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審會學生代表遴選會議」:一個國一新生的參選與棄選聲明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6/07/19

我是一個國一新生。小學五年級期末,我曾領導全班抗議校方的管樂黑箱暑訓。升上小六之後,我又以〈小六生談雙十節〉投書自由廣場,批判國民黨政權的統治神話(明明就是鬼話)。就在文章發表三天後,我遭到體育老師暴力毆打,而校方卻始終黑箱到底,意圖包庇掩護施暴老師。當時爸爸向學校申訴評議委員會申訴,竟然要先經過家長會同意!?就在家長會召開時,家長會長竟然公然侮辱我說:「學生被老師打,怎麼可以說要告老師?」「這孩子將來一定是社會敗類!」

到底誰是敗類呢?顯然一些家長團體缺乏人權、法治概念。如果說我們身為受教育的主體,不能參與課綱制定;那這些欠缺人權、法治概念的家長團體,更應該被時代所淘汰吧(因為他們有著歷史悠久的古董頭腦)。因為他們不能讓我們順應未來時代的變動,他們只想把我們綑綁在過去,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

7月19日,我原本報名參與「課審會學生代表遴選會議」。但我決定放棄了!因為我覺得國教署準備倉促,沒有章法,遴選方式一變再變。其次,我是一個國一新生,剛受完小學六年的教育,對於小學教育我的感受正深。但今天的「課審會學生代表遴選會議」卻是讓大學生、碩士生甚至博士生來跟中小學生競選?立足點根本就不平等。再說碩士生乃至博士生離國小階段太遠,有的還同時擁有老師身分,他們如何代表受教育的國小學生的意見呢?而且,他們是為我們在發聲嗎?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