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紅衛兵基因」加深兩岸敵對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7/17
「紅衛兵基因」加深兩岸敵對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孫文說:「中國人是愛好和平的民族。」但到了毛澤東卻說:「我認為中國人是愛好鬥爭的民族。」以歷史實證經驗來比對,至少受共產主義薰染的中國人,正以紅衛兵的狂暴野蠻行動,證實了毛澤東見解的正確。

而且,這種狂暴野蠻特質並未因紅衛兵浪潮老去而消失,也沒有因中國經濟大起飛而進階至文明理性。在共產黨洗腦統治下的中國人,已經生成紅衛兵基因,領導階層的喜好就是他們的喜好,統治者的價值判斷就是他們的價值判斷。風向一定,群狗狂吠,隨時準備撲上前撕咬獵物。

這樣的陳述並非憑空想像,而是從眾多血淋淋的例子,從一道道破碎的傷口得到的具體意象。

例如,台灣15歲少女藝人周子瑜,只因為在一場商業演出中揮舞小小的中華民國國旗,就被「台奸」黃安檢舉為「台獨」,進而受到中共媒體與網路憤青群起圍攻,可憐女孩被逼得只能含淚致歉。

香港藝人何韻詩,則是因持續支持雨傘運動等香港社運,被中共媒體與網路憤青戴上「港獨」帽子;甚至連法國化妝品牌蘭蔻公司也在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的強大壓力下,取消與何韻詩合作的音樂會,衍生成為國際矚目事件。

日昨,更有台灣演員兼導演戴立忍被中國網友認定曾參加過太陽花學運,被等同為台獨份子,揚言抵制其擔綱男主角的電影《沒有特別的愛》,逼使該片劇組發布公開聲明,表示戴立忍始終無法明確表達立場,因而決定「棄用」戴立忍,並為此向廣大的網友們道歉。

事實上,這些所謂的網友、憤青,絕非只是居於少數的激進份子,否則也無法對目標對象產生如此巨大的壓力與傷害;而中共傳聲筒媒體的加入圍剿,更加坐實紅衛兵基因是在中共當局長期洗腦下刻意塑造而成的血腥偏好,聞「獨」即起而攻之。

這種對於獨立思維與行動的絕對狂吠撕咬,不僅是針對演藝人員,也不僅是紅衛兵個人行為。無論是政治界、工商經濟界,只要被嗅聞出有「獨立」的味道,就會被來自從上至下的各個階層群起圍攻,直到完全臣服、聽命其霸權指令才肯鬆口、罷休。

誠如有批評文章指出:「任何一個活動不合中國心意,就會被懷疑搞獨,一個獨字就會讓擁有13億人口與幾百萬軍隊的中國政府與它的憤青立即歇斯底里大發作,義和團心態大表演。」

更甚者,這個紅衛兵基因還有一種「大中國理盲」的特質。直言之,就是從極端情緒出發,無視於台灣完全是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持續自我催眠「台灣已是中國的一部分」;然後從這種催眠情境出發,在國際社會處處打壓台灣的主體性;硬是強迫各個國家、各種團體組織或賽會主辦單位與其一起理盲失智,顛倒是非黑白。

以釣魚台事件來說,從1960年代開始,保釣運動就一直很政治弔詭,近幾年的發展更是成為中共強化其「大中國思維」的統戰場域。因為,排去統戰迷障,明眼人即可清楚看出一個陰謀論述:亦即,釣魚台可以屬於台灣,但台灣卻是屬於中國。

可怕的是,這種「理盲失智,顛倒是非黑白」的思維,如前所述,不僅僅只是中共當局的統戰伎倆,更已深植於紅衛兵基因當中,幾乎全民淪陷,無所逃脫。

再看這次南海仲裁結果在中國引起的反應:一位從廣東到美國華府攻讀東南亞國際傳播的中國留學生,在臉書憂心忡忡地說:「大陸現在人人都喊著要去從軍,可是我覺得喊着去從軍也不是什麼好事。感覺依舊被那種革命情懷籠罩,動不動就要打打殺殺。之前釣魚島也是,打砸搶日企太可怕了,現在又變成抵制香蕉和芒果,真是煩。」

這則臉書留言,反映出除了少數受過西方民主法治教育洗禮,少數未被「紅衛兵基因」影響過深的知識份子之外,大多數在中共統治之下的中國人民,無論男女老少,也無論知不知青,都已變成毛澤東口中「愛好鬥爭的民族」。只要誰觸犯了禁忌,能打殺就打殺,能叫罵就叫罵,能抵制就抵制,與孫文口中「愛好和平的民族」實在無法連結在一起。

事實上,這個理盲又好鬥的民族如果不能去除「紅衛兵基因」,改用理性和平的態度,先認清台灣確實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消除對台灣各種文攻武嚇的作為,進而反思專制與民主、獨裁與法治的優劣並痛定改變,反而一味採取狂暴野蠻的行動企圖統一台灣,終將以失敗並遭世人唾棄的命運收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