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全裸入鏡 革命英雄不老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2/28
【專文】全裸入鏡 革命英雄不老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紀錄片最怕流於政治正確、主題掛帥,成為政團和個人宣揚豐功偉業。姚文智製作、陳麗員導演的革命進行式,不僅不粉飾,也點到了些史明革命過程的困境。

比如盧修一被捕後,史明在海外承認與盧的關係,對他來說是宣揚理念與戰蹟,但正給了國民黨囚禁盧修一的最好理由。

謝謝盧修一太太陳郁秀提及當時作為家屬免不了的錯愕,丈夫過世多年後,無怨無悔。盧修一必然也會如此說,歡喜做甘願受。

1990年我陪同施明德人生第一次出國,到日本,與史明有一些交會,對他有著崇敬,所以初看這部紀錄片,其中不掩飾九十幾歲的史明老態龍鍾,一開始還真的需要靜下心來接受。

可是接下來看到不造神也不美化,對他一生的革命事業持平而論,他的孤島性格,與各式聯盟、政黨的不緊密關係,更真是革命者必然孤獨的寫照。

最精彩萬分莫過於一場史明脫衣,老人行動不便真是曠日費時,荒廢的身體全裸入鏡,鉅細靡遺清楚可見。如此真實,一如片中採訪的前女友喉嚨手術後,靠著發聲器傳出的不美妙的聲音。

可等到他進入水中,游泳,前進,的確如導演旁白所說,是一種美。

史明堅持一輩子永不妥協、不改變的台獨理念,因為堅持,成為值得尊敬的信念之美。

一部不只記錄美的事物,記真實的紀錄片,卻帶出了更深層的史明一生意義的美。

看完之後我並沒有熱淚盈眶,此時熱淚盈眶是一種廉價的感動,我反倒歡欣鼓舞去跟導演說:

妳拍的比許鞍華的黃金時代好多了(這部份以後有機會再專文討論)。

導演對這樣的推崇愣了一下,有些意外,有些不好意思,但高興的接受下來。

之後,我和一些黨外時期的老朋友去喝酒,真的是幾十年不曾再做這樣的事。酒意中我問自己:

我有辦法如此放下的讓自己老了後的身體赤裸入鏡?

我的回答是不可能。

即便我並非只寫美好事物的作家,要能夠這麼徹的面對自己,還是做不到。

佩服史明的勇敢。

我舉杯向這個九十幾歲仍不曾放棄信念、不曾進入体制、仍在蹎覆成規、仍在行動,果真是台灣唯一僅存的革命者史明致敬。

並提醒自己:

絕對不能晚節不保。

謹記在心並期與同時代的人共勉之。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