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如果我是教育部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5/02
【專文】如果我是教育部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國立清華大學師生選在校慶日在校園中繫上黃絲帶,捍衛大學自主,發起人李家維教授今天帶著多位前任校長,包含清華大學3位前校長劉炯朗、陳力俊、劉兆玄,及現任校長賀陳弘、元智大學前校長彭宗平、東海大學前校長程海東等都到場支持師生的行動。

「1991年在這個校園裡發生了驚動台灣社會的『獨台案』,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生廖偉程等五人,因閱讀史明的著作《台灣人四百年史》而遭逮捕,並擬以內亂罪判處唯一死刑」。李家維表示,當時清華師生即使對此事的政治理念極為分歧,但仍群起抗議,全台灣各大學與知識分子也第一時間站出來聲援,結果促成了知識界大團結。當時調查局副局長高明輝因此辭職,還廢除了《刑法》第100條以及《懲治叛亂條例》。

李家維是國際古生物知名學者,何以看不出台大選舉的荒謬?又和清大獨台案有何關係?簡直牛頭不對馬嘴。試問,研討會論文非正式論文,所以彼此抄襲沒關係嗎?教授升等,當事人都知利益迴避,為何大學校長選舉反而不必?我看清大歷任校長可能也有人用不道德的行為掛名學術論文,建構自己的學術「成就」,否則任何一位真正在做學術的人,一定不恥管某人所為,居然被人家在論文上掛名當「門神」也裝作不知道!

平心而論,台灣高等教育黑幕一堆,有些人是否競相偽造論文撈錢!大家心知肚明。有些教師為了升等或拿獎金,甲寫一篇、乙寫一篇、丙寫一篇、丁寫一篇、戊寫一篇、......然後互相掛名就有5篇的產出(寫不出來的乾脆偽造數據、偽造圖片、甚至偽造審查人自審)。

比較大牌的教授(如院長或校長之類)通常自己不寫或沒時間寫,由徒弟及研究生代勞,然後自己掛名,一旦獲准出版,也算自己「業績」。管某與以前中大校長可能就是這種情形,等問題被揭發了,就裝作一副無辜樣,推說自己不知情,可謂斯文掃地。

台大與清大最近的所謂校園自治,難道是真的嗎?不久前,台大校務會議重新召開,檢討管某所涉及的誠信與學倫問題,那些行政主管有尊重學生代表的提議嗎?其他研究助理在大學的工作權益又有獲得尊重嗎?還是把人家當廉價勞工利用?這些行政主管是否曾幫他們仗義執言?

再者,同樣是兼職,台大對管某與彭文正為何有雙重標準?曾在台大任教的彭文正就痛批:「如果管爺還可以選台大校長......那請先把每個月7萬元的台大月退俸還給我」,他強調這不是什麼校園自治的問題,這是「校園黑幫」的幫派行為。他和管某最大的差別在於,管某當時的法律規定獨董屬於兼職需要核准,但他是主持節目,則無法律明文規範,最後他選擇離開。反之管案,台大行政單位則是一路護航到底,這不是雙重標準是甚麼?是誰以政治力介入校園?

台大與清大師生,為何不抗議國民黨遲不將黨產歸還國家與人民?為何不抗議國民黨將以前一些白色恐怖違反人權的檔案滅跡?為何不抗議小英政府遲不拆除威權銅像並修改以黨歌冒充的國歌?為何不幫學生爭取勞動權益?比起管某的事件,這些事情應該更重要吧?

從近日新聞報導可以看出,在台大與清大等國立大學,是非不明的統派人士相當多,不知是怎麼混進去的?這些人假公濟私、爭權奪利、不學無術者一堆,在批評別人之前,是否應先反躬自省?自己真的在實施大學自治嗎?又真的在做研究嗎?還是假民主之名反民主,假自治之名行變相的專制獨裁之嫌?否則怎麼沒有看出管某的學倫與誠信根本不及格?還要用「大學自主」來硬拗。

其實沒有人比國民黨最會打「烏賊戰」,當人家拿出實證,批評某人有問題時,他們總是不坦承出來說明,還好意思說是「政治迫害」或說他人也沒有好到哪裡,誰不知國民黨正是政治迫害的「祖師爺」與說謊大王?從二二八到美麗島事件,從林義雄家屬、陳文成到鄭南榕命案,國民黨有還給人家公道嗎?有誠心懺悔嗎?不法黨產有交出來嗎?軍購案的回扣又是被誰A走了?國民黨有何立場去批評別人?

如果我是教育部長,我一定下令徹查這些校園不法集團的行為,讓大眾了解大學校園的黑暗面,免得納稅人的錢再被這些不肖集團亂用。台灣學術界實在需要下猛藥醫治,否則真的沒救了。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