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搶救國堯大兵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1/23
搶救國堯大兵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除了和消防業務有關者之外,認識徐國堯的人可能不是很多。他是前高雄市消防局消防員,921地震時,剛畢業的他參與了台北東興大樓的救災工作。十多年來,因為目睹消防人力短缺及惡劣工作條件等問題,他在2012年8月發起了台灣第一場以消防員為主體、爭取權益的遊行,在高市府前拉起「消防人員血肉身軀,制度操人,絕非超人」的標語。沒多久,他被上級調到偏遠山區。之後兩年,徐先生持續為了消防員權益發聲。結果,高雄市消防局於2014年5至7月密集召開考績會,陸續發出10張懲戒令,總計43支申誡,遠超乎公務人員年度18支申誡的免職標準。結果,因獎懲相抵後仍有35支申誡,徐員遭高雄市政府解雇。後來經過保訓會救濟程序結束後尚有20支申誡,仍超過18支申誡。由於對於其中懲處是否合理存有爭議,因此徐國堯在2015年4月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尋求救濟,但最後仍於2016年7月遭駁回敗訴。

這件事有幾個令人不解之處。首先,徐國堯究竟因何事被懲處呢?休假期間幫人寫訴訟狀(義務未收費),被認定兼差記1大過;請病假去上法律進修課程也被記1大過;其他如在考紀會偷錄音、以及「不實」檢舉長官貪污也各被記小過及申誡等等。這讓人不禁要問,其他消防員被依類似理由記過的例子有多少?還是整個消防體系都非常紀律嚴明、一絲不苟呢?

另一可議之處,是消防局懲處徐先生的事項,橫跨2010至2014年,卻集中在2014年一併懲處。除非這些事項消防局之前都未察覺,一直要到2014年才發現,否則這種長期積累公務員小過失再於一年內密集懲處的作法若被容許,豈不是鼓勵行政機關以不當手段濫權肆行打壓「不聽話」的部屬嗎?

另外,高雄高等行政法院並未秉持2015行政法院開庭時,承審法官會針對「個別懲處有無違法」進行審酌的初衷,反而是以懲處已確立為由,未就各個懲處進行實質審查或重新斟酌。如此一來,除了簡單加加總共多少申誡的算術問題外,法官還能發揮什麼行政救濟的功能呢?

判決出來後,高市消防局表示,尊重法院判決,重申徐的所有懲處都經過法律程序且合乎要件,從未打壓徐國堯。「經過法律程序」、「合乎要件」、「從未打壓」等說詞,聽完是否有幾分熟悉?中山國中蕭曉玲老師被解聘,我們也聽多了類似說詞。

或許徐國堯不該做的是,不但帶頭發起遊行,還以工作超時、沒有加班費等原因,於2012年向消防局提起行政訴訟。結果2014年敗訴後,懲處就接踵而來,最後被免職。消防員被免職的情況並不常見,近年來發生的一起被停職案件,是2015年台中市消防局小隊長性侵女隊員事件,結果該小隊長被記一大過、降調隊員,並報請市府停職。這不禁讓我想起中山國中蕭曉玲老師被解聘案,老師被解聘也很少見。近年來被免職的老師多數是和性侵有關,除了蕭老師等極少數例外。這不禁讓人聯想,原來「白目」和性侵的罪責是差不多的。

頂撞上級的「白目」行為,北有蕭曉玲,南有徐國堯。不同的是,蕭曉玲是對當時的台北市長白目,徐國堯則是對高雄市消防局白目。現在蕭曉玲沉冤終得平反,徐國堯呢?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