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人權組織:尼泊爾雪國覆蓋下的藏人苦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3/10
人權組織:尼泊爾雪國覆蓋下的藏人苦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本週二為西藏起義抗暴56週年紀念日。1959年3月10日,中共血腥鎮壓西藏,導致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被迫流亡印度,並有近10萬名藏人跟隨出走,並於達蘭莎拉建立流亡政府。上週日的《法新社AFP》報導指出,尼泊爾的流亡藏人,原訂310抗暴紀念日當天,舉辦反中示威遊行,然而,遭到尼泊爾官方反復警告指出,不會容忍任何「反中行動」;導致尼泊爾藏人,將活動改成,抗暴起義受難者紀念法會。

目前,居住於尼泊爾的流亡藏人難民營有12個,總人數約為2萬人。總部設於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HRW(Human Rights Watch)指出,按照慣例,如果尼泊爾警方逮捕到西藏流亡者,會將他們轉交給聯合國難民署(UN Refugee Agency),允許他們繼續前往印度。西藏流亡政府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就在印度達蘭薩拉設立了保護藏人組織。

 

(圖說:尼泊爾藏人難民社區博卡拉(Tashi Palkhiel, Pokhara)的鐵皮屋住宅)

緜密攻勢阻止藏人向世界訴苦難

《路透社》(The Reuters)報導指出,中國最為擔心,尼泊爾成了匯聚大量藏人的「流亡基地」。為數不少藏人,都是翻越了喜馬拉雅山,從西藏逃亡至尼泊爾。因此,中國一再譴責這些難民為非法移民,並向尼泊爾官方施壓,阻止這些藏人自由遷移。人權組織的調查也發現,中國流亡尼泊爾的藏人數量,從2008年前的每年約2500人,減少到2013年以來每年只約200人,成功流亡抵達尼泊爾。

中國的勢力為何能夠影響尼泊爾的內政?據去年12月《路透社》一篇報導引述,尼泊爾財政部一位官員的看法指出,北京向尼泊爾提供的經濟發展​​援助,將從過去的每年2400萬美元,增加到一年1.28億美元。

《人權觀察組織》2014年公布一份長達100頁的人權調查報告,名為「中國陰影之下:尼泊爾的藏人遭惡劣對待」(Under China’s Shadow: Mistreatment of Tibetans in Nepal),內容指出,:尼泊爾的藏人難民社區,遭到人權剝奪,以致藏人不能進行政治示威,公開活動被禁止;甚至連文化、宗教活動,都遭到尼國安全警力的百般阻撓。其具體作法包括,任意留滯、監禁,恐嚇脅迫,入侵監視。

「國際人權觀察組織」HRW亞洲分部負責人亞當斯(Brad Adams)表示,從2008年開始,尼泊爾開始針對藏人流亡者,於中尼邊境地帶,展開雷厲掃蕩取締。中國以「安全理由」的煙幕,實際是把對於藏族鎮壓的戰場,從中國本土,擴大延伸到尼泊爾;其真正目的,就是阻止藏人向世界各地訴說他們遭遇的族群苦難。

(圖說:尼泊爾的憤怒藏族青年)

遭百般欺凌藏族流亡者

傳統上的尼泊爾,是藏人為了躲避中國對西藏宗教迫害的一個流亡庇護所;如今已告蕩然無存。目前居住於尼國難民聚落,約2萬名藏人,其中至少半數無法取得該國的身份證(identity documents),導致流亡藏人隨時會遭到警察以及刑事機關的監視、盤問、或調查;不論這些藏人是否為政治上、意識上的藏族活躍分子。無法在尼國取得身份證,同時也意味著,這些藏人在這國家遭遺棄,無法上學、受雇,做生意,或是出國等等。

人權組織亞洲分部負責人亞當斯也指出,尼國拒絕發給流亡藏人身份證,甚至連在當地出生的藏人,也不予發放,擺明了就是要讓藏人團體,在這個國家徹底遭邊緣化。

尼國官方,可以大言不慚指出,因為邊界地區敏感因素,而且基於「一中」準則,不讓反中的藏人涉足尼國國土,進行反中活動。然而人權團體HRW提出質疑表示,用不得「從事反中活動」理由,來拒絕藏人流亡者,(就尼國法律而言)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根本是牛頭馬嘴對不上去;也是違反國際法的歧視做為。

人權報告指出,將「不得反中」也納入尼國的內政管轄權,導致流亡藏人社區人權、媒體表達權,遭到嚴密監控;甚至連長期關注藏族流亡社區的國際人權團體,也遭到「不忠於尼泊爾」的壓力與司法指控。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