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喝光了黨國奶水庫?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6/10/09

「黨國一體」的國家,能夠維持長期統治,所依靠的就是所謂「恩庇侍從主義」。掌權者極盡一切能力,控制國家資源,分配給跟隨者,從近親繁殖,慢慢擴大到朋友。這些先富起來的人,很自然形成所謂「黨國政商權貴階級」,然後透過這些人分散的人脈,再控制更多的人,使自己成為核心,永遠不敗。國民黨如此,中國老共也是如此。

國家銀行,淪為黨庫和財團金庫
圈養這樣多人,必須依靠黨產黨營事業,甚至擴及到國庫或公股銀行,此地簡稱為「黨國奶水庫」,喝黨國奶水可以補身,更可以洗腦,而且讓喝者上癮,自願為奴、為僕,任人使喚,這才是重點。

《論自願為奴》一書的作家:艾希波拉說:「人類因為惰性,慣性和愚性,所以很容易被政客利用這些方法擺布,不管是威權政府或民主國家,皆是如此。」

後國民黨黨國時代,發生的兆豐金疑案,涉案的紐約分行從幫助特定客戶洗錢,缺乏法遵,被美國政府裁罰,結果卻因為新政府的金管會舊官僚,面對此案,不敢果斷,欲蓋彌彰,企圖吃案,掩滅證據,假裝很認真做工,被電視名嘴一路猛 K。政府欲辯無言,只好把一干人等,全部送進不打老虎的監察院修理。

看熱鬧的司法舊官僚,眼看此事無法忽悠過關,只好向舊主子說聲抱歉,七查八查,荒腔走板,匪夷所思,終於查出一個超貸案,而且涉案者就是國民黨黨營事業大咖:和黨國事業關係最深的潤泰集團,正好坐實了一件事:兆豐金是百分百黨國奶水庫,專門滋養黨營事業,和長期被國民黨黨國奶水養大的財團。陳其邁立委還進一步爆料,國民黨中投公司,也是利用兆豐銀,質押股票,把資金非法轉移到香港。

兆豐金資本額3兆,從今年財務報表借貸前十名的財團看起來,潤泰集團五家公司借款將近800億,目前查出200多億是超貸,中投借款115億,光這兩個大咖,就借走了近千億。金管會要不要出來說明一下,國家銀行為何淪為黨庫和財團金庫?

拜託,國民黨黨友們:搬錢的姿態能否優雅一點,是不是也約個時間,讓台灣眾多理盲的小老百姓,也進去搬一點花花;至少也要弄一點錢繳補習費,學習明白一下:到底有錢人是如何利用金融機構搬錢、藏錢、逃稅、轉移資產,以免繼續讓讀過金融課本的前金管會主管,罵我們是理盲的一群。

出現在電視上的尹老闆,可能常跑三點半,調頭寸壓力太大,嘴裡說:有信心自己是清白的,但是,說話丹田顯然無力。被南山人壽卡住600億現金,夜夜失眠,是主要原因;加上投資中國的大潤發持續虧本,中台兩地的房地產交易,陷入冷庫,不趕快從銀行搬錢出來,再造金庫,肯定過不了冬天。

潤泰尹與東帝士陳,關係匪淺
潤泰集團發跡,要從父親尹書田的「潤泰紡織」說起。台灣1960年代的經濟起飛,賺到第一桶金,就是依靠紡織。尹書田當時擔任台灣棉紡公會理事長,掌控輸美紡織品的配額,所以,跟隨父親的尹老闆,從中開始認識台灣紡織界名人,例如東雲、東帝士集團的陳由豪,還有大鬍子翁大銘,這些人的事業都和黨營事業關係匪淺。但是,目前看來:死的死,跑的跑,下場也不美好,只有尹老闆下場尚未可知。

和陳由豪交情很麻吉的尹老闆,在台灣房地產起飛的1970年代,掌握機會,開始投入建築行業,由東帝士蓋房子,潤泰廣告代銷,開始在台北風生水起,推出「綠野仙波」,打響名號;再推出淡水第一棟22層大樓「海景園中園」,創下一個月售出八成紀錄,兩人一起賺翻了。

1988年,擔任國民黨財委會主委的鍾時益(曾任省財政廳長),以旗下建華投資公司找上潤泰,雙方合作成立大華證劵,從此潤泰和黨營事業一拍即合,成為國民黨最忠實的商場夥伴。

國民黨七大控股的插旗術
1989年,中投公司現身了,找到陳由豪和尹老闆投入建築業。這家公司也是兆豐銀貸款大戶,目前正被「不當黨產委員會」列為第一波要清查的頭號戰犯。中投是國民黨七大控股公司中最先成立的,1971年立案,當時的國民黨財委會主委是徐柏園(曾任央行總裁)。

中投(中央投資公司)成立有個故事。當時國民黨黨營事業,公司負責人都是人頭,董監事也是人頭。這些人頭以黨工或政府高層官員居多,只掛名不經營,但是,每月可以支領薪水。想要當人頭,必然是國民黨高層親信,但是公司越開越多,人頭來不及供應,有些人頭還得兼任好幾家公司。公司若經營好,賺了錢,人頭老闆眼紅,心中的壞心思就出來了,想要「假戲真做」;但是,公司虧錢,人頭又擔心沒錢可領,所以國民黨才想到:乾脆成立控股公司,用股票控管旗下公司。中投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成立了。

國民黨每一家控股公司都有自己的投資領域:中投公司投資紡織和石化,1975年成立的華夏投資,專門在文化事業上,尤其是黨營媒體;1979年成立的光華投資,專門在電子科技;所以,聯華、台積電都有黨國奶水養分。1988年成立的啟聖投資「實業」,旗下轉投資成立金泰和興業建設,合夥人就是陳由豪和尹老闆。後來陳由豪跑路到中國,股份轉給尹老闆。目前借款前十大的潤泰金和潤泰興,前身就是和中投合資的金泰建設和興業建設。

也是1988年成立的建華投資,以專案為主,曾經和潤泰合作成立七海旅運公司。1990年,國民黨知道政府準備開放保險業,先一步成立景德投資公司,專門在保險事業;1991年成立的悅昇昌投資公司,專門搞海外投資,進出國門購買洋酒,就是這家公司的行業。

劉掌櫃和尹老闆的投桃報李
1993年,李登輝經歷長期的黨內主流非主流政爭,終於控制黨國一體怪獸,引進劉泰英。李登輝在黨內宣布:國民黨黨營事業應該和社會私人企業互相結合,進行策略聯盟,於是,在國民黨黨營事業上成立投資管理委員會,架空財委會,國民黨黨營事業也正式進入「泰公時代」。

潤泰集團和黨營事業合作,也越來越緊密。因為,劉泰英和尹老闆本來就是老朋友,尹老闆常對人說:「他一生有兩個貴人,一位是少年時代不學好,遇上王金平,感化他,後來進入大學,結識劉泰英。」

尹老闆的博士論文指導老師就是劉泰英,尹老闆也懂得報恩,聘請劉泰英擔任潤泰集團旗下復華經建董事長。1991年,兩人創辦中華開發,老闆劉泰英,常董就是尹老闆。1993年,掌握國民黨黨營事業投資管理委員會的劉泰英投桃報李,尹老闆順理成章,成為投管會委員之一。

尹老闆終於找到國民黨黨營金庫。1995年,尹老闆想要開一家醫院紀念父親尹書田,找到國民黨雙方協議:由國民黨捐十億蓋醫院,潤泰集團每年回饋九千萬給國民黨;二十年後,潤泰再回捐五億給國民黨。但是,簽約時遭受黨內高層反對,計畫才打住。最後,國民黨借款五億給潤泰,以五年為期,加計利息還款。可見,國民黨內高層黨工也有對潤泰集團眼紅的鐵板。

泰公時代的黨產經營有得有失,被列為最佳黨營事業好友的人下場也不一:高雄朱安雄、王玉雲,先後落跑中國,陳由豪在中國近況也不佳;還有宏國集團、宏福人壽、尖美集團、新瑞都等等,一大堆地雷弊案和官司,搞到泰公最後也入獄。現在,尹老闆能夠脫身嗎?誰也不知道。

以信託為名,進行大掏空或四處藏錢
1994年,在李登輝南向政策下,國民黨黨營事業開始在海外設立子公司,七大控股下面公司超過200家。海外公司有香港、日本、新加坡、南非、賴及利亞、帛琉、越南,另外中投、光華、啟聖三家公司在維京群島都設有子公司。最近國民黨喊著要賣的大樓,就是屬於台灣貿易公司的東京都TTK大樓,當時購入價格是140億日幣。

根據2000年財訊出版的《拍賣國民黨》一書所揭露,統計到1999年國民黨旗下七大控股公司,可以掌握的黨資公司尚有223家,包括海內外子公司和已經上市上櫃公司,淨資產金額一千多億。2000年以後,民進黨執政八年中,並沒能力向國民黨動刀,也無法阻擋國民黨隱匿或移動,合理懷疑:在這段時間,國民黨以「信託」為名,進行大掏空或四處藏錢,否則現在不會只剩下二百多億。

2008年,馬英九上台,中台之間金融開放,黨產黨資更加自由,徐立德投資上海瑞金醫院盛傳一時;到底在中國還做了甚麼投資,大家也想知道。馬英九八年執政,「龜苓膏」一吃再吃,還是不歸零。所以國民黨現在花園地下藏金庫,卻四處喊窮,只是假象唱戲而已。

兆豐金不會是唯一一家:擔任國民黨奶水金庫的地方,只是搬錢走暗路,走多肯定會見鬼。國民黨是否透過兆豐金洗錢,絕對不是曾大主委所說「沒有一毛錢從台灣出去」,就可以證明清白;也不是開秘密會議,看看帳戶,就看得出來。真正的機密,就在蔡董事長的嘴裡。

政商權貴大搬家,新政府裝傻?
一位在北京專門為中國高幹搬錢的朋友,看到電視名嘴爆料後,來電說:「貴國金管領導有讀書嗎?」我說:「有學位的。」他說:「難怪你們台灣人都是理盲的一群了。」現在人搬錢,根本無需勞動銀行,所以,別傻了。

這位朋友說:「昨天一位大款來電約定要見面,我說好,到他家一上座,我開口問:『這次搬多少?』他說:『小孩在美國唸書,要買跑車,需要一百萬美金。』我說:『行,明天我來取七百萬人民幣,多餘當傭金。』就這樣,隔日,我拿走了七百萬人民幣,當場打了一通電話到紐約第十四街珠寶店,告訴她,何時何日某一個人,會去店裡拿一顆鑽石,一百萬美元不折扣。北京領導在一旁聽完我的話,說聲OK,我和領導握握手,提著錢包走人了。第二天,領導來電說:石頭拿到了。我說好好,掛了電話,這交易需要銀行嗎?你若問我:七百萬去哪兒了,我告訴你:某台商拿走,發工資了。」

領導的孩子在美國拿到真鑽,價值100萬美元,甚麼時候缺錢,甚麼時候買車,都可以拿鑽石到店裡換錢,輕便簡單,這叫做洗錢。

說穿了,金融遊戲是金字塔頂端的遊戲,勞苦大眾,多數不藏隔日糧,也沒能力去搬錢,更無須知道這些學問。但是,公庫的銀子也算是民脂民膏,我們之所以憤怒的原因是:國庫銀子快被「後黨國時代」的政商權貴搬空了,新政府還裝傻,後知後覺。納稅人民請這樣的保全抓小偷,實在不太保險。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小標為編者所加,內文粗字為編者所標。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