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憲義打亂獨派思考模式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7/01/24

距離張憲義叛逃的時間已將近三十年,大家幾乎都忘了這一件事。近年他接受學者訪談,訪談內容出版成《核彈!間諜?CIA》一書,才勾起大家的記憶。1988年1月,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長張憲義上校棄職出走,舉家逃至美國,造成美方會同國際原子能總署人員來台拆除相關設施,使我國苦心多年的核武計畫毀於一旦。

張憲義事件,獨派解讀分歧甚至對立

蔣經國曾經說過,台灣有能力造原子彈,但不願意製造。事實上台灣沒有能力造原子彈,但連作夢都想造,因為台灣面對北京政權強大的壓力。中國共產黨雖然有能力將中國國民黨打得到處流竄,最後流亡到台灣,然而隔著台灣海峽,北京政權就是沒有能力跨越。後來北京政權國防武力進步神速,對台灣的威脅增強,造成蔣家積極研發原子彈;若是中國共產黨逼得太緊,蔣家的思考模式是要玉石俱焚,可見蔣家反共的決心。目前的中國國民黨朝拜北京政權,確定是蔣家的叛徒。

當年研發原子彈的工作就在中科院進行,一方面在核研所從用過核燃料(spent fuel)中提煉鈽239作為鈽彈的原料,也在二所及三所進行從天然鈾中分離鈾235的原料,以便製造鈾彈。只是在張憲義叛逃案發生後,美國會同國際原子能總署到核研所突擊檢查,並要求核研所拆除與發展核武有關的所有設施,多輛水泥車強行灌漿封閉實驗室,原子彈的研發因而胎死腹中。

在本書出版前後,台灣人出現兩種極端,有人譴責張憲義叛國,應該接受嚴厲的制裁;但也有人站在張憲義這邊講話,認定不應該再繼續追究。妙的是獨派人士對張憲義的態度也出現兩種聲音。獨派人士對如何從事台獨運動雖然意見分歧,可是對於反共及要求軍人忠貞的意見卻是相當一致,只有在張憲義身上出現分歧的意見。

獨派人士為了對抗中國的併吞,因而相當重視軍人的忠貞,因為若是軍人親共而窩裡反,將使北京政權藉機併吞台灣。獨派人士對退將赴中國朝拜就相當不諒解,因而提出修法以懲處赴中朝拜的退將,這種聲音相當一致;可是對於張憲義,獨派人士的意見就出現對立。

獨派人士挺張憲義者出現三種意見:第一,張憲義是逃到美國,而美國並非台灣的敵國,所以不是叛國;第二,就算美國不來摧毀台灣原子彈的研究,台灣也照樣造不出原子彈,所以張憲義並沒有傷害到台灣;第三,台灣不宜發展核武,張憲義的舉動,有益於台灣。

軍人自我感覺良好,張憲義與赴中退將何異?

張憲義認定其行為對台灣無害,甚至有益,因而有其正當性,有人呼應他的主張。挺張憲義的獨派人士出現一個盲點:將軍人的工作看成一般事業,由自己判定工作該怎麼進行對自己及國家有利。這是錯誤的解讀,因為軍人必須服從最高統帥的指揮,不能加入自己的意見。事實上連歐洲國家的傭兵也不能依循自己的意見,否則傭兵豈不是可以依循自己的意見攻擊東家,例如外籍兵團曾參與法國大小戰事,擁有相當重要的功績,他們的特色就是忠於雇主。

若是軍人可以依自己的判斷來決定該怎麼做對國家有利,那獨派就慘了。別忘了台灣的軍人有不少人自認是中國人,他們覺得「統一」有利於台灣,若是依他們的認知行事,他們就可以攻擊「反統一」人士,等於槍口對內。很多退將遵奉「一個中國」政策,因而在中國發表「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言論,若是軍人可以自己判定對錯,獨派人士何必為此跳腳。

民主國家人民就是國家主人,由人民選出的國家元首就代表國家。軍人當然要遵行國家政策,聽從最高統帥(國家元首)的指揮,不能依自己的判斷行事,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