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軍人年改應兼顧特殊性與衡平性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11/28
【專文】軍人年改應兼顧特殊性與衡平性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自國防部公佈「軍人退撫新制」草案後,朝野各界議論的焦點,似仍集中在新制並未考量軍人職業的特殊性,以及強調軍人月退俸的最低樓地板保障應該要比公教高。

不過,筆者對此有不同的看法。表面上看,雖然政府宣稱軍人退撫新制與公教年改脫鉤,無法比較,但由於都以本俸兩倍為計算基礎,兩者仍有許多內涵的比較值得社會關注。以下試將軍人與公教年改的主要差異提供大家檢視:

首先,月退俸請領資格不同:改革後,公教月退休金將逐年延後至65歲才能請領;但軍人新制依然維持服役滿20年即可請領,且為鼓勵長留久用,各級軍官皆有延長服役年限的規定,此為職業特性使然,毋須特別著墨。

其次,月退俸計算基準不同:在公教年改中,從明年7月1日起,將由「最後在職5年均俸」逐步調整為「最後在職15年均俸」;但軍人由於限齡限役的特性,現役採最後36個月平均本俸2倍來計算,退役者則維持最後在職本俸計算,計算基準較公教人員為寬。

其三,月退俸調整軍人遠優於公教:在公教年改中,年資35年、30年、25年以及20年者,所得替代率將分10年,分別從75%、67.5%、60%、52.5%調降至60%、52.5%、45%以及37.5%;也就是說,公教年改第10年起,依年資長短,其所得替代率將介於60~37.5%之間,年資35年的最高階文官常務次長,改革第10年的月退所得為63,690元。

但在軍人年改中,不分現役退役,只要服役滿20年都是50%起跳(較現役新制40%提高10%),且為鼓勵長留久任,中將以下年資每增一年俸率增加2.5%(上將為2%,應是為了避免外界肥高官瘦小吏的批評),上限為40年100%。從軍人年改第10年起,年資20年、25年、30年、35年者,所得替代率將分別是50%、62.5%,75%以及87.5%,且依筆者了解,仍有極少數的士官長及長年奉獻軍旅的將軍可成就100%的所得替代率。換句話說,軍人年改後,其月退所得依年資將高於公教12.5~40%不等,上校只要年資28年,其月退俸就高於常務次長。筆者認為,這是軍人和公教年改的重大差異,外界不應只將焦點置於最低保障樓地板金額。

其四,18%優惠存款處理也大不相同:在公教年改中,支領月退休金者,明年7月起降為9%,110年1月1日起歸零(兩年歸零),本金可領回。在軍人年改中,形式上新制實施後,優惠存款「立即」歸零,本金歸還本人;但因草案規定凡原月退休俸(含18%優惠存款)高於退撫新制月退休俸的差額,將分10年平均調降,不但改革速度相對和緩,每年減少金額也比公教人員少了許多。

至於許多人關心的最低樓地板保障金額問題,筆者認為這牽涉到不同性質的衡平性問題。首先,是退休金的高低,可能會因年資長短和官階高低不同而有所差異,但樓地板金額是要保障退休者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不能因為職業不同而有差別待遇,尤其過去軍公教向來被視為一體,如果軍人單獨提高樓地板金額,公教人員將情何以堪?是否回過頭來也要求和軍人一致,讓年改沒完沒了?這樣子,實在逾越了「樓地板」的應有實際保障內涵。

其次,根據國防部的方案,為了鼓勵長留久任,現役人員並無最低樓地板金額的保障,一旦將樓地板金額大幅提高到4萬元,基層短年資退役官兵的月退待遇將遠高於現役,是否將造成現役短年資的上士、士官長、乃至於少校提前搶退,這樣豈不和鼓勵現役長留久任的政策目標背道而馳?

更何況,退輔會也承認,支領一次退者,樓地板無論設在32,160或4萬元,之間受影響的人數僅1,639人,而根據林萬億政委公佈的數據,年改後約44%、5萬多名退役官兵月退收入「不受影響」,是否有必要為了少數人,調高最低樓地板金額,破壞了年金改革的衡平性,甚而引發軍人與公教之間更多的矛盾,筆者認為相當值得商榷。

軍人服役確實存在「役期短、退除早、離退率高」的特性,為維持軍隊精壯戰力,世界各國的軍人退撫制度,也大多與公教、勞工的退撫制度脫鉤;面對強大的中國武力威脅,國軍部隊必須24小時待命,隨時面臨對岸各式各樣的軍事挑釁,加上目前募兵成效不彰,確實需要比照先進國家給予較其他職業類別更為優渥的退休保障。

不過,經筆者仔細比對軍人與公教年改方案後發現,「軍人退撫新制」其實已充分考量軍人的職業特性,給予相對相當優渥的待遇。如果朝野立委不察,只因所謂「八百壯士」上街叫囂而妥協或討好,而任意加碼的話,反而會讓整個年金改革失去平衡,甚而引發不同職業族群之間更多的矛盾與衝突,取捨之間,不可不慎。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