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Freddy:從搖滾到改變政治 就是要讓台灣變得更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1/12
Freddy:從搖滾到改變政治 就是要讓台灣變得更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變形聲音雜誌》(Distorted Sound Magazine)1月8日,發表一篇專訪閃靈主唱林昶佐(Freddy Lim)的訪談稿,內容指出,閃靈這個結合黑色、死亡、金屬交響樂,以及台灣傳統音樂等4大元素的樂團,在全球金屬搖滾樂團,打出響亮名號,而且還在2016新年前夕,登上國際媒體的頭條新聞。該音樂雜誌記者詹姆斯·韋弗(James Weaver),窮追纏著林昶佐(譯註:顯然費了相當唇舌,才讓Freddy在百忙之中答應受訪),讓他針對閃靈的音樂創作歷程,以及個人從政理念,一次說個分明。就在元旦之前,他在自由廣場舉辦閃靈20週年紀念音樂會,並為他的參選立委活動造勢,當天約有3萬人參加;此一盛況在台灣近來選舉場合,已經相當少見。

記者:20年來閃靈有哪些光榮演出紀錄?

Freddy: 數不盡啦!例如1.)於德國北部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的Wacken小鎮,舉行的夏天重金屬戶外音樂節(WOA),2.)富士搖滾,3.)夏日音波(Summer Sonic,於日本大阪舉行的大規模都市搖滾音樂節),4. )下載音樂會(Download );而多數最為亮眼精彩的演出,都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

記者:或許最有趣的地方,是閃靈結合金屬搖滾與台灣傳統音樂的風格,這是閃靈音樂創造的方向?

Freddy:很難說,我們故意如此塑造這類音樂風。台灣傳統音樂與重金屬搖滾的融合,對閃靈而言,完全源自我們的生活經驗;沈浸於這2項音樂質素,也的確成了滋養我們創作力的泉源;20年來,這2項質素,深深激發我們內在的創作生命。

記者:這2類對比性的音樂質素,是否造就出屬於閃靈的獨特風格?

Freddy:閃靈的音樂,很難被歸類為某一類型;有人稱它為交響樂黑金屬、旋律優美的黑金屬,或民謠金屬;也有人稱它為東方金屬,直接稱它為台灣金屬。許多人有各自不同的品味分類,因此閃靈的音樂,在某種程度上,是獨特的(難以用單一方式歸類)。

記者:藉由閃靈20週年紀念演唱會的造勢活動,想給台灣社會帶來什麼正向改變?

Freddy: 台灣確實是個國家,而且應該有所變革,例如社會不公、社會正義。近來,這個國家的獨立狀態與國家尊嚴,遭親中資本家的侵蝕破壞。這個國家,也正面臨了,台灣史上關鍵時刻,我們覺得該承擔責任,引導國家邁向更好的未來。

記者:從你的音樂生涯與長期投身政治運動經驗,是否同意「音樂是社會改變的催化劑」之類看法?

Freddy: 多數情況確實如此。閃靈的音樂活動,同時也關注人權與環境保護問題,諸如透過音樂呼籲拯救生命(Live Aid),自由西藏(Free Tibet),支持國際特赦組織人權活動,這讓閃靈的音樂,擁有追求公義意涵。

 

(資料圖片:閃靈樂團成員,前中立者Freddy)

記者:代表時代力量(NPP),在台北市中正-萬華區參選,如能成功當選,你想帶來什麼樣的政治改變?

Freddy:台灣政治有許多方面需要改進, 其中最重要的是「深化民主政策」。過去經驗,一旦投票揭曉,選出國會議員後,選民就沒辦法監督自己選出的立委。未來如果當選立委,我將努力降低選罷法之中,罷免(不適任)立委門檻;而且將訴求降低投票年齡限制,從現行20歲降低至18歲;修正堪稱全球門檻最嚴苛的「鳥籠公投法」,讓人民能夠透過公投法來表達重大政策的民主願望;而且將提升強化公民監督國會機制,讓國會運作更透明。

記者:曾站到太陽花運動的前線,從這場運動參與經驗,你遭遇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Freddy: 最大挑戰是,不論參與者多麼努力表達意見,在網路上或透過群眾示威(一度參與人數高達40-50萬人),政府對於人民呼聲似乎充耳不聞,無關痛癢。

記者:這次你投身政治,讓人極為激賞;過去曾為這個島嶼的變革做過多那些努力?

Freddy: 除了透過音樂,讓年輕歌迷們曉得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故事之外,我也擔任2屆(4年)的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會長;並參與文化政策討論與環保議題;未來,我不會停止「讓台灣及世界變得更好」的努力行動。

記者:閃靈傳達的哪些音樂主題,也是時代力量(NPP),願為台灣打造的共同目標?

Freddy:許多閃靈音樂,陳述一些遭KMT國民黨掩蓋的真實歷史故事。例如1.)數百年來,台灣人遭外族統治的故事;2.)台灣原住民在二戰之前發動抗日事件;3.)台灣人二戰期間參與日本的大東亞戰爭;以及4.)KMT二戰後在台灣進行的屠殺、壓制,以及反人權統治。這類故事背後,存在著許多「價值層面」的追求問題,諸如轉型正義、原住民自治權、自由與人權;同樣的,這類問題與傷痛,在今天的台灣社會,並沒有全面獲得平撫、平反。NPP陣營,有許多不同領域專家,將共同致力解決這些,歷史遺留問題,與正義平反的價值追求

記者:民調顯示,NPP已躍昇為台灣第三大黨,你認為時代力量在政治上,已獲致些許成就?

Freddy: 說不上有何成就,一切仍需等到1月16日的開票結果,並有待未來2-3年的持續努力,希望能邀請更多年輕世代加入NPP,一同致力團結台灣的改革行列。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