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在祖國流浪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2/03
【專欄】在祖國流浪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武漢瘟疫蔓延時,中國人的同胞愛消失了,仇恨在大地蔓延,擋住村口的大叔,手持大刀,把進村子內拜年的人轟出去,一對流浪在外的武漢夫妻和小孩,在影片中感嘆,「我失去祖國,卻仍在祖國流浪」。

這對夫妻想必充滿鄉愁,德國詩人賀德說,「鄉愁是最高貴的情感」,詩人惠特曼說,「鄉愁是一種愛恨交織,同時間的拒絕與接受」,而海涅說,「我曾經有過祖國,鄉愁訴說流亡的絕望」,我想這對流浪夫妻的心情,比較像海涅。

武漢人在中國的遭遇,已經可以用人道災難來形容,持有武漢身分證的武漢人離開武漢後,已經被視為帶菌者,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汽車不准加油,連到酒店住宿的權利,也遭受剝奪,過去,中共這套政策,只針對西藏和新疆少數民族,增加非漢族人旅行困難,沒有經過中共特許,就無法在新疆和西藏之外投宿,現在,這個政策居然在武漢人身上出現,湖北全境封鎖,六千萬人被隔離在中國境內,武漢鄰近的黃崗,更離譜,已經到了封戶階段,每戶兩天只能派一人外出購物,每次出門購物,必須在2小時之內,違規者還要被隔離14天,前幾天,一位父親被隔離了,留在家中的17歲腦麻病兒子,因為無人照料起居生活,5天後在家中活活餓死,一個中國分裂成好幾個世界,這場瘟疫揭露習近平的小康家庭是吹牛,中共對人民照顧,只是口號,過去我曾預言,中國可能再度關上鐵幕,沒想到瘟疫的力量如此偉大,如果瘟疫持續無法控制,恐怕下一個封城的就是廣東,重慶,以及北上廣深四大都會,如果一級城市也進入封城,那麼鐵幕拉下必成定局。

一級城市若封城鐵幕將重現

中共在全世界張貼的「一個中國」廣告,這一次困住了台灣,也困住中國,台灣飛往義大利航班,被拒絕起降,因為國際上把台灣當作中國一部份,華航飛機上,大喇喇寫著,「中國」兩字,你被看成中國飛機,是自己活該,過去,我們說過千百次,請華航改名,現在災難應驗了,台灣人夾在中國和台灣之間,喜歡左右逢迎,以投機性格為榮,現在才發現被鎖入中國的困頓,而中國人也發現,堅持「一個中國」,已經是無法承受的重,事實的中國有好幾個,新疆,西藏,香港,蒙古,還有武漢,感覺上是中國一部分,其實,並不是,現在連湖北都變成被切割的部分,接下來,要切除的地方就是首都北京了,熱烈歡迎北京獨立,以免受到瘟疫波及。

郝龍斌揚言中斷三通

於是,在瘟疫蔓延的時候,有心競選國民黨主席的郝龍斌一反過去主張,大聲疾呼,如果中國堅持不願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那麼不惜中斷所有經貿和文化,旅行交流,這一聲吶喊,豪氣驚動萬界,國民黨因為「親中政策」,在選舉中大敗,眼看紅色中國自己陷入瘟疫泥淖,郝龍斌的發言,正代表國民黨內菁英藍的覺醒,可惜,這個覺醒已經慢了,現在,中國只剩下「冷氣團」可以進出台灣,所有旅遊全面停擺,這一次,看不到旅行社為中客不來上街抗議了,大家保命要緊,賺錢以後再說了,在瘟疫之下,生命超越一切。

那些高唱中國無限美好的邱毅,黃智賢,黃安們,這一次終於都閉上嘴巴,如果他們真心熱愛中國,我真的鼓勵他們組織一個「抗武漢肺炎」的慰勞團,進入武漢,和中國人同在,為祖國而戰,真愛中國無須打嘴砲,而是應該身體實踐。

寫「瘟疫年紀事」的英國作家狄福說,「瘟疫是最好的人性檢測器」,1665年,黑死病的老鼠,從阿姆斯特丹傳染到倫敦,貴族們丟下倫敦的豪宅,紛紛跑到鄉間躲避,豪宅裡面的僕役搖身一變,穿上主人的衣服扮演貴族,晚上喝著最好的香檳,通宵達旦慶祝瘟疫來臨,一位僕役說,「感謝瘟疫來臨,讓我有機會扮演貴族,就算死掉,也不會遺憾了」,這是英國階級深嚴社會,面對瘟疫侵襲的寫照,300多年後,我們看到臉上帶著N95面罩的黨國高官,對著第一線抗疫醫護人員訓話,醫護人員臉上卻是最簡單的面罩而已,原來,共產社會,領導的命比較尊貴,這些人就是逃難的英國貴族。

世衛組織說,必須感謝中國,這句話說的也對,當世界從中國的瘟疫之境逃離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中國惡質文化本身就是瘟疫,這個傳統大漢沙文主義文化,在與共產黨文化結合之後,已經變成全球的瘟疫,就衝著這一點,我們必須感謝中國,還有那些在祖國流浪的武漢人,也應該感謝中國,中國讓我們覺醒,做為中國人,卻是如此無奈,無助,可悲。

還有台商也應該感謝中國,經過這一次事件,台商終於知道,何處才是台灣人真正的祖國,你的鄉愁應該放在海的哪一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