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樂壇歷史廻廊】駁詰——為廠商綁標設計的最有利標評選辦法評審標準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7/09/19

政府機關以公開招標方式採購鋼琴,無非是希望能在公開、公正、廠商競價投標下,購得價廉物美的好琴。歷來所採取的招標方式,大多是資格審查,淘汰不合格廠商,再由合格廠商競價投標。

約在15年前(正確年代己忘記了)新竹某國立大學採購頂級平台演奏大鋼琴(Concert Grand Piano),摒棄以往慣例,創新招標辦法,由該校教授組成評審團,就投標廠商各自提供所代理廠牌之書面資料,來評審參加投標之鋼琴,以評分總分最高者得標。

既然要以評分審定投標各廠牌鋼琴之優劣決標,為什麼不實際測試評審鋼琴本身,卻反其道以評審廠商所提供的書面文字資料,來評定鋼琴之優劣輸贏?

當這種不以實際測試投標廠牌鋼琴實物來評斷,卻採取評審廠商提供之書面資料決標的招標辦法公布後,立即引起訝異質疑、異議與不滿!這種本末倒置的招標評審法,能夠公平、正確地評審出價廉物美真正好琴嗎?

決標公布,眾所預料的廠牌果然得標!「荒謬的是維也納的歷史名琴『蓓森朵芙』鋼琴(Boesendorfer),得分竟然低於日本的『山葉』鋼琴!」蓓森朵芙鋼琴代理商憤怒不平的説。

這樣子充滿玄機,怪異的招標評審法,所做出來的「山葉優於蓓森朵芙」之評分,的確有違世人的認知,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於是樂器界散布著二則不堪入耳的流言:
「自命清高的音樂教授,原來竟然是與商人掛勾的失格樂棍!」
「這些教授的專業水準怎麼低落到這種地步!」

耐人尋味的招標評審標準

民國90年9月下旬,彰化縣文化局轄下新建,美奐美倫的員林演藝廳開幕。7月文化局展開了招標採購「平台式演奏鋼琴及附屬設備」的進程。文化局設定了採購招標辦法,主管自己也早已聘定了4位評選委員。就在召開第一次評選委員會議之前數日,文化局主管突然指示基層工作人員增聘一名評選委員;筆者意外的獲得推薦。

早在1960年代台灣樂壇尙處「音樂沙漠」時期,筆者就已投身樂教推展工作,擔任當時台灣唯一的音樂雜誌「愛樂月刊」和後來的音樂年刊「樂府春秋」之主編,掌理「愛樂文庫」「愛樂叢書」編務。創立主持台灣史上最早的二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之一「愛樂音樂社」(後改組為「樂府音樂社」)。先後受聘擔任「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顧問、「陳郭淑真發展音樂教育紀念基金會」董事等職務。雖然投身為台灣音樂園地拓荒,從事樂教推展工作長達近半世紀之久,受到故鄉文化局邀請與聞樂教事務,卻是生平第一次,倍感興奮。

7月18日起個大早,趕在第一次評選委員會議一小時前(上午9時)就來到會議室,領取了彰化縣文化局「員林演藝廳演奏鋼琴及附屬設備評選須知」。早到得以在會議前從容詳閲了這份俗稱「標書」的「招標採購評選須知」。

彰化縣文化局這份顯然與某國立大學一脈相承流傳的招標評審法,使筆者茅塞頓開,恍然大悟;樂器商的質疑、有違世人認知的評選結果、無公信力的評分......等問題,至此一一得解。

為特定廠商量身訂做,巧妙設計的「評審標準」

文化局宣稱依據政府採購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採最有利標為得標廠商。另依據「最有利標評選辦法」採行「總分評分法」評定最有利標,以示公開、公平,有利政府購得價廉又物美的樂器(鋼琴)。

然而詳閱決定得標者最具關鍵的「最有利標評選辦法」之「評審標準」項目,顯示該評選辦法,表面上公開、公平招標,實則該「評審標準」的八項「評選項目」,完全是欺曚外行,為某特定老字號廠商綁標量身定做而精心設計擬定的。

揭穿駁詰   為特定廠商綁標而精心設計的   八項評選標準

此項「最有利」某老字號廠商得標的評選辦法之擬定,源自其精心設計的八項「評審標準」。茲逐項予以揭穿駁詰:
I. 專業場地之使用率(20%-權重配分20)
II. 音樂家使用口碑(15%-權重配分15)

何謂「專業場地」?「專業場地使用率」是根據何具公信力之機構所統計公布?「使用率」之高低、「音樂家之使用口碑」能顯示樂噐(鋼琴)之優劣嗎?以下敘述例舉的事實,充分說明了以「使用率」、「音樂家口碑」來評斷鋼琴良窳之不合理。

(1)行銷策略促進「音樂家口碑」與高使用率。
與德國葛洛蒂安 - 史坦威鋼琴(Grotrian-Steinweg)系出同源的美國「史坦威鋼琴」(Steinway & Sons)之製琴家族,因上二代所留下來的龐大遺產稅,逼使公司易主,由執傳播界牛耳的媒體大亨「哥倫比亞廣播系統」(Columbia Broadcasting System , 簡稱 CBS)併吞在其娛樂文化體系(報紙、雜誌、影視、唱片、電台、音樂藝術經紀......)之下。CBS幕後老闆個個精明幹練,建立了「史坦威藝術家」制度(Steinway Artists)——與音樂家簽署成為「史坦威藝術家」之約,支持簽約音樂家的音樂事業,但音樂家公演必須指定彈奏史坦威鋼琴!言必稱讚史坦威鋼琴!這套絶佳行銷制度,促成了史坦威鋼琴的世界「最高知名度」,最佳「音樂家使用口碑」與專業場地「最高使用率」!幾乎壟斷了頂級鋼琴的世界市場!

(2)鋼琴製作大賽史坦威敗北。
然而「最佳音樂家使用口碑」與「最高使用率」並非「最佳鋼琴」的品質保證。1936年,英國廣播公司(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簡稱B.B.C.廣播公司)為改善播音品質,尋求最好的鋼琴做為錄音與廣播之用,舉辦了鋼琴的比賽,全世界所有知名的品牌廠商都投入了這項名琴競賽。維也納的歷史名琴「蓓森朵芙」擊敗了「史坦威鋼琴」,囊括了A型音樂會大鋼琴與C型大鋼琴兩項第一獎;英國廣播公司便為全國各地錄音室訂製了蓓森朵芙鋼琴。

(3)法國DIAPASON評鑑,史坦威仍然敗北。
權威的法國音樂雜誌DIAPASON曾聘請專家組成評審團,就市面上所有著名的鋼琴予以評鑑。其結論是:無論音質、音色、鳴響度(Sonority)或其他結構上的技術項目,後起之秀義大利的法吉歐里鋼琴(Fazioli)拔冠,各項得分均高於「使用率」最高,「口碑」最佳的史坦威鋼琴。

(4)鋼琴大師拒彈「口碑最佳」「使用率最高」的史坦威鋼琴。
鋼琴大師布聯德爾(Alfred Brendel)是著名的樂器挑剔者。1986年1月前往米蘭司卡拉劇院演出,拒絕使用主辦單位預備的史坦威鋼琴,堅持使用他認為更好,在台灣「專業場地零使用率」(當時筆者尚未引介進口到台灣)的法吉歐里鋼琴。
有「音的美食家」之稱的米蓋蘭傑利(Benedetti Michelangeli)是樂壇鋼琴巨擘 ,也是對鋼琴音質與音色的嚴苛挑剔者。大師是史坦威鋼琴公司極為敬重的首席「史坦威藝術家」,卻在感受到法吉歐里鋼琴的魅力後,無視史坦威公司的不悅,在西德電視台的公開演奏會上改採用法吉歐里鋼琴演出。
這是「高使用率」「最佳口碑」不等於品質最優的一項明證。

(5)「使用率高」「口碑佳」非最高品質保證。
在台灣,史坦威鋼琴由一家歷史最悠久的著名樂器老商行所代理。這家老字號廠商所代理的樂器,無論是頂級的或是中低價位的,都是最早進口在台灣上市,佔據最高的市場普及率與使用率。
在眾多廠商中,唯有這家即得利益,財力雄厚的老字號商行,有財力長期提供音樂家和音樂活動主辦者贊助;水幫魚,魚幫水,受惠者能不回饋優先使用史坦威、讚美史坦威?這種因行銷策略促成的最佳「音樂家使用口碑」和「最高使用率」並不能證明鋼琴品質的超級優越。
在台灣,國產的裕隆汽車之使用率,超過勞斯萊斯與賓士汽車,孰優?音樂家的使用口碑好,專業場地之使用率必高,這是同樣一件事的一體兩面;把「使用率」和「音樂家使用口碑」二項列入鋼琴優劣評分,是把一評選項目一分為二,以達到增加權重配分目的,是用來欺矇外行人的文字障眼法,顯然是為史坦威鋼琴及其代理商量身訂做、綁標而設計,既不合理,也不公平。並且勢必扼殺後起之秀,妨阻進步,使創新研發之優質新產品無成長空間。
此二評分項目是實質的一體之二面,有違最有利標評選辦法第六條第五項「不重覆擇定子項」的規定。

III. 投標廠商公司之規模(8%-權重配分8 )
IV. 投標廠商組織人員架構(8%-權重配分8)

(1)巧立名目為特定廠商加分而設立。
此III&IV 評分項目,正如前述 I & II 評分項目,都是把同一性質的評分項目,使用文字障眼法一分為二,巧立名目企圖為特定廠商加分。投標廠商公司之規模大,不正是組織人員架構大?卻刻意假借文字之功能,巧立名目增加評分項目(違背最有利標評選辦法第六條第五項「不重覆擇定子項」的規定),為特定廠商加分綁標之企圖心,昭然若揭。

(2)手工精製為藝術產品精緻之最高指標。
廠商規模廣大、組織人員架構宏大,是為量產之需要,是產製普及商品的必備條件,但卻不是產製高品質藝術品的要件。
近年來打敗日本廉價鋼琴世界市場的韓國「三益鋼琴」(SAMICK  PIANO)其琴廠規模之大,相關組織從業人員架構遠大於「史坦威鋼琴」,兩者品質孰優?
日本的「鈴木」(SUZUKI)、德國的「霍芙娜」(HOFNER),擁有提琴製作業界最大的工廠與相關組織人員架構。可是其產品行家不屑一顧,其評價只定位在初學、業餘者用琴而己。
被譽為「現代史特拉狄樺里」(a modern Stradivari)的提琴製作家A.E. 史密斯(Arthur Edward Smith),只擁有一家店坊,小房間為其工作室,終其一生96歲,只製作200 件絃樂器。然而他精心製作的樂器,卻普受樂壇大師群的喜愛與推崇!

(3)此二巧立名目的評選項目,扼殺後起之秀,阻礙進步。
初創業者公司規模、組織人員架構,自無法與既得利益的老字號廠商比。此二評選項目無關產品品質之優劣,但無疑勢必扼殺後起之秀,使研發創意優質產品無成長空間,阻礙進步!政府提倡的創新、提升品質、青年創業,將流於空談!

V.交貨期(履約期限)(12%-權重配分 12 )

大廠產量大,大公司庫存多,無虞缺貨。手工精製,慢工出細活的精緻品牌,產量少,通常須在一年前預先訂購。小公司庫存量少,恐有交貨期較長之慮,此亦與鋼琴品質優良與否無關。合理的交貨期可列為參與投標之要件,但為何要違反慣例,在音樂演藝廳開幕一個多月前才招標購買音樂會演奏大鋼琴?把交貨期列入高權重配分評選項目?其目的不外乎要讓財力較弱的小廠商措手不及,為某財大氣粗之特定廠商有利投標鋪路,達到加分之設計而已。

VI.保固期的維修服務(12%-權重配分 12)

「大廠商維修服務較好」是一般人對一般商品的想法,卻不是藝術業界的實況。此一觀念也列入評分,正是利用一般人不正確的觀念,為特定廠商加分。台灣樂器界卻有不同的情況;大廠培養的優秀技術人員,在「人客面」打開之後,都紛紛跳出獨立門戶,不成氣候者續留學習、度日。史坦威鋼琴部門技術主任曾吉光是受業界肯定的優秀技術人員,卻早在1990年離職自立門戶,就是一例證。反倒是某些財力較弱的名琴代理商,每年都會有接受所代理的名琴(如:蓓森朵芙、葛洛蒂安、法吉歐里......)原廠技師來台維修服務的措施。

「保固期的維修服務」可列為投標之必要條件,而不必列入評分項目。

VII. 保固期承諾(15%-權重配分15 )

量產鋼琴與手工精工製作的鋼琴,品質何者為優已是不爭的事實。可是此一事實卻被「大廠商產品較好」的一般錯誤觀念所蒙蔽。此項評分之設計,當然有為某大廠商投標加分作用。實則越高品質鋼琴,其保固期也必然越長久;「保固期承諾」該列為投標之必要條件,不必列入評分項目。

VIII. 標價合理性(10%-權重配分 10 )

能廉價購得高品質名琴,不正是政府採購之最高目的?投標廠商基於各種目的、動機(例如為宣傳新引進台灣的名琴,提高知名度......)而賤價投標不是不可能;南投縣文化局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以極低廉價格購得名貴歷史名琴。

此項評分項目之列入,是否有保障某廠商利潤之目的?

多數暴力表決䕶航

此為特定廠商綁標而設計、量身訂做的八項評審標準,再加上邀請與特定廠商配合度很高的所謂「專家」擔任評選委員,其結果自是不言而喻。

7月18日召開的鋼琴採購案第一次評選委員會議,主持人明示:「主要是借重各位教授專家的專業學識,檢視採購案,如有不當之處予以修正。」

既然會議旨在修正採購案不當之處,筆者當既率先發言:「本人出生於彰化縣。身為彰化子弟,深願能為故鄉做事,能夠有所貢獻。累積40多年之樂教推展實務經驗與專業,對世界著名鋼琴之創立與發展歷史、行銷策略、以及國際市場狀況頗為瞭解。事實上一般所謂的『世界五大名牌鋼琴』(註1)皆因本人之引介而進口登上台灣樂壇。」「基於愛鄉,希望協助家鄉購得真正『價廉』又『物美』的好琴。本人認為文化局採行的採購案評審標準的八項評選項目之設定,極為不妥當,不合理、不公平,有為特定廠商綁標護航之嫌,恐將造成圖利特定廠商,耗損浪費公帑之後果!」。

會議中就專業知識與實務經驗,充分發言,詳細說明,力陳此八項評審標準之非(詳閲上述〈揭穿駁詰為特定廠商綁標設計擬定的「最有利標評選辦法」之「評審標準」文〉) ,希望能導正其錯誤。

筆者發言完畢,主持人請其他委員發言,提供意見。但這4位教授專家啞口無言,無一能就筆者論點提出一字一句的辯駁。這就證實了這八項評審標準之設定,確實不合理,不具正當性。

會議的目的在於修正錯誤,即然這八項「評審標準」不合理,有失公允,有為特定廠商護航之嫌,理當廢棄另擬,或予以修正。然而會議主持人不此之圖,卻以舉手表決的方式來處理;主持人表決聲下,四位無能做一句之辯的音樂教授專家,應聲舉手,粗暴的一致否決了筆者廢棄重擬或修正的提議!

之後,會議記錄竟然違背會議議議事記錄規範,把筆者的發言全部刪除。雖然致函要求文化局依法實錄,補登於該次會議記錄。但遭到文化局置之不理!

一般想參與投標的樂器商,當然是無法認同這套獨厚某特定老字號廠商,䕶航的招標辦法,依據政府採購法的規定,在投標前向招標機關彰化縣文化局提出了書面異議。

然而彰化縣文化局卻未遵照政府採購法的規定「受授異議之次日起15日內為適當之處理,並將處理結果以書面通知提出異議之廠商......」,卻強力予以封殺,不就樂器商之異議、質疑,召集評審委員討論,做合理的處置與書面函覆,反而發出「確認單」要求評審委員簽字確認這項招標評審法;而這些文化局禮聘的評選委員,除了筆者,全部服服貼貼的簽名確認了!

浪費耗損公帑,彰化人,你怎能不生氣!

廠商在提出書面異議 ,遭文化局非法擱置不理後,深深瞭解在此一不公正招標法下,得標無望,皆拒絕參加投標,只由這家特定的老字號廠商及其在員林的經銷商(陪標?)投標。

依規定,投標金額須低於採購預算金額新台幣350萬元。在無實質競標狀況下,這家眾所預知會得標的特定廠商,老神在在,奇準的以349萬元極些微的差額得標!

之前一年,南投縣文化局未採用這套所謂的「最有利標」之八項「評審標準」招標採購鋼琴,而僅以285萬元之低價就購得市價高於「史坦威(Steinway&Sons)鋼琴」(彰化縣文化局招標購得的鋼琴)的維也納歷史名琴「蓓森朵芙帝王型大鋼琴」(Boesendorfer Imperial Grand Piano)。

之後半年,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因洞悉這套「最有利標評選辦法」的八項「評審標準」之不當而改採他法招標。結果獲利更巨;僅以410萬元之總價,一舉購得包括:「史坦威鋼琴」製琴技術之肇始母廠所產製的歷史名琴「葛洛蒂安-史坦威皇家音樂會大鋼琴」(Grotrian-Steinweg Concert Royal Grand Piano)一台、河合平台型鋼琴二台(Kawai Rx3 & Rx5 各一台)、直立式鋼琴(Kawai Ku30)5台。

同樣都是政府機構,南投縣文化局和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能以低廉價格購得好琴,執意強行採用不公平、不合理、不被認同(顯然有弊端)的招標法招標的彰化縣文化局,卻須付出高額琴款,浪費耗損公帑!彰化人,你怎麼能不生氣!

疑點重重的後續招標案

民國91年10月14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公告了「音樂系高品質教學平台型鋼琴一台」採購案。樂器廠商在獲悉此招標案,也是採用與彰化縣文化局相同的所謂「最有利標」之八項「評審標準」(一字不差,完全一樣)決標時,都相當失望、心冷。在寄發異議書函(其實是建議函。副本照會教育部等政府相關機構),詳述該八項「評審標準」之不當後,因未得到善意的回應,皆未參與投標。

如眾所預料,仍然是由那家財力遠較其他廠商雄厚、規模與組織架構人員最宏大的老字號廠商「神準」得標(註2)

因為彰化縣文化局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二招標機關皆強勢執行該「最有利標」之八項「評審標準」決標,致沒有力求甚解的廠商,誤以為該八項「評審標準」是由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所擬訂,而多次致函該會,詳述八項評審標準之不當,並建請修正。

在郭瑤琪部長督促下,快速的得到工程委員會的函覆。摘要記述於下:

採最有利標決標評選辦理者,其評選項目及子項之擇定與記分方式,最有利標評選辦法第五條至第七條有許多規定。第五條明確書明由招標機關「擇定之」。政府採購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決標原則由機關依採購特性自行擇定。

既然是由招標機關就上述五至七條許多規定中,依採購特性自行擇定,則彰化縣文化局在民國90年7月招標採購案所擬的八項「評審標準」,怎麼可能在一年後,與距離三個小時車程之遙(台北市)的招標機關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所擬的八項「評審標準」,項目順序相同,文字(遍查五至七條許多規定都無「使用率」「音樂家使用口碑」之類字眼)也一字不差,完全相同?這顯然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筆,提供彰化縣文化局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甚至更早的新竹某國立大學招標採用。

這些招標機關為何不顧其他擬參與投標的廠商之反對與爭議而強勢執行?頗耐人尋味!

註解

註 1 :敬請參閲拙著「歷史名琴與名家」系列書之一「鋼琴篇」。

註 2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高品質教學平台鋼琴一台」採購案的決標公告 ,也讓業者疑竇重重:


  1. 招標之「預算金額」新台幣1,500,000元,「底價金額」新台幣1,390,000元,決標金額也正好是1,390,000元,真巧!

  2. 只公告決標金額,沒有公告招標採購到的鋼琴之「廠牌」與「型號」的名稱;因為廠牌與型號顯示鋼琴的品質與價值。人民有權知道採購到的是否是真正「貨真價實」的「高品質教學平台鋼琴」。人民、業者查詢,竟然遭到招標採購承辦人以「沒有參加投標,無權過問」為由拒答。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