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脅迫誘騙下 依指示倒填日期」 監院證郭廷亮非匪諜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7/18
「脅迫誘騙下 依指示倒填日期」 監院證郭廷亮非匪諜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監察院今(18)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孫立人、郭廷亮案調查報告」,為發生在1955年的郭廷亮匪諜案平反。主持調查的監委李炳南指出,調查種種證據證明,郭廷亮等人並非當時情報局所認之匪諜,而是在「脅迫、誘騙下,依指示倒填(自首自白)日期」,也間接為孫立人兵變案加以平反。

調查小組由監委李炳南、馬秀如、余騰芳、趙榮耀等四人組成,在二周內即將卸任的本屆監察院,再平反一件可能是任期結束前的最大案。李炳南指出,60年前發生的這件「孫郭案」,當年年底監院就曾做出調查報告,認定郭廷亮並非匪諜,也與「孫立人兵變案」無關。

韓戰美軍協防台灣 孫立人失寵

監委表示,當年的監察院組成五人小組,在情勢緊繃、民心浮動的當下,以有限的資訊做出調查報告,「我們是很佩服當時的監委,做出如此完整的調查」,但受限當年時空背景,報告塵封多年,直至1988年才公開,而公開的片段資訊卻引出更多的疑點,各種臆測紛至沓來,同袍陳情監院不斷,因此才會再啟調查。

監院陳列孫立人之資料照。(記者何豪毅翻攝)

監委趙榮耀為此事件的背景闡述為:1950年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來,當時孫立人是陸軍總司令,但因他在二戰時是常勝將軍,加上留美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的背景,與美國關係深厚,因此當年政府在兵荒馬亂、軍心浮動之際,需要國際、特別是美國支持,用孫立人擔任陸軍總司令有其意義。

趙榮耀說,等到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之後,「目的已經達到了,孫立人將軍就從陸軍總司令下來,變成參軍長,比較沒有實權」,因為其部屬均為親美系統,為了鞏固當時的領導中心,在此思維之下,所以才去設計這樣的「一場大戲」。

郭廷亮1921年出生於雲南,二戰期間加入「中國遠征軍」成為孫立人部屬,1949年隨國軍撤退來台後,服役於高雄陸軍步兵學校,1955年5月25日政戰系統接獲線報,以預謀叛變為由將他逮捕,關押於鳳山海軍招待所,刑求十多日無效,6月6日,押往台北延平南路情報局看守所。

為救孫立人 郭廷亮自首認「匪諜」

1955年7月中旬,郭廷亮在國防部情報局長毛人鳳誘導,讓忠心耿耿的郭為疑遭人誣陷為匪諜的孫立人脫罪,毛還承諾照顧郭的妻小,他才寫下自白書,承認從事匪諜活動。同年8月2日《蔣中正日記》記載,「今憲兵正式監視立人」。隔年郭廷亮被軍法庭判死刑,同日接獲命令,依《赦免法》改無期徒刑。

郭廷亮兵籍資料。(記者何豪毅翻攝)

郭廷亮服刑至1975年,因蔣介石過世而減刑出獄,警備總部司令鄭為元以郭有英文專長為由,聘為綠島監獄之英文教師,1982年郭廷亮遭解雇,7月1日返台,1984年警備司令陳守山又再與郭廷亮簽5年的綠島「飼鹿合約」,直到1988年蔣經國過世、李登輝繼任總統,解除孫立人軟禁,郭才得以重獲自由。

1990年孫立人過世,郭廷亮才有機會深入了解孫立人兵變案實情,開始積極奔走串連同袍,欲為孫立人平反,警總派人說服郭勿參與孫立人平反活動,遭他嚴拒,改以每年加薪的飼鹿合約,希望限縮其活動範圍,並開始派人監視郭的行動。

大量體力勞動,使得郭廷亮身強體壯,卻仍在一場「意外」橫遭奪命。1991年11月16日,71歲的郭廷亮搭乘復興號列車從台北往中壢,被人發現掉落在中壢車站月台上送醫不治。當時坊間就盛傳郭是因為違反「終身保密」的承諾而遭情治人員「家法」處置,但未有任何證據可資佐證。

6月6日工整15頁自白 火車途中完成?

調查報告中,監委從郭廷亮當年的時空背景邏輯推理,舉出八大理由,認為郭廷亮匪諜案是遭人泡製出來。包括從郭廷亮被逮捕的5月25日到自首的6月6日之前,共13份談話記錄、自白書等(但與國安局保存檔案之移交清冊,記載郭廷亮偵訊筆錄4份,自白書2份數量不符),支字未提與匪諜有關的情事,卻在6月6日當天一整天搭火車、不斷搖晃押往台北的路途中,寫下字跡工整、長達15頁的自白書,顯不合理。

監委也發現,在情報局檔案中,有一份1955年7月5日局長毛人鳳指示特勤室主任毛惕園的手諭,提及「郭廷亮自白書從頭到尾都是避重就輕,替孫(孫立人)說好話,…..應再嚴訊…..」,而《蔣中正日記》1955年7月9日寫道,「孫案繼續研究考慮處理辦法,惟其主犯郭廷亮尚未徹底招供…..」,監委認為,這顯示郭廷亮至少到7月9日止,仍未配合要求扮演匪諜。

郭廷亮寫信給毛人鳳,提及「決堅定立場,遵從鈞座指示,並立誓終身保密」。(記者何豪毅翻攝)

郭廷亮何時「自首」承認匪諜情事?監委從國家安全局檔案找到一份郭廷亮寫給毛人鳳的信函,信中寫到:「本案之處理,晚(晚輩,郭之自我謙稱)決堅定立場,遵從鈞座指示,並立誓終身保密,若有失言,願受最嚴厲之處分…..」。

而《蔣中正日記》1955年7月21日記載,「孫案郭廷亮口供已明其為共匪造成我內部矛盾與叛亂顛覆之陰謀……」,監委認為,7月9日至7月20日當中某一日,郭才同意配合扮演匪諜,並依指示倒填自首日期。

郭自白遭共軍吸收 預知撤退台灣?

除了自首日期顯有問題之外,監委也調查郭廷亮的起訴書、判決書內容,發現不少疑點,其中偵訊筆錄記載郭廷亮於1948年11月於瀋陽淪陷時,被共產黨以10兩黃金吸收受訓,並領取路條,受命來台從事情報活動,讓監委大為存疑。

瀋陽淪陷的1948年11月2日。監委調查指出,是郭自白被吸收的時間點,但當時共產黨僅據有黑龍江哈爾濱、山東濟南、吉林長春、河南鄭州4個地區,實在看不出來有往台灣撤退的跡象,加上當年郭廷亮僅是少校官階,對大局無足輕重,看不出來有吸收他擔當顛覆大任的理由。

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史料斑斑可考,包括中央銀行裝載運往台灣的黃金774箱,是1948年11月29日,1949年1月17日,蔣介石寫給宋美齡的信中提到「政府絕不遷台」,蔣經國日記在1949年5月17日記載,「父親決計去台,重振革命大業」,顯示郭廷亮偵訊筆錄的「1948年11月初,要郭在共軍攻台前製造國軍大變亂」等語不符史實。

而在孫立人的部份,監委調查後認為,蔣介石早在郭廷亮案爆發前的10個月前,就對孫立人有成見。《蔣中正日記》1954年7月3日寫道:「是陸軍孫立人軍閥形成之初期,乃絕操刀一割,以絕後患」,可見孫立人、郭廷亮案爆發前國民黨部隊內部環境,已經有相當特殊的變化。

1955年7月23日的國防部偵查報告書中,監委也另外發現其他疑點,包括王善從、陳良壎分別自白:孫立人命王、陳2人偵查陽明山、西子灣總統官邸地形,企圖以兵力包圍以實現其「苦諫計劃」,被當年的監委斥為「毫無軍事常識」之行動,與孫立人深遂軍事學識不符。

自白孫立人兵諫 小蔣賞安家費

監委也查出,王善從、陳良壎2人自白後,1955年8月18日獲得當時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召訊,事後各獲每月眷屬安家費300、500元,坐牢2人也各獲「優待費」每日10元。監委李炳南直指,給陳良壎等人的優待,「似乎是有對價關係」。

1982年8月23日,國安局簽報局長汪敬煦,有關毛人鳳前局長「承諾保留郭廷亮軍籍、軍職,並告知毛人鳳曾承諾照顧郭廷亮妻兒及家庭….,前局長曾有允諾對郭員妻兒及家庭有所照顧」。而警備總部也曾函覆國安局,表示已於同年6月28日,「補足郭廷亮60萬元」,監委說,這些都足證當年情報局對郭廷亮有某些相對「承諾」。

郭廷亮大女兒郭志強現身記者會場,表達對監院報告不滿。(記者何豪毅攝)

對於郭廷亮死因成謎,李炳南表示,在國安局的檔案裡,直到郭死亡的前幾天都還有資料,「但發生意外之後,那7、8份卷宗就中斷了」,未對郭是否遭情治人員暗殺有進一步說明。

而郭廷亮的大女兒郭志強,也意外現身監院記者會場,她對監院資料暗示郭廷亮因收受情報局好處,而自白匪諜搞掉孫立人大表不滿,並對兩蔣在當時「匪諜唯一死刑」之下網開一面的寬宏大量表示感恩,認為自己父親「絕對不是匪諜,是因為父親太愛孫立人,為了救他」,才會自承匪諜情事而釀禍。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