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隔本身就是不平等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6/12/12
區隔本身就是不平等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關於同性婚姻權,正陷入到底是直接修民法,或另立專法之爭執。這就不免讓人想起一百多年前,由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所創設的「隔離卻平等」之原則。

美國南北戰爭後,黑人雖獲得解放,且也於憲法增修條文第13、14條,明文禁止奴隸制度及任何人皆享有平等保護之權利,惟種族問題卻未因此解消,南方各州仍採取抵制之狀態,並開始制訂一系列黑白分離的法案,並被以一個專門扮演黑人吟唱的戲劇團體名稱,而被戲稱為 Jim Crow Law。

原本司法體系,必須以堅決的態度來否定此類立法,但於現實面,卻是反其道而行。就當時法院普遍的態度來說,認為憲法增修條文第14條應僅限於聯邦,致不能拘束於州的立法。其次,憲法條文中的權利保障條款,亦僅能限制國家行為,至於私人空間所採行的分離措施,基於私法自治,並不為憲法平等保護原則所拘束。

而於1890年,路易斯安納州國會甚至通過分離車輛法(Separate Car Law),即所有公共交通系統,都必須採取黑人、白人相互區隔的車廂。某位具有八分一黑人血統者,按照路易斯安納州法的認定,仍屬於黑人,故買白人車票進入白人車廂,就因此被逮捕、起訴與處罰,其不服且在州法院皆敗訴後,即向聯邦最高法院提起救濟。

而在1896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就此案件,做出分離車輛法並無違憲之判決,其主要認為,基於公共安全與種族和諧,將黑人、白人分離運輸的作法,只要兩邊的設施相當,就不違反憲法增修條文第14條的平等保護,此即為著名的「隔離卻平等」(Separate but Equal)原則。


圖/取自維基百科(By Mathew B. Brady/ 公有領域)

聯邦最高法院如此屈就於現實的判決,就讓南方各州的隔離政策找到了正當化理由,致使種族問題更為激化。更糟的是,在黑白分離的情況下,對於黑人專屬的公共設施,實難與白人所使用者相比,所謂分隔但兩邊對待相同的說法,根本是種虛幻。故在1909年,美國第一個要求撤除種族區別政策的團體,即有色人種地位向上提升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rancement of Color People; NAACP),也因此誕生,並藉由不斷挑戰分隔政策來引發訴訟,以求突破「隔離卻平等」的障礙。

直至1954年,聯邦最高法院對黑白分校,即布朗案,才終於做出「隔離卻平等」違憲的判決。而由首席法官華倫(Chief Justice Earl Warren)所主筆的多數意見指出,就算學校課程、設備、師資等完全相同,但分離政策已讓某些族群的學生產生強烈的自卑感,故隔離本身就是不平等,致違反憲法增修條文第14條的平等保護原則。

從美國對於種族平等的判決演變,或可為台灣目前同性婚姻權爭議之借鏡。尤其若以避免衝突對立及社會安定為由,而以制訂性伴侶或同性伴侶法來為同性婚姻的依據,能否與民法一夫一妻的保障劃上等號,實有很大的疑問。退一步言,若真相等,又何須另立專法?

而此等立專法的模式,並不能與所謂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原住民族基本法等相提並論,因這些法律乃是對某些弱勢或身份者的特別保障,而非與一般人適用不同的法制。也因此,關於同性婚姻權的專法,就算規範內容完全相同,卻因在立法上已為區隔,致必陷入有如美國「隔離卻平等」般的歧視對待。


圖/本報資料照(張良一 攝)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