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水方子廚房手記】清明之前、復活以後,寫一顆蛋的重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4/02
【水方子廚房手記】清明之前、復活以後,寫一顆蛋的重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媽媽,耶穌真的會復活嗎?」復活節當天,皮蛋手上拿著兩顆來自教堂、簡化版未上彩的「彩蛋」,這樣問我。

「真的呀!就是今天。」我睜大眼睛、很認真的回覆。

結婚之後,生活日常最大的改變,就是過節這件事。皮蛋爸家裡有天主教信仰,皮蛋奶奶是虔誠教友,對皮蛋來說,上教堂就跟去公園一樣自然。上週復活節,教堂連著好幾晚有彌撒,皮蛋跟著奶奶見證了「滌足禮」。

那晚,神父蹲下身來,緩緩的為奶奶洗腳。《聖經》的故事說,踰越節前幾天,耶穌說祂要親自為門徒洗腳。在當時,洗腳是僕人的工作,只要有人進到屋裡,僕人就會為他洗去雙腳塵埃。耶穌知道祂就要回到天父那兒去了,祂為門徒洗腳,是希望他們友愛謙恭,理解每個人都是平等的。

每個節日與儀式都有其意義,而復活節當天皮蛋手上拿著的,就是傳說中的彩蛋,象徵「重生」。

復活節過後,清明節接續到來,我總記得婚後第一次的家族掃墓,對我來說是新鮮又驚奇。皮蛋奶奶來自桃園大溪,清明節當天家族親戚都會回到大溪掃墓去。四月初日頭已經赤炎炎,墓地裡香煙漫漫、燒紙錢的火光熊熊,照得每個人臉上紅通通,我的肚子也餓得咕嚕嚕了。那刻,負責張羅三牲祭品的舅媽,彷彿讀出我的心思,從她的百寶箱裡拿出一大袋水煮蛋,一人一顆,人人有賞。

一顆蛋,跨越了中西,連結起不同的宗教信仰、文化風俗

大夥兒就這麼圍坐在祖先墳前吃起蛋來,十分瀟灑,我雖然飢腸轆轆,仍是有點狐疑,就要這麼大搖大擺的入口嗎?會不會有點兒不敬?左顧右盼、誠惶誠恐,竟又看見大家順勢就將剝下的蛋殼往墳上那麼一擱,唉呀!不是剛剛才除草打掃完畢的嗎?這時,長輩們似乎又讀出了我的心思,娓娓道來:這「脫殼」就代表新生,願代代子孫興旺。

這麼一聽,我當下果真恍然大悟,如獲新生。原來西方的復活節跟咱們的清明節,竟有個最大公約數:「雞蛋」。一顆蛋,跨越了中西,連結起不同的宗教信仰、文化風俗。

前陣子,我帶著對雞蛋的虔敬之心,進入了養雞場採訪,也再次確認了雞蛋的不凡。我在南投中寮鄉的福壽生態農場裡蹲下身,希望以一隻紅羽蛋雞的眼光看世界,牠們正專注的品嘗牧草大餐。

隨行的邱場長一邊解說,這裡的蛋雞在出生75天後開始過放牧生活,150天左右就會下蛋,平均一隻雞要花上30多個小時才能生產一顆蛋;比起籠飼的蛋雞,平均只要24小時就能下蛋,放牧蛋雞的產蛋率只有籠飼蛋雞的六成。

我心底突然起了個疑問,平常我們吃的雞蛋,都是不會孵成小雞的未受精卵,這是生物課本上的常識;但課本沒告訴我的是,為什麼一隻母雞需要不斷生下一顆顆牠用不著孵化、但對人類來說卻有莫大助益的蛋?這顆卵雖然沒有實際執行傳宗接代的功能,但它的品質也沒有打折扣,仍是一顆堂堂正正、營養豐富、讓人頭好壯壯的蛋。

為此,我簡直要膜拜這顆利他而無私的蛋了。我認為,這是造物者送給人類的奇異恩典。也因為這點,雞蛋所象徵的重生意義,對我就更加神聖了。

我不是教友,但我喜歡節慶與節日,每次的慶祝或紀念,都是生活中深刻的記憶點,讓我們可以把故事一代代說下去。那天,皮蛋從教堂帶回來的兩顆蛋,我請他拿出畫筆,跟爸爸一起畫彩蛋;今年的清明節,我也會牽著他的手,一起在祖先的墳前豪邁吃蛋。至於,耶穌究竟復活了嗎?不管皮蛋幾歲了,我都會睜大眼睛、很認真的回覆他:「是的,已經復活了喔!」


雞蛋本來就是冰箱必備家常食材,多了復活節與清明節的故事,吃蛋的時候也更有滋味了。


皮蛋這週二因小感冒請假,在家裡畫彩蛋、吃彩蛋便當。 


教堂今年復活節所發的蛋,因教友人數過多,無法一一繪製,我們帶回家中DIY。


・ 以蔬菜脫水器去除生菜表面水份,沙拉的醬汁才不會被稀釋而變得無味,也是皮蛋最喜歡
     的廚房工作之一。

・ 復活節前三晚,教堂所舉行的「滌足禮」,場面溫馨隆重。


・ 福壽生態農場的紅羽蛋雞,擁有十分寬敞的戶外生活空間。(游惠玲攝)
・ 母雞會回到雞舍內的產蛋箱下蛋。(游惠玲攝)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