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正義與政府角色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4/10/04

日前參加民進黨主辦公民經濟會議,討論年輕人住哪裡?社會住宅及租屋政策,巢運代表說明為何要在10月4日運動再起,無殼蝸牛全面進化,啓動新世代巢運,夜宿全台最貴的仁愛路。用具體行動要求政府正視高房價的問題。這是25年前(1989)數萬人以無殻蝸牛名義夜宿忠孝東路抗議高房價,又一次大規模社會運動,訴求居住正義丶高房價衍生嚴重經濟社會課題,以及與世代正義息息相關的年輕人何處住?

巢運於8月26日提出五大居住改革訴求:第一丶居住人權入憲,終結強拆迫遷;第二丶改革房產稅制,杜絕投機炒作;第三丶檢討公地法令,停建合宜住宅;第四丶廣建社會住宅院達5%,成立住宅法人;第五丶擴大租屋市埸,制訂租賃專法。該團體9月16日又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要求全民緊盯炒房立委。住的問題,攸關人民福祉,但是政府在人民居住正義中扮演何種角色,有必要加以釐清。國內若干社運團體時常批判政府無能,幾乎一事無成(有些言過其辭),但是又訴求萬能政府,欲政府無所不能。

居住正義包括政府的住宅政策丶人民居住品質及公平性。提及品質及公平性,即涉及高度價值判斷,淪為各說各話,聚訟紛紜莫衷一是。土地丶房屋丶新屋丶舊屋丶租屋等,係政府居住正義丶房屋政策的主軸。土地問題層出不窮,私人所有丶設定地上權丶徴收要件丶公有土地清理,閒置及活化,出售要件及價格。這些背後與國土規劃丶區域計畫丶都市計畫丶都市更新等密不可分,許多強迫拆遷糾紛迭起。純粹房屋政策,首先政府扮演何種角色,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如何課責,國民住宅、合宜住宅丶社會住宅,如何區隔,只租不賣,或俟一段時日可以出售,哪些資格要件?

台灣政府總稅收占GDP的12%,係全球偏低的國家之一,與OECD國家約20%相較,有段落差,與瑞典等北歐國家高達30%以上,更是天壤之別。新加坡丶香港丶日本丶南韓等國社會住宅比例遠高於台灣,係值得政府檢討。但台灣空屋率達16%(有人認為低估),區域不均衡,人口老化,有土斯有財的文化,房屋自有率超過84%。有無必要再擴大興建社會住宅,如欲興建,由政府主導,還是尊重自由市場機制。國內一些社會團體之所以有萬能政府傾向,除了稱羨北歐等社會福利國家,對於自由市場機制的不信任也是主因之一。

市場固然會失靈,例如公共財丶壟斷丶資訊不透明不對等丶社會成本丶公共利益等,因此有時政府責無旁貸。可是經濟與政治最大區別,前者有限資源最佳組合運用;後者社會價值的權威分配。前者具有理性丶利益最大化,後者即可能有權有勢者藉由政治權力取得最大利益,並造成最大多數最大利益的政策夭折。所謂政治經濟學,在行政部門丶立法機關審查法案丶預算時,屢見不鮮。過去國民住宅不算成功,眷村改建計畫曠延時日,合宜住宅被社運團體批評體無完膚,社會住宅真的是萬靈丹,誰來主政丶人力丶經費丶土地等,不是候選人說說就算。如同都市更新,私辦更新弊端叢生,屈指可數,公辦更新也效果不佳。

除了外貿政策之外,政府的居住正義及住宅政策,與政府的產業政策丶金融政策丶財稅政策等財經政策,均有關聯。居住正義與政府社會福利政策丶青年政策等也無法分割。中央銀行相關房貸措施,財政部對於房屋税丶地價稅丶土地增值稅丶不動產交易所得稅丶奢侈稅丶豪宅捐丶實價登錄及資訊揭露丶是否徴收空屋稅丶豪宅持有捐丶公告價格丶市場價格丶實際交易價格的逐漸齊一,房屋租賃的規範丶合理化。政府其他部門有關區域發展丶都市計畫,甚至國土規劃,這些才是政府主要任務,其他尊重市場機制,或公部門丶私部門丶第三部門擕手合作,同心協力。當然第三部門功不可沒,民氣可用,改革呼聲與日俱增,人民怨聲載道或意識抬頭,沛然莫不可禦,許多政策丶法律案,才水到渠成。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