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桃園文資審議的盒子,裡頭有十年以上的老麵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6/11/22

近年來文化公民運動正如火如荼地開展,各縣市的「準」文化資產也受到廣大公民群眾的認識與搶救。2015年1月,桃園家政女學校的日式老宿舍原址,只因南門市場需要一座停車場,於是全區拆除,連老樹也不放過,僅留下一間校長宿舍。選擇保留校長宿舍而捨棄日式老宿舍的理由何在呢?

文化資產紛紛不保,彰化桃園難兄難弟

同樣的,4月東門市場拆除事件,也是因應桃園捷運及市場改建的需要,將全區拆除蓋出一座臨時停車場,等待日後市場改建大樓後,配合捷運車站整體規劃,再推出一個新的「東門市場」。筆者不禁想問,文化局不作文資保存的理由又何在呢?

問題不只如此,之後還有楊梅雙堂屋、龍潭東海堂、中壢第一市場、桃園西廟、國防部電資部桃園宿舍、桃園水道、武陵高中教職員工舊宿舍、第一銀行中壢分行及其倉庫等準文化資產紛紛遭到否決為「不具文資價值」或持「保留意見」只列冊不追蹤或待評估。

追根溯源,原來問題出在「文化資產審議委員」的組成結構。根據《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組織準則》第3條規定:「依文資法第三條規定之文化資產類別分設審議委員會。審議委員會各置委員9人至21人,由機關代表及專家學者擔任。前項專家學者應具備該審議委員會所屬文化資產之相關專業背景,且其人數不得少於委員總人數三分之二。」

而根據2016年6月3日桃園市文化局網站公布的第六屆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第一類組名單(官方5位、專家學者16位),其中有2位(李乾朗、薛琴)自2002年起就擔任文資委員至今(文化局2004.9-2006.3未新聘任何委員),又有3位(黃俊銘、劉益昌、戴寶村)自2006年起就擔任文資委員至今。這些文資委員應該算是老麵等級的,應該會讓文資審議看起來很神聖至高無上,但事實上我們必須從個人(團體)提報、到現勘的階段就要不停地戰鬥,因為文化局的畫地自限,顯然已對文資委員產生一定的作用力。

根據組織準則第5條規定:「審議委員會委員任期二年,期滿得連任,以二次為限。專家學者改聘時,每次不得超過該等委員人數二分之一。但機關代表隨其本職進退。委員出缺時,得予補聘,其任期至原委員任期屆滿之日為止。」文資審議委員「老麵」雖老,但也許已經漸漸不符合目前桃園市文資守護團體的期待了。而桃園市文化局的新團隊仍然「不」求新求變,依舊靠過去的老本不斷的消費。

文資審議應公開透明,不能繼續黑箱作業

退一萬步來想,如果文資審議委員會願意打開這個盒子,讓桃園市民或者關心的公民可以進入會議中旁聽,讓這些文資委員承受一點市民的壓力,知道他們的審議將決定桃園將來後代子孫是否能保存的文化資產時,或許就不會如此輕易否決或判定文化資產為私人資產,一切都應該慎重行之。

台灣的文資委員有如三頭六臂,必須全台跑透透,好像各種文化資產都能懂;有時又可以接文化局的調查案、修復案、營運案等等,可以說十項全能;但也可以說是包山包海,讓人眼花撩亂。筆者想提醒的是,文化資產從提報到審議結果出爐,是一段官方所主導的黑箱私相授受的過程,而文資委員要當幫凶也可以,要當烏鴉也不錯,畢竟後人都會一一檢視,一一評價。

事實上,唯有打開這個文資審議的盒子,才能發現裡頭的老麵,是真的很有滋味呢?還是已經腐壞到不行,吃下去只會拉肚子?筆者希望文資審議會議可以公開透明化,會議紀錄與錄音錄影可以公開上網,我們有權了解自己家的文化資產是如何被對待的。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