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從「一代親,二代表,三代散了了」 談省籍問題(三)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11/22
【專文】從「一代親,二代表,三代散了了」 談省籍問題(三)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五、泛第二代外省人 

筆者將1936~1949年間出生於中國,之後隨第一代外省人之家屬流亡來台(或隻身來台之流亡學生)的中國人,定義為「泛第二代外省人」。

這些人和第一代來台的外省人,基本上一樣是在中國出生。若在民國38年才來台,當時最多也才13~14歲,以名人李敖最具代表性。陳履安、錢復、宋楚瑜、關中、郁慕明、劉兆玄、陳長文、王建煊、張麟徵---等也是其中的知名人士。這一群人和外省第一代一樣,人生際遇有「勝利組」和「辛苦組」之分。幸運者為台灣佔領統治者的黨政高官二代、財團富二代,在軍中為將官級以上之第二代等,皆屬達官貴人、將門之後的紅二代,和出生地中國還有著土地情感的「連結」。這些人在其父兄泡製的黨國封建思維下接受薰陶,所謂「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的思想是相當薄弱的,怪不得蔣家的「異類」第四代蔣友柏曾經感慨地略謂: 「有些人雖然在歐美受了多年的教育,也在國外長住過,回台灣卻根本沒帶回什麼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的觀念!」。

這些人在其父兄的庇蔭之下,接掌了黨、政、軍、情、特、媒體、文化、教育等事業之重要職務,目的多在於維持父兄所餘留在台灣的特權與利益,繼續控制、欺壓、洗腦、訛詐台灣人,維持虛幻的中華民國法統。宋楚瑜掌握黨政宣傳機器後,打壓台灣文化不遺餘力,是「查禁報刊、箝制思想」的第一號殺手。關中在掌握黨組織選舉機器後,為了勝選不擇手段,是導致台灣選風敗壞與黑金掛鉤的罪魁禍首。當時在蔣經國的縱容下,為了鞏固政權,連監察百官有「古御史大人」之稱的監察委員選舉,竟也公然賄選。這些人並不在乎搞爛台灣,只在乎能掌握台灣的政權,遂行諸多特權利益之瓜分吞食。他們在掌握了台灣黨、政、軍、情、特、媒體、文化、教育等機器之後,更在明裏暗裏架空、壓制、鄙視、排擠那些蔣經國為了延續黨國政權而特別提拔的一群欠缺自我意識、台灣意識的「台籍政客」。

當時投身為蔣經國掌權時代的恩庇侍從,權充點綴、跑腿的「台籍政客」有張豐緒、林洋港、李登輝、邱創煥、高育仁、蔡鴻文---,等而下之的有吳伯雄、連戰、蕭萬長、王金平之流。這些台籍政客們被泛第二代外省人利用、批鬥、架空的景況,在李登輝就任黨國大位時所爆發的主流、非主流鬥爭當中,讓人看得清清楚楚。

第一代、第二代深藍外省人雖言必推崇蔣經國的「睿智領導」,但口中碎碎念的可能是:「蔣經國真是英明一世、糊塗一時啊! 誰不好提拔,提拔了一個李登輝,害慘了國民黨 ! 」(李登輝執政期間讓國民黨一分為三,分出新黨、親民黨 ) 然而台灣意識堅定的台派黨外、民進黨人士則暗中讚稱:「蔣經國算你厲害,你提拔了李登輝,延長了國民黨在台灣的壽祚三十年,至今欲墜不墜,居然讓”中華民國”在台灣生了根,還魂游到民主進步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裡面 !」蔣經國這位搞特務出身的獨裁者到底「厲害不厲害」? 歷史自有公斷。

泛第二代外省人在政治意識形態的光譜上,「統一」的思想依然非常濃烈,比起外省第一代,他們的書是讀得更多了,什麼「一國兩府」、「一中架構」、「一中屋頂」、「中華聯邦」、「中華國協」---等,都是泛第二代外省人的「統一變裝秀」和「文創作文比賽」。其名詞不管多麼華麗,內容不管多麼動聽,他們對心中的故國「中國政府當局」的政略核心始終只有一句話:「台灣是中國的一省 ! 不排除使用武力統一!」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它的選項和想法。這種思維和目前多達70%以上的台灣居民想要建構一個民主、自由、法治、人權新國家的想法,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想要說服多數的泛第二代外省人接受「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和中國毫不相關」、「台灣絕非國共內戰餘留下來未解決的問題」,對他們而言,是絕對無法同意也無法接受的錯誤論述! 他們寧願失去政權、特權,甚至不惜讓台灣毀掉,也要將台灣牢牢地綑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裡。反正這些當權派人士不少人在國外大都置有財產,子女也都具備外國國籍,早有萬全準備。一旦台灣有事,或是共產黨入侵,他們可以立即走人 (若不走,說不定對共黨人而言,還有可利用的價值) !

               

六、正第二代外省人

筆者將1946年(民國35年)至1966年(民國55年),這二十年之間在台灣出生、並且在台灣受教育的外省人,定義為「正第二代外省人」,也就是第一代外省人在台灣所延續的後代。

這些正第二代外省人和泛第二代外省人唯一的不同在於: 正二代在台灣出生,泛二代則是在中國出生。正第二代外省人在台灣各角落出生,受完整的「黨國教育」(台灣人的第二代亦同),同樣也有幸有不幸的遭遇。不過整體而言,他們從出生、成長到懂事階段就比泛第二代外省人幸運很多。正第二代外省人的生長背景當中,發生了下列的歷史事件:

1946年~1966年這二十年間,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托「韓戰」爆發之福,靠著美國穩定了蔣政權流亡在臺灣的態勢。之後美國開始協助台灣的產業發展,培養了一些臺灣財團和外省籍財團。繼之「越戰」加劇,臺灣於是又靠著大批參與越戰的美軍經常來台吃喝宴飲、度假消費而迅速累積了不少美金外匯。1965年美國對臺灣經濟援助停止,臺灣經濟正式起飛。這20年之間,國民黨政府從臺灣人民掠奪的公有、私有、有形、無形的資源、特權特許的黨營事業,累積了龐大的國民黨黨產,讓外省人得到最多的「利益分配」。舉凡軍、公、教、黨職人員之糧食津貼、就學免學雜費---等皆是。尤其1949年6月15日實施「新臺幣一元兌換舊台幣肆萬元」的政策,更是以極端不公平的金融手段從每一個臺灣人身上狠狠地剝下一層皮。尤有甚者,國人最重視的各種公務人員的高、普考試,其錄取的條件竟有「省籍」之分別!「臺灣人」和35省的「中國人」必需做「比例分配」來錄取,完全偏袒、優待、護航外省人進入高階公務員體系。以律師、檢察官、法官之考試為例,每年律師的高考錄取人數為「個位數」,臺灣人進入司法部門之路完全被封死! 然而另一方面政府卻任由水準低落的軍法官、軍事檢察官轉任律師、法官、檢察官,在當時其比例竟達80%以上! 人民對臺灣司法系統之評價:「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在那個時代是千真萬確的事實。由此觀之,臺灣司法的「轉型正義」如果無法成功,想要讓司法不受政治左右是絕對辦不到的!

關於臺灣司法系統得不到人民的信任,佐證前國民黨中常委許水德「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句得意忘形的話,是最貼切不過的! 中國舊法政系統、軍法系統的人馬完全介入、左右了整個臺灣的司法系統,締造了兩個腐敗的淵藪:上焉者為統治集團的「政治利益」服務,下焉者為司法人員的「金錢利益」服務。

(1) 蔣氏父子控制下的司法系統是專門為黨國利益而設的。他們掌握司法的生殺大權來為政治服務,把它當成統治集團藉以鞏固政權、維護利益、黨內鬥爭、清除異己的最佳工具。
(2) 司法系統中有不少軍職人員轉敘入司法系統。由於軍方的運作邏輯潛規則是最完整的封建系統思維:「學長、學弟」、「大同鄉、小同鄉」、「長官、下屬」的親密關係,造成賄賂風行、紅包肆虐。加上沒有防範機制,大家拼命同心協力為自己的「荷包」奮鬥,完全罔顧「司法乃社會正義最後防線」的信條與精神,十足落實了中國俗諺: 「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的諷刺語。關於台灣司法系統之崩壞,第一代、泛二代外省族群中,民國50年左右以前出生的優勢當權外省人,需要負最大的責任!

目前臺灣政壇中當權外省人多屬正第二代外省人,如馬英九、趙少康、毛治國、郝龍斌、蘇起、洪秀柱、朱立倫、胡志強、胡定吾、朱雲鵬、朱雲漢、金溥聰、張亞中、江宜樺 …等。這一代優勢外省人的屬性約略如下:

     1.在逐漸優渥的台灣經濟發展環境中成長,受到特別的教育安排。
     2.不少出國唸書拿國民黨獎學金者,為黨國特意栽培之接班人。
     3.成為紅二代,出國唸書回來是要接管父兄在臺灣所掌控的統治階級
       各方面的特權,以鞏固延長虛幻的「中華民國」之法統壽祚。
     4.自認是優勢外省人,心中的權貴優越感並不把台灣人和底層外省人置於同一水平對待。

這幫優勢正第二代外省人,因為在臺灣各階層中均佔據了最有利的職務,經歷2000年國民黨失去政權的八年及重獲政權的八年,從2004年起,他們迅速結合了中國方面的政經勢力,開始任其串流入臺,這是黨國封建思想教育徹底發生了作用。同時,也因為優勢正二代外省人的心中開始警覺「臺灣意識」的高漲,非迅速壓制不可,於是「聯中制台」的政策更加如火如荼地被積極運作起來。例如先前急統的洪秀柱出線為KMT總統候選人,教育部十萬火急、不顧程序正義「調整」高中課綱,強調大中國思想,完全不顧全國高中無數師生之反彈,竟然一手遮天,強行上路,皆為赫赫之明證。馬某人除了惡鬥黨內本土派政敵、漠視民瘼、積極促統、施政無能之外,還刻意挖空心思將台灣的治政、經濟開放給中國,任其在台灣開大門走大路,四處通行無阻。這個現象與趨勢已經大大驚嚇了台灣人、弱勢外省人及第三代所有的台灣人、外省人!

很顯然地,以馬某人為首的優勢當權正第二代外省人已經深深覺察到,目前外省人的比例只佔台灣總人口的12%,在全民直接選舉之下,第二代乃至第2.5代的外省人,想要當選「臺灣治理當局領導人(總統)」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了。但是,最重要的國民黨「黨中央」機器和龐大的「黨產」尚牢牢扣在外省第二代手中,無論如何他們是絕不會輕易放棄的。唯有如此,他們才有「本錢」和中國共產黨聯手來威脅臺灣人民,從而在臺灣內部繼續以政經、文化、媒體等自由交流之名義,利用親中的KMT籍立法委員在臺灣進行所謂的「抵日、抗美」之國際鬥爭,來困住台灣、孤立台灣。這些為國人所共見的「國、共聯手制台」發展態勢,已經在臺灣正式啟動多年。

中國國民黨中優勢的第一代、泛二代、正二代所共同推動的「傾中」政策,以及必要時「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的投降論調,令「深藍」以外的多數國人感到相當困惑與不滿。至於其所泡製的「中華邦聯」、「中華聯邦」、「一國兩府」、「同屬一中」、「一中各表」、「大一中架構」、「一中屋頂」、「九二共識」「一中同表」,更是完全得不到多數第三代 (1975年後出生) 臺灣人和外省人 (即全體40歲以下台灣住民) 的信任與支持!

優勢正第二代外省人之作為,比起第一代外省人對台灣人之殘虐不仁,其方式固然不同,但在「保護自身利益」和「打壓台灣意識」方面則是一致的。第一代外省人使用刀槍、刑法、思想鎮壓,並將一切不公不義之舉動「合理化」藉以欺瞞、洗腦臺灣人,時間長達40年之久。如此造就了優勢第二代外省人得以延續掌握無盡的政治、經濟、軍事利益以及文化、媒體、教育等優渥資源。由於目前「臺灣意識」的高漲與抬頭,這些人深植於內心深處的「大統一」意識型態受到史無前例的威脅,因而造成內心極度的焦慮不安。眼見原本享盡的利益資源或將成為明日黃花,他們「寧願玉碎 (把臺灣砸爛),也不願瓦全(給臺灣一條生路)」的心態,昭然若揭,吾人不得不防患於未然!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