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南亞民主新局看新南向政策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5/11/16

日前緬甸舉行選舉,人權領袖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獲得巨幅勝利,執政黨承認敗選。雖然全國民主聯盟在1990年選舉也是大勝,但卻被軍方宣布選舉無效,開始了長達25年不間斷的軍管統治日子,可是種種跡象顯示,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次緬甸不會重蹈1990選舉結果的覆轍。

而翁山蘇姬雖因憲法之故無法擔任總統,憲法也讓軍方一開始就控制四分之一無須選舉的國會兩院席次,握有機乎全面否決的權利。同時包括像羅興亞等信奉伊斯蘭的少數民族也有被排除選舉的狀況,還發生死人可以有選票,但有投票資格者卻沒拿到選票等層出不窮的違規事例,但緬甸在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將出現一位非軍方的總統,從任何角度來說,這都是緬甸政治重大轉折的一大步。

緬甸本是東協最獨裁與黑暗的國家,但這次選舉後,緬甸瞬間成為東協有多黨競爭選舉的前段國家之一。與兩年前發生在柬埔寨、馬來西亞的選舉相比較,這次緬甸選舉的違規並未特別嚴重。也比寮國、越南(甚至包括新加坡在內)等一黨獨裁/獨大的國家相對更自由一些。期待緬甸在民主道路上能有進一步發展。

緬甸選舉除了對緬甸的民主意義外,也顯示民主動能經過近十年的沉寂,又開始在東協國家出現新的生機。去年印尼在軍方權貴與平民間,選出了一個平民,明年菲律賓會有新的國家選舉,馬來西亞總理現正面臨貪腐問題的苦戰,柬埔寨執政黨日前突然將反對黨副主席的國會席次移除,顯示這個在柬埔寨執政三十年的政黨對於能否持續執政,是沒信心的。雖然泰國軍方對回歸民主選舉的態度曖昧,新加坡執政黨日前也才在選舉大勝,感覺短期內這兩國出現新變化的機會不大,但新加坡的反對勢力並未潰散,泰國更因皇室繼承議題表面化而牽動新的政治重組,顯示了新、泰在未來維持現狀的可能性不會太高。

除了民主動能重新在東南亞國家出現勃興現象外,更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東南亞即將出現新的政治世代交替。現在這一批領導者,除了柬埔寨執政三十年的韓森,以及規定只能擔任一屆六年總統的菲律賓外,大部分是在2001-2004年步上該國的政治領導舞台。現在這些人多正要從政治舞台退下,換句話說,東南亞正出現新的政治世代交替現象。有趣的是,十多年前東協正是由印尼在2001年選出梅嘉娃提(Megawati)為總統,帶動了區域的政治世代交替風潮。無獨有偶的,去年印尼選出平民佐科威(Jokowi)為總統,也有著為東協新政治世代交替吹響號角的象徵意義。

進一步來看,菲律賓在明(2016)年將透過選舉產生新總統。一黨獨裁的越南也會在明年(2016)產生新的共黨領導者,泰國軍方再如何拖延,選舉應不致拖到2017以後。馬來西亞與柬埔寨都起碼要在2018進行大選。新加坡這次選舉結束後,下一次選舉預計是在2019年,是否會出現有關「後李顯龍時代」的討論不得而知但不能排除。從某種程度來看,2016-2020這四年間,東協國家內部的政治世代交替的速度會加快,而其引發的變動幅度可能會不小。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九月在外交使節酒會上提到,如果2016當選總統,她會提出全方位的新南向政策,要全力發展與東協及印度次大陸的新關係。剛好東協本身也處於新的變化階段,如能利用東協世代交替的當口,與這個快速崛起的新領導菁英世代發展出密切互動,並建構新的合作關係,同時也掌握緬甸選舉所象徵-東協民間社會希望朝向更自由發展的總體趨勢,如能作到這些,相信這個新南向政策是有成功的機會。

但是除了蔡英文外,台灣其他的政治領袖也要查覺到這個新趨勢。畢竟對台灣來說,如果我們無法在亞太立足,我們就無法在世界立足,而在亞太立足不僅需要仔細維持東西向與美、中的關係,還要精確利用台灣處於東北亞與東南亞聯繫口的地緣優勢,與南北向的東北亞日韓以及東南亞的東協+印度等國密切互動,爭取這些國家對台灣的認同,

惟有同時發展出東西平衡與南北聯結,台灣的區域存在感才可能出現,新南向是台灣發展南北聯結的重中之重,所有的政治領袖都必須了解。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