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長榮空服員靜坐57小時要求改善過勞航班 長榮:沒有過勞問題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1/21
長榮空服員靜坐57小時要求改善過勞航班 長榮:沒有過勞問題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長榮航空數十名空服員今(21)日在長榮總公司門口,宣布展開57小時的接力靜坐行動,是為了對公司今年一月開始的舊金山來回「過勞航班(時間57小時)」表達抗議,工會表示從去年開始不斷和公司爭取並開協商會議,但是公司至今態度強硬,甚至會議上還說出「過勞是個人感受」的話語,空服員表示,他們不是機器人而是人,希望公司不要只強調班表合法卻不顧員工辛勞,現場空服員戴上橘絲帶,拿著「飛得好累」的標語高喊「拒絕過勞航班我要休息!」,要求長榮航空立即改善班表。

日前勞基法修法在立法院審議時,政府一再呼籲透過勞資協商來溝通,長榮航空工會表示,去年他們就票選出6航班過勞,包括舊金山、布里斯本、東京及北京等航線,希望能透過協商來爭取改善,然而去年8月開始申請調解、發函公司、開記者會、會員集體配戴橘絲帶表達心聲,也與公司進行2次協商會議,但卻未見效果,資方代表還在協商會議上說出「我們對過勞的認知不同」、「過勞是個人感受問題」,且「根據勞動部網站因職業因素促發腦心血管疾病才算過勞」等話,當工會反問公司一年營收1600億,為何不能提供組員更好的勞動條件,公司甚至回應「可以打來回的航班,幹嘛要過夜?」完全忽視組員在過勞飛行的痛苦,工會認為協商已經無效,只好採取靜坐抗議。

空服員:我們不是機器人

曾經代表空服員和資方進行協商的空服員曾競以已經在長榮服務超過10年,他表示,公司現在一直強調班表一切合法,然而卻沒有考慮到空服員不是機器人,在長時間熬夜飛行和時差問題下,不是可以關機就睡著,開機就立刻開始工作,以舊金山的BR08和BR07航班來說,今年一月開始公司片面將原本的4至5天班改為3天班,空服員在外站休息時間縮短為28小時20分,扣掉海關查驗、往返飯店交通、服勤前的著裝準備等,剩下的時間無法調整時差,組員經常在失眠疲憊的情況下服勤回程航班,對飛安和服務品質都會打折扣。

長榮空服員手繪舊金山的三天班表,表示因為時差和疲累等問題,回程經常在非常疲憊的狀態下服勤。圖/李秉芳

在長榮已經服務7年的空服員郭芷嫣表示,公司對外聲稱,空服員排到這個舊金山航班的機率並不高,大概一年才會排到一次,但這是沒人請假的情況,因為太過勞累,這個航班的請假率極高,人人都有機會被抓來補,航班時數高達10幾個小時,就有空服員曾發生尿道發炎、重感冒等問題,而且即使在航班之前有一天休,航班後有連續3天休,「但這算在我們一個月有的9-10天休假日裡」,等於飛這一個航班,導致剩下的3個星期只剩下4-6天休假,甚至有人飛完這個來回航班得連續上7至9天的班。

除了航班持續協商未果外,空服員們也指出,公司片面改變飛機上的人力配置,在載客率5成至8成之間的航班,減少1名人力,少於5成的航班減少2名人力,如此一來,原本機上人力不足,無法落實2人一餐車的問題不但未獲改善,又在機上人力緊繃下排出過勞航班,讓空服員十分辛苦疲憊。

曾競以也補充,工會幾次試圖和公司協商,但資方代表態度非常強硬,對於空服員們針對幾個航班提出的訴求,幾乎都沒得談只能維持原方案;上次有近百名空服員要求進入協商旁聽卻被拒於門外,只好坐外面地上等待,然而他們7名協商代表入場後,卻發現會議室超大,「飛這些班機的是我們,遇到問題的是我們,為什麼不能進去聽公司怎麼說?」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副秘書長鄭雅菱指出,會選擇靜坐57小時,因為這是空服員飛行一趟台北舊金山航班的工作時間,他們希望藉此行動凸顯空服員輪班飛行的辛苦,也呼籲長榮航空立即回應工會訴求,釋出增加外站休時的改善方案,包括台北舊金山3天班BR08應該改為5天班、台北布里斯本3天班 BR315 改為5天班並簡化服務流程、台北東京當天來回BR192、BR198 改為過夜班、台北北京當天來回BR716 改為過夜班、高雄東京當天來回BR108 改為過夜班。

長榮回應:沒有過勞之虞

長榮公司則回應,長榮航空已持續改善空服員勞動條件的各項成果與方案對策,包括增派人力、優化空服員班表、延長服勤後休息時間等,但是工會一再要求資方全數同意其提出的航班增加外站停留時間及過夜,致使協商沒有交集,對於靜坐抗議的行動表示遺憾,但仍願意繼續和空服員協商。

至於空服員這次主力訴求的舊金山航班,長榮航空則表示,這個航班全年只有52班,每周日出發,在舊金山當地停留時間為28小時20分,扣除機場通關及往返飯店的交通時間,空服員在舊金山當地休息時間還有25小時40分,與其他部分飛舊金山航班的外站休息時間相同,符合AOR疲勞法規至少休息20小時規範,長榮航空也安排空服員服勤前1日與服勤後3日休假,並設定每位空服員服勤此航班間隔(最多半年輪值一次,以長榮航空超過4,600名空服員計算,甚至一年或數年才會飛到一次),以及考量該班型皆為正餐時段,增派一名人力等措施。

長榮航空拿出舊金山航班的班表,指出此航班時間休息時間足夠,服勤的空服員並沒有過勞問題。圖/長榮航空提供

長榮航空也強調,針對此航班空服員的疑慮,已經依照科學方式進行「機敏指數」分析,此航班的數值仍處於適當的區間,也就是此航班的疲勞度並未超過歐美國家認定可接受的範圍,並無過勞之虞。

不過如上所述,空服員則認為航班前後增加的勤務後休息時間,並沒辦法解決這個航班本身超時的問題,而且公司雖然增加人手,但一方面又更動機上人力配置標準,從原本載客率5成就滿派改為8成才滿派,增人效果有限,公司不應該把他們當成可以隨時開關機,都不會受到時差影響的機器人,因此他們仍將持續在長榮公司門口靜坐,直到公司聽見他們的心聲為止。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