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慰安婦問題看出國家的強弱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1/02
​慰安婦問題看出國家的強弱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關於慰安婦問題,全世界各國計有十起向日本求償的訴訟案件,但均陸續敗訴,台灣也有訴訟,但2005年日本最高法院已判決我國敗訴。

但韓國畢竟是個有志氣的國家,雖然司法救濟之路已經斷絕,南韓朝野卻仍堅持到底,司法不成就搞政治施壓,並成了南韓反日運動的核心。由於南韓的堅持,並以高姿態對付日本,最後是美國受不了了,美國不願意為了慰安婦問題而造成日韓的交惡,影響到美國在東北亞的政治及軍事策略,於是在美國的施壓下,日本首相安倍終於向南韓認輸。派了外相岸田文雄訪韓,決定賠償十億日圓。

但我們對日本向南韓為了慰安婦問題而道歉賠償,卻必須知道日本的立場:

(一)日本認為有關戰爭時的種種問題,已在1965年日韓關係正常化時,對於求償權已有了權宜性的規定和解決,所以這次為了慰安婦問題而向南韓道歉賠償,乃是一種非正式的行為。它只是為了安穩南韓人心而作的非正式道歉賠償。「正式」的行為有普通性,它可以成為法律,「非正式」的行為則是政治,它不一定可以一體適用!

(二)日本法院對以前的慰安婦索賠案已經判決敗訴,法律途徑已經走完,日本向南韓賠償道歉,很明顯的是針對南韓所玩的一種政治,如果別的國家以南韓為例,要再提訴訟,法院受理的可能性可謂極小。

(三)日本為了慰安婦問題而向南韓道歉賠償,它對其他國家應有的啟示,乃是這種問題,本質上乃是政治問題,南韓之所以能迫使日本派出外相岸田文雄訪韓,專程來解決這個問題,顯示了南韓在玩政治施壓這個遊戲時,的確能舉國一致,因而迫使美日不得不讓步。如此強硬的國家,在亞洲除了南韓外,大概已經沒有第二個。

台灣在亞洲是個最軟弱的國家,台灣怕中國,也怕日本,更怕美國,因此碰到必須全民一致,要求某個國家在重大問題上對台灣讓步時,台灣就軟弱無比。對於慰安婦問題,南韓最先也是去日本打官司,要求司法還其正義。當日本司法無法對戰爭責任作出正義的判決,南韓人就將這個問題升高到政治,由於南韓官民一致,終於到了最後,美日只得讓步服輸。韓國人敢於孤注一擲,台灣能嗎?台灣只會凡事假惺惺的在軌道裡找尋解決的方法,從來就不敢超出既有軌道製造出重大的壓力。

現在日本終於向南韓屈服,馬英九也想趕搭南韓的順風車,向日本要求對台灣的慰安婦問題也一併道歉賠償,但我則比較悲觀:

(一)日本已經說得很明白,日韓關於戰時求償的問題在1965年就已經解決,所以這次日本的道歉賠償不是正式的道歉賠償,而只是權宜性的向韓國開了一個政治後門,包括台灣在內,有沒有本領創造出足夠大的壓力,迫使日本讓步,實在值得懷疑。

(二)我們不能否認,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向南韓道歉賠償,的確是替日本惹出了新的麻煩,日本不怕台灣也跟著去要求道歉賠償,反而是怕所有有慰安婦問題的國家,聯合起來搞政治運動,向日本施壓。戰時日本在中國、台灣、菲律賓及印尼共強徵了三十萬名慰安婦。中國部份,由於中日關係比較複雜,它應該自行去和日本協商解決,台灣若要求償,最好是和菲律賓、印尼等聯合,把問題搞大,才會形成足夠的壓力,而台灣有沒有聯合菲律賓及印尼,把問題搞大的決心?

(三)慰安婦乃是歷史問題,而不是個人問題,因此當年的慰安婦死了沒並不是問題,台灣在慰安婦這個問題上,打從一開始就認為是個個人問題,因此當年願意站出來的只有58人,到了今天這58人已死了54人,只剩下4人,因此有人認為,「再不談賠償就來不及了」。我認為縱使慰安婦死光,這個問題仍然存在。只要曾被迫當過慰安婦,不論死活,都應得到道歉賠償。這才是我們應有的立場,歷史問題未解決前,永遠不可能消失!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