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韓國瑜的性平意識不堪聞問!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10/30
【專文】韓國瑜的性平意識不堪聞問!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本月二十八日,韓國瑜在斗六參拜南聖宮談到國家主權時,忽然天外飛來一筆:「清朝時有人貪汙被抓,被問犯案動機,竟然回答我要反清復明、我要推翻清朝滿州皇帝……之後又有一個人去玩女人、嫖妓被抓,又被問犯案動機,沒想到他回答我要多生孩子、我要反清復明!」似乎是想要諷刺現任政府以亡國感為主軸的選舉策略。

姑且不論現任政府的「亡國感」選舉策略是否正確,韓國瑜身為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卻可以自以為幽默地公然講出「玩女人」三個字,實在不可思議。台灣官方文書和民間,已經至少有十五年以上使用「性交易」取代「嫖妓」、以「性工作者」取代「妓女」、「妓男」了。目前固然沒有縣市性交易專區,但是至少對於弱勢的性工作者,透過名稱上的去歧視化,讓弱勢者可以獲得起碼的尊嚴,也是台灣社會邁向成熟的一個重要指標。

鄙視外籍配偶和外來移工

韓國瑜對於性平的無所謂,其實在先前的「雞與鳳凰」事件已經可見一斑。用「雞」去指稱非歐美籍的外籍配偶和外來移工,除了污名化之外,更試圖影射她們可能從事不法的性交易。韓國瑜是否了解,台灣第一代東南亞外籍配偶的孩子們,已經至少三十歲,是當前社會的主要生產力階層,而外籍移工更是台灣已經無法輕易替代的勞動力,他們在台灣早就落地生根或對台灣有過付出,但是對於台灣的認同和情感,卻可能在韓國瑜的噁心玩笑中悉數遭到摧毀。

當然,韓國瑜或許以獲得選舉補助款為首要目標,對於總統職權毫不在乎,才會如此信口開河吧?至於女性、弱勢、外籍移工、外籍配偶的處境和尊嚴,在他的眼中並不算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只要有韓粉,這些都不過是過程中的小插曲。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