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白色恐怖裡最悲哀一頁~被「遺忘」一甲子的遺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8/25
白色恐怖裡最悲哀一頁~被「遺忘」一甲子的遺書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黃溫恭,1953年被蔣介石槍決前夕,寫了遺書交待家人,遺體要交給台大醫院,但政府竟沒有把遺書交給他的親屬,而是和其他公文一起歸檔,經過了半個世紀,才在他外孫女鍥而不捨的努力追究下,重見天日,但此時,黃夫人已失智,無從閱讀,遺願,更已無法實現…..「遲來的愛」,蔡瑞月文化基金會昨(24)日以戲劇、舞蹈,演出「他們」的生命故事。

黃溫恭、高一生、郭慶、何川、黃天、王耀勳、蔡鐵城、黃賢忠、邱興生、陳振奇10位政治受難者的遺書,現正於景美人權園區展出(~11/23);他們的遺書被政府以「國家檔案」為由扣留了近一甲子,經過了幾十年,家人才輾轉得知有這些家書,幾經奔波交涉後,才要回、見到這遲到的遺言,但半世紀前的遺願,現今早已人事全非,而這些書信,也只是國家檔案上千遺書中的一部份。

結合「遲來的愛-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遺書特展」,蔡瑞月文化基金會以此為主題,透過蔡瑞月舞蹈社的舞蹈「傀儡上陣」、「長春花-60年暗夜夢迴」及戲劇創作「綠島的月」,演出白色恐怖時期的苦難歷史、血淚生命,召喚社會大眾尊重人權,讓覺醒的人接棒與強權對抗。


上圖-「遲來的愛」演後座談,受難前輩分享生命故事/取自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演出結束後,接著舉辦演後座談會,由蔡瑞月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蕭渥廷主持,邀請受難者蔡焜霖、陳欽生及王幸男與談。蔡焜霖表示,那段白色恐怖過去了,但「我的白色恐怖是一輩子的!」,暗夜的鐵門聲,一輩子不會忘記,槍決的點名聲、恐懼感,更是一輩子都抹不去。

那個時代,每個人都是受難者

「有人說我們是受難者」,蔡焜霖強調,受難者不只我們,那個時代,「每個人都是受難者」!轉型正義要先還原歷史真相,他已84歲,必須要跟時間競賽,不趕快講出歷史真相,就來不及了。

聽完蔡焜霖的陳述,提及過去的苦難,王幸男激動落淚,他控訴中國國民黨,不為228及白色恐怖時期犯下的錯誤負責,這麼有錢的政黨,卻不拿出黨產來「賠償」,而是花了人民300億的血汗納稅錢,「補償」受難者與家屬的青春及生命,「這樣的政黨,為什麼還有人支持」?台下民眾問他,如何克服這段苦難的歷程,並能熱情的奉獻台灣社會,王幸男用手比了比他帽子上的3個字,因為「愛台灣」,他願意為台灣做任何事。

馬來西亞僑生陳欽生,也坐了「中華民國」12年冤獄,他回想當年獲釋後,中國國民黨政府不讓他回國,也不發給他身分證,逼得他走投無路,瀕臨崩潰,甚至數度想自殺。聽了2位前輩悲傷的故事後,太難過,他想唱一首歌:「母親你在何方」,獻給媽媽,表達他對母親的懷念。

黃溫恭的外孫女-張旖容的部落格(往事並不如煙)

遲來的愛-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遺書特展​

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comment