婚〉、連方瑀散文〈不盡浪濤滾滾來〉等6篇文章,台大城鄉所教授畢恆達在臉書怒批「時論沈淪、人間崩毀、徒留開卷」。

作家、編劇、導演傅天余也在臉書指出,他這輩子拿過最驕傲的奬,就是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獎,結果,一家子的自我感覺良好,毁掉無數人一輩子對文學的美好惦念,真是一個時代的徹底終結,大罵一聲「幹!」。

曾任中時副總編、在人間副刊負責〈給我報報〉專欄的作家、立委參選人馮光遠也透過臉書表示,《旺旺中時》「人間副刊」乃台灣有史以來,巧合最多的一份副刊,「這天的內容,七名作者竟然有六個姓連」,馮光遠質問,這不是巧合,什麼才是巧合?

馮光遠指出,版面上唯一不姓連的作者姓吳,他寫〈饒〉,饒了我們台灣人的饒,另幾個連姓作者,寫的內容都跟金婚、詩詞有關,最近幾天,和一個姓連的相關的新聞應該是「台奸」、「中共買辦」、「閱兵」之類的才是。

「人間副刊被洗版了」朱宥勳今天砲轟,連方瑀和他的好家人們在人間副刊洗版,而這張副刊的照片截圖,也很罕見地在文學讀者間洗版了,「這不是連方瑀第一次登上副刊,但每次都讓人火大」,這次最不同的是,這是第一次連家集體在副刊上閱兵。

朱宥勳痛批,這些文章最值得注意之處,在於發表的時機與內容,明顯是在配合政治操作而「做戰術」,「戰哥」(連方瑀在所有文章中對連戰的暱稱)在政治版面引爆話題,連方瑀的散文就在副刊版面遙遙呼應,加上媒體報導,形成剛柔並濟的媒體攻勢。

朱宥勳說,台灣文學史上,最著名的文學家族,除朱天心三姊妹外,幾乎很難找到這樣的「一門忠烈」,但就在這一天,連家辦到了,且剛好在中國九三閱兵之際,就在連戰執意觀禮引起軒然大波的隔天,連家也在副刊上排兵布陣,數個小時內,網友上傳的「今日人間副刊」照片,也成為傳遍整個文學讀者圈的笑柄,引起文學讀者一致的抨擊。

朱宥勳批評,不需要什麼文學訓練,一般人就能看出連方瑀以外的五位連姓作者,根本沒有拿得上檯面的文字能力,他們甚至不打算認真寫,而連方瑀能在副刊發文自如,是因為她冠了那個夫姓、因為有些話在副刊說可以不負責任又達成某種效果。

朱宥勳表示,許多議題攻防時,保守派人士常說「這讓我不知道怎麼教小孩」,2015年9月4日的「人間副刊」,還真的讓他油然升起「不知道該怎麼教小孩」之感。

「副刊的黃金時代不再了」,朱宥勳感嘆,那是大環境使然,但至少可以做些正常的事,守護某些價值,但連這樣一小方地方都守不住,那副刊所能持守的文學意義,不知道還能下探到什麼地步?他們當然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但有必要讓副刊文學傳統都賠進去嗎?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