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錯,解放軍更錯!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6/12/31

美國大選期間,有二十位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給美國人一封公開信,呼籲美國人不要支持川普,信中提到:「(川普)信口開河說要以「賴帳」威脅美國的債權人,以獲得更佳的利息條件,把美國聯邦公債(以下或稱美國國債)視同垃圾債券」。

美國國債的債信在標普信用評等的等級是AA+,在共和黨抵制歐巴馬政府、威脅拒絕提高舉債上限以前、甚至是全世界最高級的AAA。美國國債是全世界最深、最廣、流動性最佳的債券市場,是世界資金的避風港,是美國的一大優勢。威脅賴帳只會影響債信評等,破壞一支獨秀的避風港優勢,提高美國政府利息成本,對美國絕對不利。

還好,這是把優點當缺點,小看自己而已。川普上台以後,一定有經濟金融顧問,不會再出現這種損人害己的「瘋話」。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無獨有偶的是,人民解放軍一直有利用中國握有的美國國債,作為對付美國的槓桿或打擊美國的武器的想法。事實上,美、中的國債連帶,雖有共生關係,但相對而言是美國佔優勢。人民解放軍老粗提出作為武器的看法,是把弱點當優勢張揚。這種建議當然使得中國人民銀行的專家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難言之隱。雖然「辦不到就是辦不到」,但是沒有人敢公開說真話。

川普接聽蔡英文的電話一個月來,還是不斷有形的透過推特、無形的透過任命官員,不斷出招。台、美、中媒體及媒體人也不斷有人出言批評或「替川普擔心」,說川普這樣下去會逼中國對相關議題採取不合作或甚至提出反制等等。這些所謂的反制包括中國可以利用握有的對美債權向美施壓在內。事實是,這完全是跟著不懂的人、如解放軍媒體的背後胡扯。

中國擁有美國國債的源起

中國從所謂的「改革開放」、尤其是2000年加入WTO以後,已經註定要製造東西給美國人用,成為美國的債權人。二十世紀下半以後,美國是資本主義世界唯一的、可以印製鈔票的核心。 中國只是後來加入資本主義世界經濟體系的新邊陲而已。中國這個新邊陲為了美金努力製造出口,美國核心則猛印鈔票,交換中國的出口商品。中國的美金外匯統一由人民銀行調控,實行外匯管制;所有公司的出口所得外匯(存款)原則上必須賣給人民銀行,變成人民銀行在美國的存款;即所謂外匯存底。

但是以上這些銀行存款不是沒有利息就是利息很低。所以可長可久、又有彈性的辦法就是購買利息較高、債信很好的美國聯邦公債。

美國聯邦公債是公開標售的,由美國財政部訂定還款兌現期日,不是債主隨時可以要回去、說要退錢就退錢的。需要現金的債券持有者,只能在次級(二手)債券市場賣出換取現金。所以,中國對美債權不是黑道的高利貸、隨時可以逼著要回去,也不是銀行貸款必須提出申請講就客戶關係,才可以續貸的。所謂中國把借給美國政府的錢要回去,只是把國債債券在次級市場賣出、換取美金存款,影響債券價格與殖利率而已。

美國的國債市場約為二十兆美金,到十月底為止,日本、中國各擁有1.13兆與1.12 兆的債權 (台灣擁有0.188兆)。數字雖大但比重並不嚇人。中國這個數字,是過去幾年有計畫「逐漸」賣出、降低對美債權餘額的結果。所謂要「作為對付美國的武器」,指的就是在「極短期」內賣出美國聯邦公債。這樣一來,聯邦公債的價格會急遽下降,但是中國所持有的債券資產價值也同樣急遽下降。這是一個雙輸的局面。只是中國一旦這樣做,美國有的是政策可以把中國變成大輸,美國小輸、甚至幾乎不輸的結果。

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中國並沒有能力在極短期內把所擁有的美國聯邦公債轉換成其他國家的國債。

看一看世界各國國債市場就知道。信用評等在A+(日本)以上,國債市場稍具規模的只有下列七國:

世界各主要國家國債餘額 (單位兆美元)

美國   19.9

日本    9.0

法國    2.4

德國    2.4

英國    2.1

加拿大  0.8

澳洲    0.4

用以上資料去估計美國以外其他國家的國債市場,其總餘額為17.1兆美元,比美國還少。作為一個聰明的投資人,中國假如要買各國國債,應該大略就依以上比例分散投資購買。若如此,那麼一半以上應該放在美國聯邦公債才對。

中國在「極短期」內要把美國國債轉換成其他國家國債,必須經過幾道買賣手續。但是,由於中國的債權規模大,中國要賣的一定價格不好,中國要買的一定價格跳高。尤有進者,由於短期內造成市場激烈震盪,中國這樣做一定不受各國歡迎。

以中國要把美債換成日本政府公債為例,理論上它必須經過下列過程:

賣美債、買美金存款→賣美金存款、買日幣存款→賣日幣存款、買日本政府公債。

由於中國的交易規模,以上的交易會使美債價格下跌,美金貶值,日元升值,日本國債價格上漲,殖利率下跌。

事實上,中國要在短期內大幅度的將美元資產轉換成其他幣別資產,會直接或間接的影響人民幣的匯率與利率。對中國國內經濟發展最有利的匯率與利率水準,會隨著客觀情況改變而改變。中國的經濟發展與國內經濟問題,不能容許中國的外匯戰略說變就變。

其他國家不會歡迎半夜敲門的中國資金

日本政府公債市場規模還算是比較大的,其他如英、法、德諸國的國債市場規模都分別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左右,中國進出這些國家的市場更為不利,也會對該等市場造成更具大的震盪,使中國不受歡迎。世界各國的國債市場是可以拒絕外國政府參與、持有的。能以政府的身分去持有債信良好國家的國債,不是權利而是禮遇。這個禮遇是隨時可以被限制或取消的。

中國的外匯存底在十月底為3.12兆美元,在十一月底為3.05兆美元。中國外匯存底的詳細內容是「國家機密」。2014年九月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其中約2/3為美元資產,1/5為歐元資產,剩下的為日元與英鎊資產。

中國這兩年進行外匯存底多元化政策,因此美元資產組合應在2/3以下,日元與英鎊資產應較金融時報報導為高。也就是說,中國已經比較經濟理性的分散其外匯存底的停留點,使其分配更接近中國作為投資者的利益。基於美國公司股票、債券市場較歐、日為大、美國國債市場佔世界國債低風險市場一半以上,中國把一半以上的外匯資產放在美國,把1/3以上的投資在美國聯邦公債是一個經濟理性的選擇。

穩輸的中國外匯攻擊策略

在理性的選擇之後,任何突然賣出巨額美國國債或其他美元資產的動作只會對中國自己不利。當然,讀者會問,要是中國就是執意不計自己的利益,要跟美國兩敗俱傷呢?前段說過,世界其他國家的國債和民間股、債市場相對於美國都很小,所以中國政府的資金很難在短期內巨幅的逃離美國、在其他國家找到出路。在極短期內中國所能做的只是把美國國債換成美元存款而已。

中國要是把所擁有的美國聯邦公債在短期內拋售一空變成美金存款,會有什麼後果呢?假如美國政府不干預,自然會使美國國債價格暴跌,殖利率暴升。但是美國國債價格暴跌的結果,在美國及世界各地股權與債券市場的資金一定蜂擁而來撿便宜,讓美國聯邦公債止跌回升。假如這還不夠,聯邦準備理事會還有殺手鐧;那就是用它印鈔票的能耐進場購買聯邦公債,一如最近幾年的量化寬鬆 (quantitative easing, QE) 一樣。聯準會甚至可以在市場暴跌、中國賤賣、資產大幅縮水以後,才進場撿便宜!

事實上,中國作為資本主義的邊陲國家,在制度上吃了很多虧。除了努力製造商品去交換美國人印的鈔票,還要低利借給美國政府。中國除了金融戰打不贏,甚至不敢輕啟熱戰。中國的外匯資產一半以上在美國的屋簷下,在政治上是一個很大的弱點。一旦輕啟戰端在美資產可能被凍結。資產一旦被凍結,中國經濟、政治所受的衝擊可能搞垮整個中國共產黨政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