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虫虫民族》2—〈23:51〉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8/19
《虫虫民族》2—〈23:51〉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蔣家父子經過短暫的分離,終於又能聚在一起,兩人談論著生前死後家事、國事、世事,這時兩岸風雲變色、改朝換代,天上天兵天將、魔兵魔將也排好陣式,雲端上擠滿了近百年來千千萬萬死不瞑目的兩岸人民,這時青面獠牙、滿嘴象牙的老毛和老鄧也趕來湊熱,他倆一下子就飄過海峽中線,直逼慈湖。老毛眉開眼笑、樂不可言,對老蔣說你這個民族救星、手下敗將,近況如何?

老蔣:你這個偉大導師,別高興的太早。

老毛:想起往事,我總是樂不可支,8百萬裝備精良的大軍居然打不過我的2萬小米加步槍,這不是天意,這是什麼?你好可憐喔!孤苦伶仃,一個人淒淒涼涼的躺在這,又不入土,一年到頭只有野貓野狗在你棺前徘徊。不知道你心情如何?

老蔣:你去打開我的棺材,不就知道了?

老毛:我知道,我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老毛手舞足蹈、心花怒放)。你還沒有瞑目,哈哈哈,你實在可憐,現在連政權都弄丟了,只剩下中華民國這塊招牌,你實在可憐,哈哈哈哈哈。

老蔣:你別高興的太早,別以為只有你能滿嘴象牙,你的政權看起來國富民強,其實也走到窮途末日,別忘了六四還沒解決,咱們內戰也還沒結束。

老蔣:老實講,我很羨慕你能躺在水晶棺裡,供人敬拜,要是我打贏了內戰,躺在那裡的應該是我。現在的我孤苦伶仃,老伴走了,也不肯來陪伴在旁,真是太沒面子了。每年肯來朝拜的總是寥寥無幾,不像你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傻瓜向你膜拜。

老毛:可不是,每天總是有那麼多傻瓜來像我膜拜,不過躺在那,也不是那麼容易,憋著氣,笑不能笑,屁也不能放,死的滿苦的,有一次恐怖喔!不知從那跑來一群虫虫 , 我天不怕、地不怕,最怕這種小東西,居然爬到我頭上來,拉屎拉尿又下蛋,嚇得我屁尿直流,差點就破棺而出。

老蔣:你終於碰到剋星了,後來呢?

老毛:一轉眼,突然全都不見了?

我是不是在做夢?
咱們還能做夢嗎?

老蔣:我還沒瞑目,我怎麼知道。如果咱們還能做夢,我倒希望我能化身為你夢中的虫虫 ,好好把你嚇死!記不記得差不多有1百年了,1百年前,北京頤和園裡,總有一群旗人每天人手一個鳥籠,在那裡品鳥、賞鳥,鳥籠裡面卻總是少了兩個什麼東西。

老毛:喔!你是說那些自以為高人一等,整天無所事事,除了養鳥、吃祖產,什麼屁事也不會的滿清遺族?

老蔣:那些人後來跑到那?

老毛:有一部分人跟溥儀去東北建滿州國,不管是去東北、或留在關內,後來在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都倒在歷史的洪流了,你為什麼有此一問?

老毛:我懂了,我懂了,你是擔心那些高人一等的民國遺族?他們不是活得很好嗎?你擔心什麼,民國遺族真是吃死了台灣人,又可選總統,又可A錢,又有一大筆黨產,又有18趴,吃幾代都吃不完,要是碰到我,要他們死,他們還敢活嗎?哈哈哈哈哈……

老蔣:你笑夠了沒有,你不要龜笑鱉無尾,你看看你的後代,他們早就背叛了你的革命,他還想和你並排於馬列廟堂。

老毛:他有什麼資格和我並排於馬列面前,馬列主義是一種鬥爭哲學,他鬥了什麼?

老蔣:人家至少鬥了一個法輪功。

老毛:鬥死了多少人?

老蔣:好像只有3千多人。

老毛:你說,直接、間接死在我手上的大概有多少人?

老蔣:抗戰、內戰、三反五反、大躍進、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加起來大概有7千多萬吧。

老毛: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鬥爭愈激烈,死人就愈多,我與天鬥爭,其樂無窮。與地天爭,其樂無窮,與人鬥爭,其樂無窮,我鬥死了七千多萬,而他才鬥了法輪功,鬥死了3千多人怎麼跟我比?

老毛:那不是
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巫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巫。

老蔣:對啊!這怎麼比?笑死人了。

老毛:他不知從那泡製出了3個代表論,居然就憑這種不知所云的論調,就想和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並列。

老毛:他說中共是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代表中國先進文化,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利益。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已經走上了資本主義的道路, 共產黨已經變質了,已經變成了資產階段先鋒隊,既然是資產階級先鋒隊就應該和美日西歐比,他應該說中共是代表全世界先進生產力,代表全世界先進文化,代表全世界最廣大人民利益,為什麼又躲回中國做縮頭烏龜。

老毛:如果他也夠格的話,那將來任何人只要鬥幾隻貓狗,殺幾隻雞鴨,然後大言不慚說共產主義已經和平爬起,這樣就可以擠進馬列的廟堂,來和我排排睡?天啊!馬列主義怎麼墮落到這種地步?

老蔣:回想,我這輩子大概做對了2件事。

老毛:那二件?

老蔣:第一是剿共。

老毛:那第二呢?

老蔣:第二就是二二八。

老毛:那抗日擺在那裡?

老蔣:應該先剿共再抗日,西安事變,一個錯誤。

老毛:為什麼二二八做對了?

老蔣:二二八製造了你的剋星,台灣人已經爬到你的頭上在撒野,現代空城計已擺在那,不怕你打,只怕你不打,台海一定會打起來的,中共政權一定會陪葬,這才是天意!

這時天上魔兵魔將和天兵天將對峙著,領軍的魔鬼向領軍的天使說道:你看看我那2個愛徒,他們到現在還不忘宣揚我的福音。

天使:什麼樣的福音?

魔鬼:那就是信望恨,對我要有信心,對我要有盼望,信望恨三者是以恨為大。這2個愛徒一生力行仇恨,才能達到人上人的地位。中國人可是我王國的三大代表。

天使:那三大代表?

魔鬼:第一代表就是死要面子的代表,你看那兩個人就可了解什麼是死

要面子,一個躺在水晶棺裡,供人膜拜,好不威風,另一個死不瞑目,棺材內指痕累累,到現在還想反攻大陸。

天使:你看老毛能不能破列寧的紀錄?

魔鬼:那當然沒問題,列寧在水晶棺裡躺了70幾年,老毛差不多30年了,以中國人死要面子的性格,是一定可以破紀錄的。

天使:那第二種代表呢?

魔鬼:第二種代表就是睜眼說瞎話的代表,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溫良恭儉讓君君臣臣,講起來頭頭是道,做起來可是喪盡天良、寡廉鮮恥,騙起人來,臉不紅、氣不喘,連我聽了,都會感到不好意思,真是比我還魔鬼。

天使:那第三種代表呢?

魔鬼:中國人是最會殺人的民族,中國人殺的人比其他民族殺人的總和還要多,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一樣,將來也一定繼續這樣,有誰能打破老毛害死人的記錄,德國人出了個希特勒,日本人出了個東條英磯,俄國人出了個斯大林,這種殺人魔,中國人至少有好幾打,中國五千年悠久歷史,大約有90個王國,20幾個朝代,每個王國的興衰都背著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的人命。別民族殺人都是從個位數算起,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中國人殺人則是從千算起,千、萬、十萬、百萬、千萬,鬥法輪功,已經鬥死了三千多人,天安門學生示威,就殺他個2千多人。

二千多年前,一個戰役就能砍掉四十萬人頭,自有人類以來,所有死不瞑目、死於非命、非自然死、死在人手中的,十個裡面有六個是死在中國人手裡。

天使:太誇張了吧!

魔鬼:一點誇張都沒有,咱們可以對對名單,我對殺人是最有興趣,誰殺誰?怎麼殺?死狀慘不慘?有沒有瞑目?我都有詳細的記錄。

天使:那你那時會放棄中國人呢?

魔鬼:中國人是我的羊,我是他們的牧羊人,他們愛我,我也愛他們,我怎麼可能放棄他們,上帝把中國人交給我,這不是天意這是什麼?

魔鬼:我最欣賞這個中國著名土匪所寫的〈七殺碑〉:

天生萬物以養人,
人無一德以報天,
殺殺殺殺殺殺殺。

這首詩是多麼的真知灼見,驚天動地。這首詩是多麼的「確正榮光大偉」,殺殺殺殺殺殺殺這七字真言把中國人靈魂深處的看家本領、民族性格暴露無遺。

魔鬼:可惜的是……

天使:可惜什麼?

魔鬼:可惜那土匪沒當上皇帝,不然他殺人成就不會輸給毛澤東。

魔鬼:中國人自稱中華民族是愛好和平的民族,這可是我們地獄王國十大笑話之一。

天使:十大笑話之一?那其他九個笑話是什麼?

魔鬼:還有一個跟中國人有關,那就是「中國人要殺多少中國人,那是內政問題,外人不得干涉。」

這時魔兵魔將和整個地獄發出一陣爆笑,歷久不衰……

天使:每次和你見面,總是刀光劍影、殺氣騰騰、毛骨悚然、鬼話連篇,我們還是言歸正傳吧!你也知道,我們已經處於撒迦利亞12章裡所預言的情景,耶路撒冷已成為令人昏醉的杯。現在又有一件里程碑完成了。 

魔鬼:什麼大事?

天使:東方諸王已經準備就緒。

魔鬼:那太好了、太好了,西方、北方、南方諸王早就準備好了,現在東方諸王也終於準備好了。那你那時要吹響號角?那時,幼發拉底河和伯拉河要枯乾?好讓東方諸王的二萬萬大軍橫掃一切,直逼哈米吉多頓。

天使:快了、快了。

魔鬼:這個日子,我是等的望眼欲穿,大浩劫、大屠殺、大顯身手的日子就在眼前。(這時魔鬼突然恍然大悟)等一下、等一下,那不是太便宜了台灣人?台海不打了?

天使:台灣人和二萬萬大軍是風馬牛不相及也,這是天意!

魔鬼:再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時,海交出一部份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了一部份的死人。這些人是從創世以來,各方各民、各族各國,非自然死、死在人手裡、死於非命、死不瞑目的人從他們葬身之處爬了出來,爬上了雲端,加入了原本就在那裡等待著台海陪葬之戰的千千萬萬,死不瞑目的中國人。觀賞即將來臨的末日之戰,上帝將讓他們吐盡冤氣。

寫於二○○四

註:莊周夢蝴蝶,莊子又名莊周生於2,300多年前,在道教中是僅次於老子的人物,不知道莊周做夢化為蝴蝶?還是蝴蝶做夢化為莊周?

【編按】
本書藉由老蔣和小蔣,老毛和老蔣,天使和魔鬼間的對話,以反諷方式談到過去,現在與未來!《虫虫民族》由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內容共三章,分別為:〈虫虫民族〉、〈23:51〉、〈魔鬼的一百年〉。作者銀河客(旅美台僑)表示,願將這本小冊獻給天下所有的傻瓜、愚人、受騙者。


本文屬作者個人創作,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